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永保真心對亂世

「永保真心對亂世」
有人得癌,驚尋各種藥方,有機、氣功、化療、切除…搞的全家雞飛狗跳,最後狼狽不堪無效往生,醫生則冷眼白袍,繼續高高在上。下一個病患進來時,對他依舊畢恭畢敬,沒人敢問他醫好了幾人、醫死了幾人。他總是說:「按照我的方法治療,不然我不負責」!你問醫師:「你能負什麼責?」,他馬上對你貼標籤,這個人注意,是「不配合」的患者!。
參與幾年安寧義工,我的結論是醫生所謂的「負責」就是負責白袍不容變色,其他的問題他什麼都不負。病況惡化就是細胞太壞、免疫力太低,病灶轉移就是天有不測、醫學盲點。真有疏失鬧出人命牽涉理賠,放心看,他們肯定搬出一堆你不懂的專業名詞,然後用活著的技巧跟死去的公理打官司,誰叫你吃靈芝、喝鍺水!?院內感染併發急性肺炎,你怎麼「證明」是感染而不是「體力差」!?。
於是,有人轉身離開,默默陪著病變細胞緩緩前行,轉念換識活的精采,在世時間也不比切切割割的人短,醫生們通常把這批人歸類在「運氣」,或者乾脆對你說:「我沒意見,你要學他這樣也可以」,但結果要「自負」。
我們該勇敢的看一看,「我不負責」和「你要自負」其實是同一個結論,決定你生死的不會是醫生,是自己,我們活著,有能量、有機質複雜導入,有情緒、心性波濤洶湧的分秒變化,還有貴人和意外隨時粉墨登場,自己怎麼承接與轉化就會潛移默化成什麼樣的命運。
最終,我確信熱情、擁抱改變是解救危機的最佳良方,等待、想靠不變應萬變往往搞得人生支離破碎。永保真心對亂世,扛起自己莫期待,昨晚看電影「道士下山」,有感生死無常,僅此分享。



外資不是萬靈丹

「外資不是萬靈丹」
生物多樣性這五個字簡單的說,就是地球上所有不同生命共存,彼此相互交替、交叉影響,使得地球生態得到平衡。
換成企業的說法是多角化經營。多角化有兩種定義,一是以企業投資為核心,經營不同性質的產業,這類多角化企業屬於資本密集的管理,通常大企業才做得到,以台灣的統一集團為例,其事業範圍縱橫銀行、建築、食品、交通、服務、百貨…。
一種則是以企業產品為核心,在不一樣的通路銷售攻城獵地,大小通吃一條龍控制整個市場。這一定是核心技術的研發、統籌購買能力要很強,以南僑實業為例,主業圍繞在油脂、麵粉、麵食、冷凍半製品的民生物資。
在我眼中所謂多樣性經營的企業,通常不會在經濟景氣不穩定時,因單一品類的成長出問題就整個企業隨之動盪。想做生意創新創意固然很重要,向經典產業學習也是必須的。生意沒老師,功夫個人演,台灣許多成功的企業先進都是阿原學習和模仿的對象。
我沒有龐大資金進行多事業跨腳經營的時候,我學習的是單一產品跨通路營銷,運用多種不同通路分散收益來源、擴大服務各階層。多年來公司維持幾種銷售模式並進,以平衡公司的營收穩定。阿原不跨界,只專注做藥草產品,但我們的銷售很多變。大致上分成:
1. 直屬自營店,產品齊全、形象文化偏重。
2. 百貨專櫃事業,坪效掛帥、衝刺業績為導向。
3. 批發零售事業,擴大通路夥伴服務郊區風景區。
4. 海外品牌營管,拓增品牌代理和產品經銷,倍增銷貨收益、外銷授權獲利。
5. 客屬專案禮贈,共享品牌美學經驗與客製化的精緻服務
6. 電子商務以及現正積極規劃和國外進行跨境電商的業務。
雙品牌、跨品牌合作可以,絕對不做的就是OEM。
身在其中經歷了公司連續十年每年穩定大幅的成長,深知不是運氣和奇蹟,是公司有一群多樣性的人才,四面八方把阿原的形象、產品、通路、客情平衡推演出去。既使2016年第一季新聞鋪天蓋地談論消費不振、蔬果狂漲、陸客不來重挫台灣零售業的種種負面消息。截至3月底,寒流、物價、股市一片混亂的市場氛圍裡,阿原也是有的通路衰、有的通路升,由於「通路多樣性」的策略,我們果然不受單一風險的影響,平均起來照樣在內銷市場以124.3%、外銷市場105.3%的成長大幅超越2015年的同時期業績。
「生物多樣性」這五個字,分享給各界好友,如果你正面臨困頓,讓我們共勉,各自體會「多樣性」的力量與精髓,隨時調整都還來得及,人吃五穀雜糧天經地義,當然就不能只會一件事,於此,體會良多。
附圖是阿原四月初在中國南方新開的店,今年六月底以前施工順利的話,香港、北京、上海、成都還會再開出六家新店。天下雜誌副總編輯好奇問我,阿原衝這麼快是不是背後有外資撐腰,我想我的團隊會很驕傲地陪我一起說「沒有」,外資不是萬靈丹,自己的勇氣和志氣才是。



我們的學習

每件事都一樣,經過了不會消逝,改變了本質還在。
學習,學的是那些本然被你接受的技巧與價值,往往
學習只是提醒自己「我還有、我願意」
別以為學習你就會煥然一新?要肯吐出來才是你的
不然都是枷鎖
不服氣,習氣有一天捲土重來,我們的努力還是歸零。
不服氣,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一直學,我們的本然回來越多
一直做,我們的空間無窮無盡
昨晚笑淚相伴看完楊力州導演的紀錄片「我們的那時此刻」
我和同事都被振奮充電
做自己已經不容易
楊導居然能把別人的作品新生成自己的孩子
他一定是充滿了愛與謙卑,
把五十年台灣電影史蛋孵成一捲值得拉開的回憶地圖
每個人在每一點都會找到駐足,不論「梅花」或「猛舺」
我知道,過去的我是未來的樣子
未來的我是現在的總成
不驕不傲,溫故知新




2016年3月29日 星期二

阿原在德翔貨輪漏油後不缺席


德翔貨輪在石門家鄉海邊擱淺。
第一時間環保單位對外稱「持續監測」
而沒有進行積極的危機處理做為
等到「獲報」氯酸鉀、甲苯、酯類、
腐蝕性清潔劑、可燃性潤滑油等高危害物質
以及數百頓燃油、柴油、潤滑油已經外漏,
海洋生態發生浩劫,才開始「搶救海岸」
為時已晚、為時已晚
一個北海兩座核能還不夠緊張
一艘船擱淺
又是海洋生靈塗炭的無法計算
草率、不嚴格、無SOP
一旦危機發生,難以收拾
我點滴在心….
執法、管理,沒有一個人有資格當好人
我要當壞的好人
而不是好的壞人。

2016年2月29日 星期一

製香是一輩子的芬芳


回憶是輕如鴻毛的過去式
現在毫不留情盤整一路走來的成績與作弊
我們是一群無法解說生命大問題的人
話雖如此,德高望重的社會賢達以及殿堂高座的精神上師
也有許多人在時間檢核後狼狽成狗吃屎的模樣
出差的途上我一直追問自己初心是什麼
一道一道說給自己聽
一道一道自己開刀解剖
做了多少妥協了多少
剩下多少又放棄多少
一件工作20、30...年重複的做
他們是簡單還是超聖?
功德圓滿肯定不是百分達點的無懈可擊
比較像是腳踏實地天天當下
謝謝師父為這世間留一柱清香
我們也想做
只為了陪你們在一起
香,是最初的一念和最後堅持的總合吧!

2016年2月26日 星期五

不知身世自悠悠


習慣大量做筆記,既使現在手機很方便,一個按鈕可以錄下隨時隨地的接收,但做筆記這件事對我而言宛如靜坐供香,冷靜、專注、剔除、落筆,寫下成願意供養的感動,那一刻,我通常是身心合一的。

喜歡很多年以後看自己的筆跡,遙想做這頁記錄時的青春風光,彼時的鮮明感動重新被翻讀是否依舊滋味?當初我是那麼謙卑的一筆一畫寫下,春夏秋冬以後可有發酵?還是低頭微笑細說荒唐。

由於挑惕被寫下的東西,遂也養成挑惕用筆、挑惕紙張的習慣,不知不覺連墨水的顏色我都會注意,覺得自己的筆記本很漂亮、很漂亮,有無法複製的墨痕,不能重來的刪改,還有一頁一頁事件凋零後的餘韻,或迷人或嗆人,這是自己才釀製得出來的味道。

最初的字都像是對無盡時間進行大規模探索後的臣服,筆記本折射了我對「失去」的奢戀,也在翻開蛛絲馬跡的遺忘後提醒我「你的人生只剩這麼多」,不管多麼大聲呼喊魂歸來兮,我們都無法憑空想像找回一段過去,我的字是我最奢華的遺產,笑時匆匆淚時渺渺,「欲問孤鴻向何處,不知身世自悠悠」…。

跨斷十年的三則筆觸,我整理出自身的改變與不變,當是一寸相思一寸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