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0日 星期一

10/25你會在哪裡


美,恐怕已經離開。
當這個世界在電視前面崩塌,當審議是非的法院變成道德神明的教堂,我們就不要相信公義了。
翻開報紙、打開電視讓人不由自主嚴肅屏息。
想要找到自己,只好變成荷花之外,一個敢於放逐的孤美。
最後王永慶死了,台灣一個靠雙手的年代也結束。

黑手風雲在彼岸捲起的這時,我們的總統戴起素白可人的手套,心無旁鶩的要把我們跪送出去。
我不再是這個國家的子民,是零星飄落在荷田裡的光影,風來雲去,瞬間消逸。


農人、工人、少年、女子,請珍藏你的身分證,必改。
記住爸爸、爺爺因做工留下黑漬的手指頭。多看一眼奶奶、阿姨長年包檳榔洗不乾淨的褐色指甲。黑手在台灣變成稀有時,白手也將因為貧血而蒼老。

長路迢迢,盡管有人說生意人不碰政治,我碰台灣吧!
有一些痛比想像遙遠,有一些愛比死還執著,當人性中的美ㄧ點一滴消失時,故鄉不能躊躇,想問你,10/25會在哪裡?


2008年10月9日 星期四

台灣的命運

這隻狗養在南投國姓鄉,它守候著台灣一個嶄新的希望。
ㄧ對夫婦和一個農夫,為了台灣有機棉的未來,
決議用他們的全部,投進山區種棉花。精采血汗,敬請期待

天有秩序,人有意志;土地倫理,物有所歸。
肥皂的天命是修煉,百日閉關後輾轉紅塵,
走進千門萬戶遇水成藥,最後功德圓滿,塵土圓寂。

人的天命是勞動,利他者,博愛眾生持善分享;利己者,養身自戀修得正果。

阿原天生勞碌命,沒有多餘的休息。
在工作室盯著肥皂、守著農場、想著公司方向,偶而換口不一樣的空氣就是出差往外縣市跑,尋找下一個阿原。我所定義的阿原是根本不染、純粹真實,換個簡單的話說就是「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是真相、是起初的面貌,也是百轉千迴後的塵埃落定,更是面對命運最後的臣服。

10月第一週,我離城尋找下一波「原選」的苦茶油、麻油、醬油和蜂蜜甘蔗糖…
在故事開始前先請大家看看他們,
命運各異,殊途同歸。台灣更多的生意人要ㄧ起覺醒。

黑豆養麴,陶缸日舖風吹,120個日月輪替加持,飽酣醇真的醬油才能出缸問世
醬油傳到第四代,欲振乏力。夫婦盡心,阿原盡力,再來一次。

你ㄧ定沒看過苦茶樹,你知道台灣超過百分之94的苦茶油原來來自大陸,
原因只有一個,便宜....,其他的一概沒人管。請注意,國內用油到目前為止,
還沒有任何被踢爆的消息,是好,也可能是ㄧ顆未爆彈


台灣山裡還是有人默默種著苦茶,結出漂亮的苦茶子,
不用多久,阿原要敬獻給各位一口苦中帶甘的台灣苦茶油


後來才知道,不純砍頭的蜂蜜竟是果糖調香料而成的謊言,
稍稍有良心的用泰國貨,更多來自大陸。嘴裡的甜蜜爲什麼離台灣越來越遠,
讓阿原和團隊繼續努力,別讓辛苦養蜂的歐吉桑落寞了

2008年10月6日 星期一

08年10月阿原的話- 洗頭水的故事


洗頭水背後的真實故事和決心,是我們要靠自己來實踐一個理想。
台灣無毒的未來不靠別人,責任在你我肩上,
我們現在的選擇不但影響現在,也決定了未來。
與其抱怨大陸有毒輸出,現在是否就讓我們從無毒開始。

「阿原洗頭水」從計劃到商品研發成熟已經是最後關頭。

ㄧ年多的時間我們和許多專家不斷嘗試各種配方,希望做出全世界最好的洗頭水,讓頭皮和身體ㄧ樣有機會遠離化學清潔劑。遍尋材料、專家、顧問、老手,連容器到最後也只能選用德國的玻璃瓶,過程中不怕花錢做錯事,就怕自己不能堅守去做對的事。

「洗頭水」上市的時間ㄧ延再延,合作夥伴換了三輪,最後連公司內部高層都捲進一種莫名的焦慮,是因為一般的洗髮精要做到50%的天然成分已經是市場裡的稀有動物,我們堅決主張洗頭水要是不能突破90%最高天然成分的比例,那就別上市了,「不要製造個化工洗髮精來砸阿原肥皂的招牌」。

於是有人質疑「如果法國、瑞士、美國、日本都做不到這麼高的天然比例,阿原你憑什麼做?」。

我告訴你好了。答案是,他們都知道怎麼做,但不願做。他們要節省成本用ㄧ支3塊錢的塑膠瓶裝洗髮精,不願用ㄧ支60元的玻璃瓶。阿原讓你們了解,活的植物萃取含有精油、胺基酸和活化物,只有玻璃和PET的密度足以保護它們不變質、不揮發。品牌化的洗髮精沒有足夠的植物萃取(可能根本沒有),不必考慮揮發和氧化的問題,所以用塑膠瓶就可以。

一連串的問題被我們逐一破解,爲什麼叫洗頭水不叫洗髮精?水怎麼去油、怎麼起泡、怎麼保存、怎麼洗的乾淨、怎麼滋潤髮絲、怎麼健康頭皮、怎麼抗屑、怎麼止癢、怎麼香香….?不放藥、不增稠、不添加ALES 、 SLES、不放潤絲精?

是,這就是阿原本色,日後慢慢讓各位知道洗頭水怎麼形成。我有能力花三年時間把肥皂勝於沐浴乳的健康清潔觀念從台灣帶到星馬、大陸,以及逐漸展開的歐美。我就有信心把健康的洗頭觀念,再延伸到綠色生活家的價值系統裡面。

洗頭水背後的真實故事和決心,是我們要靠自己來實踐一個理想。台灣無毒的未來不靠別人,責任在你我肩上,我們現在的選擇不但影響現在,也決定了未來。與其抱怨大陸有毒輸出,現在是否就讓我們從無毒開始。

2008年10月4日 星期六

謝謝禮物1004

謝謝各位朋友送的禮

才不過昨天的事,今天就變回憶了。

生活是ㄧ則沒有原稿的日記,不撕毀,它也不會存在,
想忘記,由不得人的寂寞重整。
電腦有個資源回收筒給一線重新挽回的機會,
人ㄧ走過,再回頭卻要百年身。

中秋遠去颱風無蹤,蝴蝶蘭在室內潔淨的彷彿春天,
季節互不干涉,花瓣等待墜落,人但願遺忘。
歸零不見得就有重來的黎明,
至少有人能夠熄燈。
我們害怕黑暗,是因為不懂得休息

早上才整理中秋皆紛紛收到的禮物:
遠方花蓮的柚子,透明無瑕的玻璃瓶,
幾本書、一點醋  還有
台東朋友爬到數上採摘的肥皂籽,
久別重逢的麵茶粉
最驚艷的是婷慧送的小蜂蜜以及一張很棒的馬頭琴音樂…

我沉默的收下,故鄉人情味沒有被忙碌背棄
都市待久的人,更應該在看遍繁花名牌之後,
多給台灣一點機會,
就算送的是一顆流離失散的酸梅

謝謝大家,敬一杯薄茶  慎重又純粹的回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