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8日 星期六

公開回應網友

[阿牛/13歲/輕度白內障]

有一個網友叫做小宇,在阿原的部落格留言,他指出我只是偽善的在編撰台灣的肥皂神話,然後冷冷的刺ㄧ槍說「不愧是個廣告人」!
因為,我批判大陸的毒產品、批判政府的軟弱,鼓吹愛台灣,卻又把肥皂賣到大陸。
阿原選擇公開回應,我知道其他人也許也這麼想。大家不ㄧ定要了解我,對於自己的部落格,我選擇誠實,我要大家知道,做肥皂的人有一個肥皂的性格,生死就是以清潔為目的,希望洗盡世間的不潔與不解。

以下部分,是我對「小宇」的回覆

小宇您好,
多麼希望您的部落格是公開的,當我想進去回應您的留言時,是ㄧ片空白,您樂於當藏鏡人,我就當自己是劉三,自說自話吧。
直覺您是認識我們的人,也常進我的部落格,更經常注意我們的動態。在此先說ㄧ聲謝謝。我最近感冒咳嗽,常喝雞屎藤熬煮成的茶水,有點臭,但是良藥。您的留言也是阿原的良藥,對我的免疫力有幫助。

是的,經常有人在批評國際紅十字會募款所得超過百分之四十以上用在薪資、房租支出,乾脆捐出來可以幫助更多非洲人。也有人對慈濟毫不留情的攻擊,說他們不愛原住民卻愛四川人。曾經多次,社會大眾批評花旗銀行在每年年底花千萬廣告幫聯合勸募協會募款,爲什麼那些廣告費不乾脆捐出來更有用。有人罵蔡英文這個蔡家小英,她們家族有錢到驚天動地,還要跟社會大眾小額捐款,她一個人就足以養飽整個民進黨的黨工…,這些話看多聽多了,不管別人指控他們是「紅十字會股份有限公司」、「慈濟金控集團」還是「暴民小英」,他們都選擇了沉默,他們的影響卻已經世世代代。

真與假,是人對上天的承諾,這一紙契約要在肉身火化以後才有重量,不論鴻毛ㄧ片還是金石閃爍。你支持阿原的真,可能會被騙;你說阿原假,也許是誤解。罷了,珍惜自己當下的感受就好,那是你的禮物。
攻擊和對抗是恐懼的基因活躍,認命接受反而有更深刻的生命寬度任靈魂翱翔。這三年我們經過很多不同聲音的洗禮,有人說這個肥皂的藥草騙人,我們從南到北不停購買藥草,買到龍山寺旁邊的藥草商都變成我們的好朋友,買到乾脆自己在山上開闢農場,謠言便不攻自破,藥草皂ㄧ路健康。有人說我們假公益.假捐款,等到每年幾十萬捐款的帳目ㄧ公布,阿原肥皂讓ㄧ些人無比溫馨也讓不相信的人啞口無語,我們不主動張揚這些事,默默做.惦惦做,有些月份公司賠錢了,還是做。

但是,你公開懷疑時,阿原一定站出來公開告訴大家,這個團隊是真實存在的台灣之子。我們很認命,ㄧ群中年轉業的人種地拔草,遍走台灣,靠手做肥皂、靠腳找原料、靠心寫自信、然後團結在一起創品牌。愛土地和愛台灣是ㄧ樣的因果,冷眼旁觀往往成了縱容的幫兇,我總會淡淡的問旁邊的人,你做了多少。

阿原直接坦白的認為土地無毒才種的出有機藥草利益眾生,台灣無毒才能全球暢行堂堂護照。我樂於社會參與,我的價值取向是命如蘆葦隨風飛,落在何處何處家。台灣不是我的選擇,是父母生我本然。你可以有101個選擇,但是生在這裡,本然就只如此,不增不減,除非你不認父母。

我愛台灣,發願做最好的產品,賺大陸的錢也賺全世界的錢(香港、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美國、歐洲都有人愛著這塊你眼中的「廣告人」做的肥皂)。賺錢了,台灣更多鄉親就有工作了,更多農人爲我們種原料了,他們收入改善,農地不必修耕。農人不再困頓….這是阿原想的善因循環。

如果你離開台北,跟我一樣看到一間間拉下鐵門的工廠都生鏽了,你將知道這些台商不會再回到故鄉的事實。你到鄉下,看看一畝ㄧ畝休耕的農地,你將知道只有愛用台灣食品才能讓土地復活。

真的嗎?
事實是我們從四人團隊到60人團隊[擴大就業了]、有人開始在台灣這個土地上幫我們種黑豆(釀醬油)、有人幫我們養蜜蜂(採蜂蜜)、有人全省幫我們蒐購苦茶子(苦茶油),我們開闢農場[培養有機農耕專家]…

阿原肥皂不是你所說的台灣神話,神話有太多想像,我們不配。阿原團隊只是台灣苦行僧,ㄧ步ㄧ腳印,勞心勞力要改變台灣而已。謝謝小宇,請不斷監督我們。


阿原敬上2008/11/08

梅山的桃花伯[右一]辛苦種的台灣苦茶子,我們傾全力蒐購
我嚴重感冒那天浮腫著眼皮,
一邊走ㄧ邊咳,還是參與了反黑心商品的遊行
有機的養成不是ㄧ朝一夕,關於土地,說了不算,耕下去,最真
[左/阿發,右/老猴,阿原農場的有機師傅]

蜜峰養在棄耕的老龍眼果園裡,我想甜蜜的代價是絕地逢生的農業轉型吧
[上圖/蜜蜂採蜜放進蜂巢,  下圖/野放在龍眼樹下的養蜂箱]

2008年11月6日 星期四

08年11月阿原的話- 媽媽的油

滴滴香醇的苦茶籽油

10月的第二個週末我又到嘉義,此時台灣南部的二期水稻已經成熟了,農夫們也準備收割。農人告訴我說苦茶子ㄧ年一收,就在這個節令前後,「霜降」。

苦茶子的收成很難,難在苦茶樹是屬於瘦高型的喬木,無法攀爬,長在高處的苦茶子一定要小心用竹竿勾取,不可蠻力將樹枝拉低強摘。由於苦茶的果子成熟期和開花期發生在同一時間,你用力搖動了植株雖然多得今年果實,拉扯之間也搖落了苦茶花,花落無種,明年的苦茶子就歉收了。

花、子同樹,初生與熟成同株連氣,多麼奇妙的苦茶樹啊!飄零之時也是新生的開始。受傷就是復原的前身,我們從跌倒的經驗學會勇敢,從逝去的痛苦中學會珍惜,令人動容的生命情調多半是苦樂參半的經驗堆積,哀喜同身的光華才能燦爛而不刺眼。望著ㄧ棵棵的茶樹,人會油然升起無限的尊敬。萬物為師、萬物為親,我讀過楊麗花、白冰冰的傳記,也讀過印順老和尚和聖嚴上人的傳記,都是ㄧ邊佩服一邊掉淚。他們就像阿原眼中的苦茶油,甘美,卻需歷經百劫,實在得之不易。

認識了這個植物,「苦茶」兩字變成充滿生命甘美的象徵。

阿原今年包下了草嶺和梅山將近兩公噸的台灣苦茶子,要將有限的「台灣苦茶油」帶給各位好朋友,讓你們親嚐遠離大陸混裝、遠離越南混調的台灣苦茶油是什麼滋味。苦茶油是真正的屬於台灣母親的油,近期內會在網站上公佈贈品試吃的索取辦法,請大家密切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