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2日 星期日

阿原說真話

這是我剛閱讀完ㄧ本發人深省的書

這星期(2/17-19)接連著有三月號出刊的文學性「印刻」雜誌和男性生活品味的「GQ」雜誌採訪,還不太習慣有人把文學和品味跟阿原連結在一起,接著又是朱銘美術館的季刊專訪,深刻議論著金山的農植現況以及台灣農村發展的困境。每ㄧ個問題都叫我回答的刻骨銘心,說ㄧ題就把自己掏洗一次,我對這個自以為很喜歡的台灣原來存著這麼多不滿意。

經由旁人的問題對談,我漸漸知道,一個以為生活簡單的人可能付出很不簡單的心思在耕耘自己,一個以為無爭手作勞動的工作者可能正悶釀著澎派變革的大夢。這是我嗎?這不是我嗎?
感謝這些採訪者的深挖,讓阿原又自己重新反省一次。

延伸雜誌社訪問的主題方向,透過自己生活當下的種種習慣的坦誠與大家相見,少一點對我的想像,大家交往的更親切。

他們問我有沒有特別熱愛的品牌
[其實沒有,這時候認同什麼就買什麼,
不過老牌子我會買的比較放心]

正式場合和工作時戴的錶就不一樣,一個簡單乾淨,一個堅固耐用
選車和選用日常用品也盡量以簡單耐用為取向

他們問我對慢的定義

[淨下心來寫字吧,只要是你所能承擔的速度,都不算快
不快就好,慢,這個字被象徵化了,已經不純粹]


說說看你對音樂的品味

[我喜歡專心聽自己喜歡的聲音,高興就好,品味我是不懂
這是我最近很愛聽的聲音,敬請支持


景氣低迷的時候有什麼建議給朋友嗎

[還是要堅持做好人,效法黎志英的逆境向上幹勁,以及陳文茜不停學習的精神,逆境會過去的]
以下都是我近期內閱讀的好書


對不起誠品

誠品試刊號雜誌[The Reader]的封面與內頁

在誠品「好讀」停了八個月(大概)之後,心愛的這家書店又出了雜誌-The Reader。迫不及待在晚餐時一邊吃飯一邊看。

我對紙本讀物的感情有一種觸覺、嗅覺、聽覺的著迷,特別在夜闌人靜時,淡淡油墨混合著紙張特有的氣味,有著檀木般能沉靜人心的神秘力量。每讀完一頁,指間翻書摩挲起沙沙的聲音,就像讀者和作者對談後暫時停下的呼吸。

所以我樂於紙本讀書,堅決和網路閱讀保持距離,網路閱讀是一種控制與佔有,紙本閱讀倒像是傾訴與締結。

只是誠品這本試刊號,使我大失所望了。

「The Reader」刻意營造的簡約編排,因為欠缺雅俗文字或者驚人之言,處處顯得做作,不像ㄧ家吞吐古往今來智識百彙的書店應有的出手大方。誠品已經是一個世界水準的文化場域,其集團所打造出來的書刊雜誌,對照片的選用和插圖表現怎麼這麼草率。你看看它把詹偉雄、簡學義、王小棣和陳界仁這些大師拍成什麼樣子,連起碼的專業打光都不及格,每個人給個跨頁專訪,報導的文字卻輕飄隨意不足500個。

我堅持不網路買書,不管再重都要從誠品ㄧ本一本把書提回來,誠品的會員資料庫打上「江榮原」三個字,不難看到我是多麼支持這個書店,小到49元,多到5位數字我就是誠品誠品。爲的是一個品牌的認同和文化的支持,我都在想,公司的企劃部人員最好都能來自誠品的離職員工,因為誠品這種文化百年難求。對誠品嚴格是捨不得這個精神品牌受傷。我和某些人一樣寧可等待誠品更好的出手,而不要三代雜誌,一代不如一代。

[2535]雜誌的封面與內頁

這又是一本教人捏一把冷汗的新雜誌。當PPAPER來勢洶洶、La Vie視野遼闊、shopping Design 遊刃有餘的時候,在台灣想要在發行相關美學雜誌就要更有態度和實力。而這本標榜是要給25到35歲人閱讀的「2535」無一犯了一個大忌,那就是它的取材和編輯方向太模仿以上三本,以至於看不到一本在景氣低迷時勇敢誕生的雜誌要丟給我們什麼新訊息。

花了22頁介紹日本設計新人中川 淳的這個大單元圖文俱佳,卻被美編搞了個大花臉,又是線條又是框框,還有用心過度的去背照片、加框照片。把高雅動人的設計良品編鋪成了像是台北紅樓廣場的創意市集。

本以為會是ㄧ個很吻合現代男性內在美需求的「小象出頭天」內褲專輯,卻廉價的套用現成電腦程式就快速完成的插畫,我在高中學生的部落格就看到很多這種東西,而且超過30張以上。這是給25-35有綜合實力的人閱讀的雜誌,除非我們不閱讀,不然「2535」過不了關。
此時我竟對每期必買的台灣創意中心發行之「設計」與蘑菇集團自由心證的「磨菇」雜誌油然升起一份珍惜之心,一個紮紮實實,一個原汁原味。

2009年2月12日 星期四

09年2月阿原的話- 深深的祝福


深深的祝福

2月4日是農曆「立春」,過了就是「驚蟄」,時間落在3月5日。這是農業社會最重要的一段時間,ㄧ年之始萬物更新,其實是從「立春」的種子開始萌芽的。

都市沒蟲鳴、鄉下多失業,立春和驚蟄這兩個文字漂亮的節氣被寫成文章都嫌濫情,如果探討農地政策也顯得多此一舉。大家只想知道明天怎麼過、未來在哪裡。有錢的大師對我說清貧致富,此話聽來哭笑不得,下個月房租又到了;負債的政府對我說擴大內需,殺雞取卵,吃麵都不敢點小菜了。

給我一條行得通的路,讓我跌倒時再站起來不會碰壁。給我ㄧ個做得來的工作,讓我重新開始振奮精神。你有沒有注意到演員專注的是鏡頭的角度,農夫專注的是收穫的日子,廚師專注的是鍋底的火候。你怎麼可以漠視現在的逆境,何不專注的看自己還會什麼?還要什麼?還需學習什麼?

心不回到自己,轉業可能迷路;再找工作,反而卡住新的機會。手向下垂,才挽得到天使的胳膊;眼向下看才拾得到天神的遺珠。阿原此生多舛,曾連欠房東半年房租,曾經被三家銀行停卡,饅頭我現在看了都怕!所以深知很多人現在的滋味。不鼓勵,不打氣,時機沒到,說什麼都是催眠。僅在開工後的二月春天,向各位致上深深的祝福,加油,但願很快您就苦盡甘來。

阿原敬上

2009年2月7日 星期六

阿原回信維尼

公開回應維尼和咪的一封信

關於真假,其實你心裡有數,不求世人全部了解,你就自由了
謝謝維尼和咪,你們的留言我看了幾次都一直沒有回覆。
怎麼可以匆匆打發兩顆渴望溫度的心?等到今天晚上才提筆(星期六)尚請原諒。

維尼,你的留言中寫到「憂心台灣這一年的變化,深信這是冥冥中造化給台灣的命題」。咪,語重心長的說「金屬再閃爍,寶石再昂貴,卻都只剩下金錢的溫度」。

台灣當前世道不好,使大家無所遁形於喜怒哀樂。所以我們都不約而同在這個環境裡流露出自己的本性,本性本來清淨,可惜我們被太多資訊霸佔,你分的清楚那些資訊是甘霖那些是灰塵嗎?心不定、手不穩,錯把甘霖和灰塵攪在一起,那就難怪整身泥巴。阿原於是一直提醒自己,賣肥皂給人洗身體,說話幫別人洗洗心。稍有交流就是善緣,你我多麼幸運這個年紀活在這個地方,眼界驚奇開闊,心性奔放自由。引用兩個事實和你們分享,請笑納。

聖嚴上人極滅為樂,六天就火化,不造墓立碑,灰燼遍灑林間。老人家弘法半世紀,最後一舉用肉身塵土來實踐色空本無的大義,將神鬼、陰陽、學問、學說全部粉碎在二月優雅的春風裡,大師無來無去透徹至此,當今誰人能出其右。如果還有人論說頭七風水、相信墓園寶地,那真是貽笑大方了。
這年代還有什麼比這一堂更珍貴的課程。不迷,台灣可有大智慧。

阿扁真人演出貪瞋癡戲碼,先生如祭品般的被凌遲剝削,我們正享受古時候目睹行刑的快感而不自覺,有人還不忘衝上去沾一顆血饅頭,殊不知那是病入膏肓的愚盲之舉。他用權力慾望的最後油膏點亮薄情無義的眾生相,恨他、辱他、羞他、棄他的商、政、親、眷,都機會主義的啃食先生的血肉餵養自己不輸給阿扁的貪瞋癡。
這年代還有什麼比這一堂更珍貴的課程。無情,台灣可有大作為。

維尼不要憂,染缸有大用,只要我們分的清顏色,蒼白好揮灑。
咪請不要嘆,亂世出清流,只要我們童心不退轉,日久見真情。

該亮的還是亮了,就算只是ㄧ點點光
詩人路寒袖2003年曾經寫下這樣的字:「所有的樹葉都是大地的耳朵,日日夜夜豎立傾聽這屬於台灣的真正歌聲。台灣有歌,歌必台灣,我們牽著音符找到了回家的路。路無分遠近,只要在路上,歌就是最美的風景」

維尼,你自己說的「生命的旅程只選擇坦途就少了深刻期盼」。咪也告訴我「釋放關懷於比他脆弱的靈魂」。聽,你們的歌聲這麼美,我們不會迷路的

2009年2月2日 星期一

你會成功

2009大年初三萬華路邊老先生隨性塗鴉,ㄧ張賣我100元新台幣。兩隻牛都正在轉頭,牛轉。
開工這一天我們僅用水果和餅乾拜拜
2009開工日,大家在農場種樹
工作室露天開工,阿國經理[左二]抬頭看著天空的老鷹,
小戴[左一]剛好口袋有電話響,阿泉[右一]還在專心致詞

今天開工,天空晴朗。全公司的人都看到了在天空翱翔的老鷹,
很多同仁這一輩子第一次聽到老鷹的叫聲
工作室的傳統,只要新夥伴進到公司,每個人都要在阿原農場種下一棵樹,
所以今天的開工後的重要事情是大夥兒要進山種樹,
2009年2月,又種下4棵

如果有人問我接下來呢?我恐怕無法回答,
只知道種樹是一個開始
好多事情只能開始而看不到結果,時間的另一端充滿變數和機緣
我怎能知道結果是什麼?除非時間停止
沒有一個結果會是「結果」,不然你指出永恆給我看

「結果」是那一顆我們期待看到的星星
然而,那已經是死了幾萬光年以後的相會…
我常常就轉身離大家遠遠的,靜靜的看,痴痴的做
不想太遠,讓憧憬替代問號,讓相信替代擔心
時也運也命也,渾沌之子,星海微塵,認命就是

冬天很冷,現在春來了,花開了
有一個溫度從極遙遠的地方升起
我們的農場也在酷寒過後又是欣欣向榮
開工的日子我帶著祝福,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
都能習慣不問「結果」,安住當下
你的春風一定降臨
阿原敬上

冬天種的苦茶樹,看起來都活了,220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