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9日 星期日

養蜂人家

滿頭大汗的阿顯是養蜂女眉香的老公,原本開五金雜貨店,
受景氣衝擊生意不如從前,現在跟著娘家學習養蜂工作
春長,這個名字很好聽。蜜蜂養在果園深處
他辛苦的從坡下把蜂巢一擔一擔肩送到山坡上

蜜峰養在偏遠的台南山區,從台南市開車還要整整一個小時才到的了。
養蜂人家姓康。說起蜂蜜,從蛋白質、澱粉酶、酵素活性成分理解得清清楚楚。連一瓶蜂蜜要維持多少的含水比例都不含糊,每一批都送安全衛生檢查,就是深怕有一絲絲污染。

養蜂是看天吃飯的行業,下雨了,花朵潮濕,蜜蜂沒有花蜜和花粉可採,蜂蜜就收成不好。天氣太冷了幼蟲過不了寒冬,隔年蜂群減少也又肯定歉收。好不容易有了風調雨順的豐收年,偏偏生意人愛財無道,許多人都進口廉價的蜂蜜混充果糖圖利,結果純真的蜂蜜在市場不容易買到,假蜜又頻頻被新聞踢爆,真真假假搞的消費者沒信心,只好選擇包裝精美出自合格工廠的蜂蜜以求自保。

這下子問題又來了,養蜂人家多半簡單務農,有哪幾戶花的起錢到工業區設立工廠?得不到政府規範的法定身份[食品加工廠],只能守在產蜜區靠著口耳相傳自產自銷,或是觀光客識貨購買。多數的食品工廠是以成本考量為最高目標,農人死活與他無干,養蜂人家的滴滴心血就在大陸蜜、泰國蜜、越南蜜蠶食鯨吞之下幾乎流乾。今天,台灣很多養蜂人家的蜜都賣不出去,市場上卻充斥著超過半數的「秘蜜」,不是外國混充蜜就是調味果糖。是消費者無知還是生意人殘忍,農民就在這樣的生存夾縫中宛如風中殘燭,難怪當初楊儒門會到博愛特區放白米炸彈,無米樂的商標會被奸商率先註冊。

阿原去年就委託了台南康家幫我收蜜,我好希望大家能吃到一口甜在嘴裡暖在心裡的台灣真滋味。只是我們評估規畫花了太多時間,半年超過,眼睜睜看著康家把蜂蜜賣掉。
2009年3月的春蜜已經開始採收[好巧,就在我生日的第二天],康家邀請我到山上走走。我冒著被蜜蜂叮咬的心理恐懼陪他們見證了一年一度的春蜜收成盛事。心中暗暗許願,我一定要努力,把這麼感人的滋味,早一天帶到外面,和大家點滴分享。

蜂巢裡滿滿的春蜜
用毛刷輕輕把蜜蜂趕走,
蒐集蜂巢,之後再用離心機把蜂蜜引流出來

蜜蜂就是養在老欉的龍眼樹林裡

告別他們之前,我幫這個家族拍了一張照片,
從左至右:女婿阿顯,媽媽牡丹,女兒眉香,
媽媽的大哥丁雲,蜂場主人進德,朋友順興和春長

康家蜂蜜

阿原設計給媽媽的布袋


今年的母親節,阿原找到一家68年的傳統老店
用道地的台灣手工
製造一款環保包要送給我媽媽

我請師傅多做了1000個,要分享給朋友帶著它台灣行腳
[2009/3/25,阿原生日當天在台南出差]

從台南起家的合成帆布行,開設於1956年,剛開始專門修理阿兵哥的行軍床和帳篷。無所謂人文也不說鄉土,只縫製書包和農藥袋就紮紮實實陪伴莘莘學子與蒼蒼農夫走了半世紀。
2009年3月,阿原來到台南府城認識了說話大聲為人海派的第二代老闆許勝凱先生。他說帆布的溫度和身體親近,布包越舊越好用,你要一個,我也幫你做。阿原一聽,這是一個詩人、一個賭徒啊,溫度、身體、舊布包…。

於是請他幫我們缝了1000個,上面簡單印朵花。道地台灣師父做的,缝個歲月缝個感情,缝住台南的記憶,好歹,身邊總算有個 Made in Taiwan。

台南合成帆布行


每個不起眼的角落,都有台灣搖搖欲墜的手藝在消失
請大家多多愛用[台灣好貨]


2009年3月28日 星期六

阿原推薦草祭書店

台南市草祭二手書店的門口和店裝
老闆把地下室和一樓給挖穿了,知識頓時變成無底洞
http://blog.roodo.com/tsaochi_bookstore/archives/cat_609057.html

聽到阿忠和阿盛,就像聽到「武雄」和「美智」,是一種充滿某種時代風味的名字。我同學當中有人名叫錢萬億、林秋菊、吳美麗。萬億的家境清貧,我經常就會多買一些鉛筆、簿子送他,小學畢業典禮上他抱著我痛哭,好似永別;秋菊火爆大嗓門,她和誰都會吵架,偏偏只聽我的話,是我民歌對唱的最好搭檔;美麗長的肥肥晃晃,同學都欺負她憨呆,她EQ超好總能以柔克剛,終於有一年當上班長。還有一個名叫吳茂雄的人,幾乎是我的換帖兄弟,上個月驚聞他販毒被掃進監獄,三年前他還找我學作肥皂,因為不缺人所以拒絕了他。噯,這麼好的兩個字「茂」「雄」,出獄後來找我吧,從頭開始,好漢不怕出生低。

2009年3月7日滾石唱片爲羅大佑、周華健、李宗勝等人舉辦了一場演唱會,宣傳的文案是這麼寫著:「世界再混亂  還好我們還有縱貫線Super Band」, 文案後頭有註解,「台灣流行音樂30年最夢幻的組合」。嘴裡還會哼羅大佑的童年、KTV還會點李宗盛的夢醒時分,望著海報上面他們臉孔,眼尾已經佈滿可以夾死蒼蠅的深深皺紋。一瞬間,人生月台30年斑駁,這些人和我一起老去。年輕的,只剩下名字,聽他們演唱會的恐怕許多人和我一樣已經需要老花眼鏡了。
滄浪翻雲,人面桃花,看到名字開始揣摩筆畫時,往往輕舟已過,夙願還給萬重山。欲語還休,人的種種情緒多半來自於無力反擊的往事如煙,思念透過「看」才能焦對出立體的影像,照片、想像、紀念品,都不如一筆一劃寫下那個人的名字,一遍一遍又一遍,然後我們就度過了。

我閱讀書閱讀字也閱讀人

爸媽取個名字給我們,那個一開口就被歸建到歷史檔案的第一聲呼喚,幾乎就是他們的畢生職志、終生承諾。時間在我們身上實現了一些相對應的意義,也摧毀一些雙親想要借字寄情的憧憬,功過兩抵,名字變成唯一不背叛自己的朋友。

有一個朋友在台南市孔廟對面開了一家二手書店,店名叫做「草祭」,他姓蔡。「艸」加「祭」等於蔡。拆解了父姓部首,一幻化成二,既是店名新生又是姓氏自廢,黃昏日出看的都是自己的一個名字,自信滿滿。初識的那一天,他夾腳拖鞋大書包,看似落拓的身後其實有著一番對文字的烹煮狂想,他笑說,「對書沒有那麼專研,只是單純地想提供一個閱讀的空間」。
起名已是心情,伏筆藏在文章中。老闆以我身不朽的氣魄開店立業,堂堂落款草祭天下,被人棄如敝帚的舊書,在他手中重整還魂。舊書鋪宛如是棄書的超度法場,莊嚴殊勝。文字一再投胎有緣人家,就好像天上人間乘願輪迴。我重新買到七等生的[沙河悲歌]和傑克倫敦的[野性的呼喚],所得不是一本二手書,是進入時光隧道的一張門票。

一本舊書就是一段僕僕風塵,那麼這間草祭書坑滿滿,不就萬水千山了。
讀書人不一定要到誠品才算愛書,但是有過書的人一定要到「草祭」才算認識書。因為書、名、字,在這裡找到了輪迴。
http://www.taipeinavi.com/spot/goods_article.php?category_id=04&goods_seq=300

草祭二手書店的一角
書店的前後院要經過一個舊浴缸,腦袋需要洗滌

2009年3月22日 星期日

日本人眼中的阿原肥皂

三月的金山還是很冷,你看我們都穿夾克

3月初有日本媒體訪問阿原肥皂
消息傳出後,許多支持阿原的朋友再度好奇著這家工作室到底在做些什麼
不久前才出書,爲什麼一下子新聞,一下子雜誌,然後還有一波又一波的專訪
我想了想,還是作肥皂,
幾年前這樣子,幾年後還是這樣子沒變
有變的是,我又多讀了很多書
附上日本媒體眼中的阿原肥皂,是不是他們看到的和各位一樣

http://www.taipeinavi.com/spot/goods_article.php?category_id=04&goods_seq=300

工作室的自然採光良好
我努力讓大家工作在愉快的空間裡
簡單的組合,就是阿原的風格

2009年3月14日 星期六

回阿芬的信

我相信記憶多過相信痕跡,雖然我常常遺忘。

阿芬,謝謝妳上星期回我的信,在收到那一封「風中有朵雨夜花」之後。

妳說看完阿原的文章覺得阿原的文字很漂亮,看到一些感情的流動,裡面卻始終感覺不到溫度。讀完妳的信我一如往常就刪掉了,我沒有在email信箱裡留信的習慣,我相信記憶多過相信痕跡,雖然我常常遺忘。

還記的2006年中寮鄉初次見面的那一天,妳指著後院遍生的車前草跟我說,這種藥草很好玩,常踩它,它會越長越好。
我沒有告訴妳所有的植物都一樣,環境的壓力越大它的繁衍力就越強,植株的養分和香氣就越烈,有機、野生的道理是如此,因為無助,萬物變的勇敢。我以為妳懂。
好友文義曾經對我說:「江大哥,認識你一年時我感到你是一個外熱內冷的人,不好靠近;認識你兩年後我又覺得你更像外冷內熱,使人覺得放心。」我記的我回答他:「你的感覺是真的,可是我不知道我像什麼」,雖然現在我們還是好朋友。

距離是自然界最真的存在

我是一個一輩子在找尋失物的人,鑰匙、眼鏡、信用卡,護照、電話、到期日,經常在我需要的時候找不到,包括許多人的名字。最常遺失的是我的記憶,連發生過的差一點變成永恆的感情都像露水般煙然逝去,所以我把適溫變成是我和這個世界保持客觀的介面,不親熱,像是動物與動物之間的安全距離,除了因生命繁沿而接近,距離是自然界最真的存在。

到今天還在閱讀陳水扁先生在獄中所撰寫的「台灣十字架」,現在支持阿扁的人都變成社會鄙視的愚人。但誰又聰明了,如果我們拒絕傾聽一個身體和精神都被強烈煎熬禁錮後聲音,又怎麼能夠相信翩翩風度才子佳人不會是粉墨豋場的敗世弄臣。站在懷疑的一端看著曾經相信卻失落的一代台灣,也看著正在期待卻迅速敗壞的當下。面對台灣就像面對自己活了半輩子46歲的身軀,我要痛恨還是了解。或許妳跟我提到的「溫度」正是妳所要解答的自己。

蒸餾檜木精油的劉大哥對我說,別以為鍋爐的溫度越高精油會蒸出的比較多!太高了,精油就氣化飛掉了。「飛掉了」,竟是因為用心過多。

簡此,祝妳天天開心

2009年3月7日 星期六

郝龍斌同意的好事

以下這篇文章和狗無關,可是我和這隻狗又有什麼不一樣
記者採訪我的時候,我惦記的是外面有流浪漢在撿餿食
以及很多學生繳不起營養午餐
然後聽說公務人員要調薪水了,交通警察不維持治安,努力開罰單,
原來,從郝龍斌市長到分局長以及各層警員包括清潔工
每個人每個月都可分得幾萬到幾千元的獎金..
我們的口袋原來是他們的錢包

心平安‧手感作原我--專訪阿原肥皂創辦人江榮原 

台北.田運良、林瑩華.採訪 / 蘇惠昭.文
http://literature2008.culture.gov.tw/ceo/ceo67.htm

《阿原的肥皂傳奇》在二○○八年九月出版,就是雷曼兄弟宣布破產、全球金融海嘯狂襲的那一個月。太平洋的這一端,北台灣的金山海角,阿原肥皂生產團隊和阿原農場裡的「做實人」猶仍日復一日,安靜沉著的勞動著,於時間的流動中身心安然,不知外面的資本主義世界已經天翻地覆、鬼哭神號。

二○○九年「阿原肥皂」邁入第四年,不過是一塊肥皂嘛,你說,但這一塊高單價的肥皂卻在經濟黑暗期裡,隨著中產階級美學、樂活精神與手感經濟的勃興一再衝高業績,從台灣賣到星馬和中國大陸,還將推出「非安打不可」的新產品洗頭水,這還只是未來阿原系列產品的一環。你不知道一塊肥皂背後的悠悠風景,也無法想像一塊肥皂會與天地、政治、宗教、文學、音樂,如此緊緊相纏,相互滲透,說到底,就是一種世道與人心的維繫,又述說著一種隨機相遇的偶然與創作的自由,不僅僅是品牌,也不僅僅是本土在地、有機天然、手感經濟而已。

「阿原」真有其人,他叫江榮原,這個《阿原的肥皂傳奇》裡頂著光頭,與勞動者站在一起的黝黑精實中年男人,一走進堪稱低調空間美學典範的阿原肥皂淡水工作室,又倏忽變身成文學的朝聖人,說起故事和道理來滔滔不絕,腦袋裡還裝著一具電力驚人的創意馬達。

這樣的江榮原對「傳奇」二字確有一些敏感,如果不是出版社堅持,他喜歡的是低調柔軟的「風情」。說傳奇太沉重也太霸氣,這不是阿原肥皂的樸實哲學,也無法展現阿原肥皂中心思想的「低姿態勞動力美學」。「風情」裡則含藏無邊無際的溫柔想像,還有他一路走來的反躬自省。

便是江榮原用自身的生命故事孕育了阿原肥皂,阿原肥皂又有了屬於自己的生機,一眠一寸的長大。

18王宮隨著北海公路的拓寬而衰落,狗變得寂寞了..

對底層勞動者江榮原有一種本能的關心,真誠的尊敬,從勞動者身上他看到父親的身影,以及他不斷搬遷不斷轉學的寂寞童年。每一個寂寞的孩子都在尋找出口,江榮原找到的是閱讀,小學時除了漫畫和台灣民間故事,他也讀了《簡愛》、《西線無戰事》、《愛的教育》、《戰地春夢》、《野性的呼喚》,一遍又一遍的隨著文字遁入另一個世界,然後再由黃春明、洪醒夫的鄉土小說、八○年代風起雲湧的報導文學以及深度報導台灣底層邊緣故事的《人間雜誌》,賜予了他一身的血肉和骨骸。阮義忠、黃春明、楊憲宏,江榮原牢牢記住了這些名字,但是當時,他與他們相遇的路還很遙遠。

這就是「阿原肥皂」的原形,「你不知道這些書對我的影響有多深呀!」江榮原說。

有人說人生是一連串的累積,江榮原的人生卻是切割的了了分明。三重高職畢業後他進日商公司工作,卻礙於學歷無法升遷,後來又當過美編,再成立廣告公司,為大企業做廣告文宣,為民意代表策畫選舉戰略,之於社會風氣把台灣帶入集體恐怖而泛生深惡痛絕之感,「台灣需要正面的力量,需要祝福」,他極剴切地說。

十幾年高低起伏的事業帶給江榮原一筆積蓄,一身反覆過敏的皮膚,以及一大塊不知如何填滿的空虛心靈。有一天,他決定「暫停營業」,歸零,等待下一個出發點,這一歸就是三年。

這三年恐怕是江榮原一生中最實在的日子,他每天端坐看書,參《金剛經》與《心經》,讀賽斯書,也聽佛經,學瑜伽,上遍新時代課程,又研習漢醫,學會了針灸和經絡推拿。有一天朋友來訪,原意是想來鼓勵想像中「窮困潦倒」的江榮原,卻看他住得一室清爽,書茶飄香,禁不住氣起來大罵道:「喂,你還沒有那個條件過這樣的生活!」

18王宮的狗在等待我手中的肉粽,四個全送給它們....阿彌陀佛

對未知的以後,人到中年的江榮原不是不慌亂,可當他一慌亂,就會被一本書吸引而欣然神往,沉浸其中而忘記現實,比如《逆境的祝福》、《當生命陷落時》、《當下的力量》。《當下的力量》搭上「心想事成」的秘密旋風是如今的暢銷書,很少人知道它之前有另一個譯本,江榮原比較這兩個譯本,「第一個譯本是純粹因為感動而翻譯,第二個譯本變得太商業,但兩個譯本都有可取之處。」

靈鷲山的心道法師、法鼓山的聖嚴法師,都在這段期間成為江榮原「精神上的追隨者」,《枯木開花》一度讓他看到淚流滿面,他看法鼓山,「簡直就是心靈的誠品」。

江榮原沒有想到他的肥皂將在誠品販賣,誠品的勇敢在打破被框限的台灣味道,這也是阿原肥皂想要做的,「我不要把阿原肥皂搞得像台南擔擔麵,不要以為只有台南擔擔麵代表了台灣的味道」。

為什麼是肥皂?早在開廣告公司時江榮原就自己做肥皂,那時是因為需要,他的皮膚無法與化學藥劑和平相處,便憑著對祖母、曾祖母做肥皂的記憶慢慢摸索,又在三民書局找到幾本應用化學的書,以最大的熱情把手工肥皂一塊一塊做出來,除了自己用,還用月桃葉、芭蕉葉包起來送給朋友,沒想到這份小禮讓朋友大大驚豔,便有開有機商店的朋友建議他做來試賣,這便是阿原肥皂的前世。

二○○六年「阿原肥皂」事業總部在萬里鄉一處民宅誕生,江榮原帶著三個員工從頭教起,雖然只有三個人,只有肥皂,而肥皂不過是鹼、油與水混合的低門檻工業,但這些都沒有限制江榮原的想像。他的心很大,一開始就立志打造一個代表台灣好氣味、好滋味以及好品味的完整品牌,當第一塊肥皂生產出來,他甚至想找阮義忠拍攝照片,想用黃春明的小說內文來包裝,一直到現在,江榮原都相信這構想終有一天會實現,不只阮義忠,還有蕭青陽、郭英聲等等。

在愛裡,流浪狗都會變成我們最好的忠心朋友

媒體用「爆紅」描述阿原肥皂的一飛沖天,但「爆紅」二字反遮掩了阿原肥皂「洗身也洗心」的精神,它「色不異空,空不異色」、「大象無形,大音稀聲」的原創概念。阿原肥皂因此用七個人做三個人的事,肥皂裡於是有了人的溫度和感情。連有機肥料都不用的去耕耘一塊休耕二十年的 三甲 地,這是對土地和自然的敬重。

今年初,阿原肥皂有員工被扣掉三千元年終獎金,因為沒有用完公司每年補助來看電影、表演(雲門和歌仔戲是一定要看的)、買書、上訓練課程的兩萬元「消費券」。江榮原也恐怕是最愛送書給員工的老闆了,《虎與狐》、《世界又熱、又平、又擠》、《紫牛》、《藍海策略》都是他送過的書,不過送出最多的是《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因為這本書和《小王子》不一樣,每個人都看得懂」。

然而肥皂究竟不只是肥皂而已,一塊肥皂承載著無限的想像。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塊柔軟的地方沒有被滿足,這一點江榮原深深明白,而滿足必須通過想像,當提供想像的材料夠豐富,必然的,就會與文字、文學、文化發生關係。這就是江榮原與阿原肥皂要走的路,即使路是越來越複雜曲折,也將反過來萬般考驗、艱辛實踐「愛惜人身,將心比心」的初衷。

揭開假樂活的真面目

這篇 文章轉載自三月份的MY LOHAS 生活誌
http://blog.xuite.net/mylohas/blogger/22561560


揭開假樂活的真面目

LOHAS成為全球風行的生活方式,在人類學習對環境負起更大責任時,「漂綠」卻也正悄悄地滲入我們的生活中……

 看見LOHAS在全球掀起熱潮,這是件令人興奮的事,假使這個概念沒有遭到濫用的話,LOHAS將擁有極大的潛力。不過接下來,就出現了另一個疑問:「我們到底要如何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LOHAS商品呢?」

 顯然地,許多公司或品牌都趁著這股熱潮搭上LOHAS順風車,在沒有實踐環保或注重健康下,打著LOHAS的旗幟對消費者進行「樂活漂白」(LOHAS-washing)。這些標榜LOHAS的行業與商品,不外乎是LOHAS咖啡廳、節能酒吧、LOHAS啤酒等等。由於LOHAS並沒有一定的規範,因此任何品牌都可以稱自己的商品為「LOHAS商品」。

謹慎面對漂綠衝擊

 有的公司將產品包裝設計得很天然,或是以清新、綠樹的形象出現在廣告中,但實際上它們卻不一定都是LOHAS產品。這讓許多企業有機可乘,得以濫用LOHAS商機降低品質,以獲取更高的利益,並推出不符合LOHAS態度的商品。消費者在購買時需要謹慎挑選,並對於企業本身信譽有所了解,免得讓「假樂活」牽著鼻子走。在美國,「漂綠」(Greenwashing,註1)是指那些假借LOHAS之名,行牟利之實的不肖商品。消費者都應該小心謹慎,以免買到這些「漂綠」或「樂活漂白」的商品。

假樂活的真面目

 加拿大環保研究機構TerraChoice發表了一則關於「6個漂綠的真面目(The Six Sins of Greenwashing)」的研究(註2),他們調查6大類、1千多種不同的商品,發現以下也適用於「樂活漂白」的6個「假樂活的真面目」:

 1.隱瞞事實:許多標榜「高效能」的電子商品,其實都含有有毒物質,有57%的製造商就不符合環保的標準。

2.沒評沒據:某些宣稱通過有機認證的洗髮精,往往提不出可信度高的證明文件,有26%的廠商即掛著假認證欺騙消費者。

3.含糊不清:號稱100%純天然的商品中含有像是砷或甲醛等有毒物質,有11%的商品即不符合「純天然」的標準。

4.文不對題:早在20年前,美國就已禁止使用氯氟碳化物,在抽查中有4%的商品卻仍標榜「絕無添加氯氟碳化物」,毫無意義。

5.謊言欺瞞:許多商品自行宣稱通過國際環保認證,像是EcoLogo、Energy Star或Green Seal,在10樣商品中就發現這類不實謊言。

6.兩害相權取其輕:在原本就對人體有害的商品上加上環保字眼,像是「有機香菸」或「環保殺蟲劑」,有17樣商品即有這種現象。


做個聰明的消費者

以上6點對LOHAS消費者有很大的幫助,可成為選購商品的指標。不過由於目前並無明確的規定或LOHAS商品認證,因此要買到安心、可靠的商品,還是得靠消費者多花點功夫蒐集相關訊息。當LOHAS越來越風行時,無論是台灣或其他國家的消費者,都會面臨到這類的重要課題。我相信沒有人在早晨一睜開眼就計畫如何傷害環境,但許多人(尤其是有權勢的人)有時候卻往往做出不顧後果的決策。

很多人都渴望成為LOHAS的一員,並且願意對生活環境負起更多責任,不過,這理想在實踐上卻比想像中複雜許多。當關於LOHAS的訊息與資源更加精緻與可信時,LOHAS就能成為豐富自我、環境與改善世界的方式。

如何對付「樂活漂白」

研究、研究再研究:仔細研究商品包裝吧!你了解包裝上所有用字嗎?這些訊息對你而言是否有意義?假使你有疑惑,就請教店員或是上網查詢吧!

選擇與你志同道合的店家 :通常一間真正的LOHAS商店絕對是相當透明化,且樂於與你分享相關資訊。這些店家擁有良好充足的資源,且必定提供令你滿意的服務。

拒絕味精並要求有機食材:味精是中國菜中普遍被運用的調味料,但研究顯示,味精會導致肥胖甚至引發其他病變,所以,向味精說「不」吧!

檢視廣告背後的意義:留意商品是否真正天然有機、可回收、實踐公益與減少浪費。假如商品只是單純看起來很LOHAS,且店家無法回答你的疑惑時,很有可能這就是「樂活漂白」。


註1 漂綠(Greenwashing)一詞最早出現在90年代初,意指那些宣示環保,自稱對環境付出努力,實際上卻反其道而行的單位、組織或活動。像是某些花大錢塑造環保形象的公司企業,即濫用「綠色」概念,對消費者灌輸不實訊息。這名詞應用到LOHAS上,即成了「樂活漂白」(LOHAS-washing)。

註2 TerraChoice位於北美研究環境市場的機構,並協助公司行號邁向永續發展。2007年發表The Six Sins of Greenwashing研究,引起廣大迴響。原文網址: www.terrachoice.com/files/6_sins.pdf

2009年3月5日 星期四

色情與真情


看到一篇很好玩的文章說美國的色情業大亨連袂向政府借錢,他們表示經濟衰退百業蕭條,色情事業也不例外。請求政府像拯救金融業和汽車業一樣,讓他們貸款度過難關,又強調色情業和上述的工業不相伯仲,尤其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色情業可以助人從拾興趣,積極面對困境…

讀完這篇文章之後候,草草結束丟到一旁以為是八卦一則,後來在回家塞車的路上仔細一想,爲什麼我和大多數人一樣笑看這種新聞,而欠缺一種宏觀的冷靜來看色情背後的意義。說起色情業,其實是人跟人之間最親密的消費行為,人們花錢買虛榮、買健康、買地位…,如果買的是一夜銷魂,既能解放壓力又舒緩身心的產品,這和你買一件高級成衣與花錢算命在形式上有什麼不一樣。

爲什麼色情業不是產品,他們也要加工與包裝,譬如燈光情境、美姿美儀。爲什麼色情業不是產品,他們也是大量複製與循環消費。我們普遍認同感動行銷和差異化行銷是最高段的銷售方式,色情業最符合這兩項標準,先經由感官勾起人的消費欲望,再佐以純個人化的差異性服務,更有甚者還能感動消費者不斷回購。如果傳統產業要經由手感經濟的神韻包裝才能從這一個世代崛起,那麼大庭廣眾面前,最雄糾糾氣昂昂的從業人員就非這些絕對「手感」的情色男女莫屬。


色情業不會製造噪音與汙染,沒有暴力與毒害,過程不管私密與公開最大的副作用只是新陳代謝太快,過程產出較多的二氧化碳。它了不起的地方是,就算沒機會提供你體驗式行銷,光是虛擬幻影也能使消費者達到滿意境界。人們茶餘飯後談的做的不都是這件事,爲什麼一但變成交易就變成道德、罪惡和社會問題,我奇怪的是,一對一關起門的交易干惱眾怒,每天圖文並茂描寫過程細節的報紙反到洋洋得意,面對真相,也許虛偽是我們而不是讓我們掏錢的色情業。

2009年3月4日 星期三

09年3月阿原的話- 風中有朵雨夜花


風中有朵雨夜花

「他們用作家的角度把我的人生切割的分分明明,從高職畢業後進入社會,礙於學歷低在大公司無法出頭天,於是自行創業;創業後不樂見台灣社會風氣變壞,於是中年轉戰良心清潔事業….」

旁觀者總是可以這麼從容不迫的對人生提出解釋:
感情不順,他們說「要愛惜自己,時間終會沖淡一切,下一站會有更好的緣分等著你,情債情還,萬般皆是業」。事業不順,他們說「不要喪志,隨時做好準備,人生有無限的舞台可以演出,五湖四海,逆境就是轉境的開始」。專家們遇到人生的課題習慣用知識來解答,他們或許都忽略了寂寞和失敗也是人生的常態,這些事情的存在本身就有一種正面的意義,會讓當事人慎重的把關注力回到自己,回到自己,正是和世界連結的最好時機,不然你一直都在看著愛人和老闆!旁觀者可不可以不爲別人開藥單。聖嚴上人說,面對它接受它,比任何專家的知識說詞強多了。

不要過度悲化和對抗你的逆境,它們就像颱風或水災,是地球淨化的一種現象,更多時刻,好處是多過壞處的,不處理,還是會過去。

一些好奇阿原肥皂崛起於市場的媒體朋友來訪問我,在問完他們想知道的問題之後,通常不想多留下來一小時靜靜的陪阿原喝一杯茶,談談風說說雲,他們的工作是對一件事、一個人的理解只要5分鐘就夠了。所以對阿原的描寫多半就是用作家的角度把我的人生切割的分分明明,從高職畢業後進入社會,礙於學歷低在大公司無法出頭天,於是自行創業;創業後不樂見台灣社會風氣變壞,於是中年轉戰良心清潔事業…。我總是在記者離去後望著淡出的背影爲這些年輕人不捨,他們其實可以更有影響力,可惜來去匆匆,雖有蜉蝣般的見識寬廣,最後卻落得只像是資訊處理器,採訪而不求證,求證而不分析,分析卻不深入。資訊變的不值錢,新聞變的不可信,絕大部分原因是媒體人素質變差了。

很多人看到新聞節目常常都會自動打折,柳色青青的下面可能農藥百毒,陰溝翻船的原因多半剛愎自用。百轉千迴的人生路徑是要拔營出發之後才見真章,怎會是5分鐘就窺堂奧。台灣今日世道混亂善惡不分,皆因耳目之間有傳播相煎,廟堂之上小人當道。
光碟裡的故事管他牛奶巧克力,留人一步路,修個善心好功德,他家床上的事與我何干,自來清白有幾人,請饒了小馬。鐵窗裡的審判暫由法令託管,就算天有不仁,是非的後面總有報應,侯門一向臧事多,明眼人都看的出檢察官和阿扁是私仇公祭,一個人扛歷史一個人當打手,媒體有知,請饒了觀眾。

離日據時代已經很遠,身處當下,聽到那首「雨夜花」,怎麼覺得台灣人還是這麼無奈。

2009年3月2日 星期一

不用功,該罵[1]

記者的問題應該就是台灣趨勢的縮影

二月份接連著媒體的採訪,不同的記者都不約而同問到阿原肥皂成功的關鍵,也關心傳統產業在落實企業社會責任的實踐,記者的問題應該就是台灣趨勢的縮影。大家都想知道走過來的路,以及走下去的方向。

兩個媒體都遇到金山天氣陰雨濛濛,幾度望著山野之外,心繫的不是肥皂的問題,而是台灣的下一步。肥皂成功又如何,外面還是很多人吃不飽!社會責任又怎樣,幫的了婦女幫不了愛滋,幫了愛滋又虧了流浪狗….。

為人處事如果能夠船過水無痕,應當就安心人自在,偏偏一意自創品牌,種了芭蕉又怨芭蕉。過去我習慣在接受訪問之後長長吐一口氣,「總算結束了」。然而真的結束了嗎?午夜夢迴,總會想,身為一個懷抱理想的田野工作者,是沒有資格說「結束」的。

自詡為田野工作者的人,是沒資格說[結束]的
外面那麼多創意市集,各式各樣精彩絕倫的手工創意品,背後都隱藏了一個期待揚眉吐氣的靈魂,多年看下來心中沒有喜只有憂,台灣年輕一代的創作者基本功力普遍不紮實,我所謂的基本功力是指材料感、色感和美感。從手提包到棉T恤,從筆記本到布娃娃,連首飾到肥皂都看不到多一些成熟轉化台灣元素的佳作。少了這些不是不好,就是有骨肉欠了靈魂而已。「而已」便是勝出關鍵,「而已」是一種等待、從容和問心無愧的盡力。

創意工作者不看優人神鼓不看明華園也就罷了,難道連夏姿和陳季敏都能不逛嗎?不然也翻翻PPAPER或是走一走寬庭,要是不認同這些已經在台灣經營的很成功的樣本,起碼都該花時間去認識台味十足原創蓬勃的「夠壞堂」。不用功,是創意工作者的大忌,心志不遠,是創作者的侷限。

阿原肥皂算是成功嗎?片面上看來是的。我是徹底趴在這塊土地上黏緊不放的那種工作者,在阿原肥皂你看不到台灣紅、青花瓷或是電腦影像,但是絕對可以和你分享小農、公平貿易、契作、自耕、公民運動、經銷、寄賣、專案、專櫃、自營店的種種辛酸血淚,您所能想到的任何出頭天的方法,我都一路衝撞。

您所能想到的任何出頭天的方法,我都一路衝撞

花時間認識台灣是創意工作者的天命

奉勸各位多到山裡、鄉下、三重、板橋、屏東、南投走一走,那是創作的源頭,離開電腦、離開曼谷,你才有辦法奔放出屬於這塊土地上該有的風格美感。阿原爲了小小一塊肥皂都願意用台灣的手工車縫每一個裝肥皂的棉布袋,用台灣的師傅燒製每一個肥皂碟的時候,我就已經和在地品牌找到了文化傳承的共鳴點。身為一個創意工作者或專業設計師的人ㄧ定可以做的比我更好,只有你們好起來,台灣的文化創意台灣的風格美學才有希望,阿原不才,以肥皂觀天,但願有心人皆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