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8日 星期二

阿原洗頭水誕生了


人生滋味藏在瓶子深處,打開了,就是祝福…

阿原沒有想到會和藥草結下不解之緣,後來在陽明山開闢了農場。

常常在山上俯瞰著天高地闊的六股平原(金山鄉六股村),卻沒有遁世隱俗的逍遙幻想,反倒是心中有一種苦越來越濃,有一種情越來越烈。台灣到底怎麼啦!舊價值不停幻滅,新價值多半糖衣,靈魂深處不被滿足的部份,如細胞變形般誇大吞噬了人們的良善與光明。

我想做正事,做能夠喚起人們熱情與希望,做能夠爲地球帶來和平與愛的事。
最後我選擇了創造。創造「台灣誠品」、「台灣良品」。台灣應該要有很多「誠實」和「良心」的商品用到身體上、吃到肚子裡、流到水裡、飄到風中,甚至看進眼底的都可以。於是我成立了「阿原國際藥草研究發展中心」,組織了「保生大地產業協會」。

「這塊土地上沒有我們可能更好,有了我們,起碼不要讓它變壞」,我有時會這麼想。台灣製造沒什麼了不起,掛個字而已,在「誠實」和「良心」的照妖鏡前面,勇於裸裎自己,讓大家看個裡外通透,也許是資訊氾濫時代最卑微的一道琉璃光。阿原卑微,到處請求學術機構、生技中心、洗劑製造大廠、甚至是赫赫有名的製藥公司,想共同研發一些真的很誠實的產品,我碰壁了。別人不是論價錢就是問數量,從來沒有真心人好好坐下來和阿原談不傷害人和地球的產品要如何技術突破、要怎樣從台灣驕傲產出。整整兩年,大家看我就是「玩」肥皂的小螞蟻。

小螞蟻,沒人理。我果決的淡出無患子的想像,也遠離竹碳的滋味,是因為知道了這些產業的真相,不想玩神秘遊戲。然而沉默、接受,是面對產業現實下唯一能做的事嗎?我一度升起很強的無力感,大陸如果黑心商品多,台灣也少不到那裡去,這現狀的殘酷只有身在業界才能看穿,無辜的是消費者。

阿原還會做夢,他喜歡精衛填海的故事,喜歡女媧補天的畫面,我曾經和同仁聊天說:「別人不做我們做,台灣不能只有林懷民一個人浪漫,沒有夢,活著幹什麼。除孫翠鳳、王俠軍,肥皂也可以演出精采啊」。雖然不知道觀眾在哪裡,我搏命演出樂在其中。計算過,一年有超過60天的時間,不是感冒就是中暑,但我還是不知死活的衝,有人拉我、提醒我慢一點、慢一點,我會想:「死活是一件事,衝,可以衝出很多事,這麼低迷的氛圍裡,台灣真的需要有人把好氣味、好滋味、好品味加總成一個鼓勵」。

鼓勵自己,鼓勵別人,傳統也能出新意。經過兩年的研發,洗頭水總算問世了,這是阿原繼肥皂之後向全世界液態洗劑挑戰的另一步跨出,本著將心比心的精神,我回到誠實的最原點,做多少說多少,剩下的,交給老天。

謝謝,祝福你們
     
阿原敬上



2009年4月8日 星期三

回給金山募款人的信

這是雨中的金山鄉六股村,ㄧ出工作室就看到這樣的景,但是它在急速毀壞和中毒當中


以下紅字部分是一位朋友的募款信

[我愛用阿原皂~也是319 兒童藝術工程的支持者!
剛看到金山鄉大孩子籌募給金山囝仔的第一哩路
如可以~一起幫忙孩子吧!
 http://www.wretch.cc/blog/kidsmile/11987772 ]


你好,謝謝你的留言。

金山工作室的阿昌有向我提過此事,我是口頭允諾應該共襄盛舉,也感動民間有你們這些人活力蓬勃的人想爲藝術下鄉盡心盡力。我工作室在金山鄉成立三年,靜靜觀察著這個漁村的變化,平心而論,金山鄉一般鄉親是冷漠的。我所認識熱愛金山鄉的反而多半是外地人,可是最後他們都隱了起來,捏陶的雕木的染布的還有其他更多作畫或者創意工作者…。

看到海岸線醜陋的地景硬體,大量水泥圈劃鄉間產業道路,還有六股村可怕的農藥地瓜,藏璧於懷的獅子山公園以及一條帶著掙扎,只剩肉香洋溢的老街。我經常只能站在工作室門口遙遙望著北海的海浪和法鼓山飄過的雲朵寄託一些對金山的想像。
年輕朋友,你是金山人嗎?

你想像的家鄉該是什麼樣子?要不要一群人回到源頭,告訴你的家人你的長輩你的村里長,讓他們知道,你們年輕人的出路,其實關鍵在他們現在對金山所做的每件事。
19萬,是一筆很大的數字[對身無積蓄的阿原來說],但是我願意從這個月開始,每個月捐出2000元,直到你們湊足賸下的19萬為止。

2009年4月7日 星期二

噯,媽媽

無名,道之始也。
我今天中午又將南下高雄,接著明天也有同仁要出差到后里、嘉義、台南。因為2008努力了一年,該搜的蜂蜜、檜木油、苦茶油、醬油都到了尾聲,接下來就是爲這些鄉下人做一個完整的產銷履歷。

阿原賣肥皂已經夠了,再要把這些農產品帶出來實非本意,不過就是一種浪漫的想像,田間山野應該到處都有另類[阿原]吧,他們比我更值得被大家認識。儘管公司高層不斷警告我:「景氣不好,花錢要小心」,「公司照顧肥皂都來不及,別管太多事」…

可我想起ㄧ位遠在西安多年的朋友,八年後在台灣偶遇,他跟我說:「整體而言,台灣真的很好,可是整個城市好像都冷了」。飯後經不起我一再要求做個結論,他緩緩說出了令人心緒翻騰的話,「台灣人還是很有情,但愛不見了….」。

愛不見了。找的回來嗎?那就找,找不到,自己開始去愛。

早上我就交代明秀[她是公司新進同仁],爲農人留下影像,才是累積品牌厚度的關鍵。厚度。我心裡想的竟是這困難的問題。無怪乎昨天紡拓會相關官員到公司拜會,被我先大嗓門挑剔公家機關有資源不會用,有權利又不整合,他們心中大概很不是滋味。怎麼來拜訪阿原,我的禮賓之道竟是如此,陳技正、郭總監很抱歉!我的禮貌趕不上我對台灣現況的焦慮,我心純正,但求寬量。

鏗鏗之音總是刺耳,吳儂軟語多帶阿諛,我至今仍然深刻相信,台灣不能完完全全放任資本主義自由化,能改變台灣現況的還是官、民、商之間的一道熱情相融。徒商人不成氣候,虛高官難治大國。怕什麼圖利廠商,是怕圖利奸商吧!我們愛國繳稅,堂堂正正,您們不爲我們圖利,那要爲誰?

昨晚,看到公司小朋友興高采烈把母親節即將推出的禮盒布置一番。我心中甚是安慰。僅僅為了1000盒肥皂,大家卯足全力,從DM、賀卡、包裝紙、帆布袋一直到宣傳單都全力以赴,全部開模開版。明明知道就算1000盒肥皂全部賣出去了,這麼高的人力材料成本投入,還肯定賠錢,我就是支持他們這麼做下去。

真心誠意做了就好。錢,再賺就有。

去年的母親節我們主題是「美好時光」,概念:

母親身上有我不曾經歷的年代印記
母親容顏描繪記憶深處的青春痕跡
對於時間  我們感覺太少,關於日子 太匆匆
這天什麼事都可以放下,靜靜陪著媽媽
感覺一段悠悠流動的美好時光

2009年我們設定了「保護」和「靠山」,我把文字拍下來,讓大家分享一下,請別罵我們沒創意搞紅花,給一點支持,台灣會更熱鬧,謝謝。

布包.賀卡.腰套.禮盒

2009年4月5日 星期日

請跟我走



各位同仁大家好,
 
我將這個通知放到網路上
請您們理解我的決心
不信熱情喚不回,不信台灣走不動
 
阿原身形單薄,體能欠佳,
願盡最大的意志力,把大家帶到最大的可能
 
今天的龍巖請得起安藤忠雄
北海福座請得起朱銘
我們就一定請的起[台灣]
 
不要害怕找我對話,不要不知道我要求什麼
只要各位,認真看到[你存在的意義]
你會明白,我想打造的是什麼樣的[阿原]
 
宣妤.雨瑩和榮泉,想到你們我想到的是[台灣的真心呈現]
Kenny Benson,想到你們我想到的是[台灣美力整合]
副總 Denny 和歐文所率領的專櫃大軍..,我想到的是[一支又一支優雅又動人的台灣之聲]
還有更多更多人,我都希望你們重新審視自己爲何在這一台列車上
 
大哥不在高高雲端處,我和你們同樣一張票
不管永康.保安還是成功.追分,每一站都是風景
我常常是做了什麼就丟了什麼
今早有朋友寄幾個網站給我
他說:阿原,你不要忘了你的初衷。
週日早上,我靜靜讀著過去,想把這幾個網站轉寄給公司同仁

你們可還記的當初進到阿原工作室的心情
現在我們做對了多少,做錯了多少
再兩個月,就是公司第四年的生日
那麼,你想怎麼過。
反省,再出發。創意,開新局。
還是回到最初,一步一步和草根大眾走在一起。

我在上星期五出了一題功課給相關同仁:讀完三本指定書,4\15交報告
我還必須很嚴格的說,讀完這三本,如果寫不出報告,請跟我遞出辭呈
站在台灣品牌的這一端,我們不能擋住更有心人的路,
如果阿原團隊現在做不到,是人的問題,不是環境的問題。

[四年]了,這個品牌需要全新開始,我想,大破,大立。
同仁,把你想感動人心的部份拿出來,一起走,
不然,遙遙祝福反而更美。

大哥敬上

2009年4月1日 星期三

命中貴人

2009年春雨綿綿,我和發叔他們在農場整頓
一旦時間變成往事,人生就有描寫的空間
2009年公司進來很多新的同仁,可能都不知道阿原肥皂
走過這樣的路
工作室門口,是我們靠雙手填土填石,硬是打造起來[施工中/施工後]
從廢棄的房子再造工作室的的希望[施工前/施工後]
事在人為,很多事情去做了,改變就會發生[施工前/施工後].

時間推回2006年。那時候我剛剛才在一個30坪不到的萬里海邊公寓做肥皂,所有一切都無前例可循。怎麼放大攪拌、怎麼大量裁切?成千上萬的肥皂要如何皂化、保存?連肥皂要怎麼批發、怎麼賣都還是一個接著一個大問號?就野心勃勃的想像我會有一個農場,裡面種滿藥草、充滿鳥語花香,我幻想著一鍋一鍋的肥皂是在草地上大樹下愉快的攪拌,天空飄著雲,耳邊有小鳥,隨手採來身邊的花花草草就丟到鍋裡和皂漿融合成一體,一塊又一塊新鮮的「天皂」就這麼送到客人的面前。

總是這麼快樂又故事性的編織肥皂大夢,可是肥皂還是沒人買。時間多出來,我又閒不住,開始在工作室的前庭後院一小盆一小盆的栽植草藥,當時最多的收成是一碗公,就高興的不得了。我健忘,經常整個星期都忘了巡視香草,可是奇怪,它們就是長的這麼好!有一天才知道,是對面人家的一個船長定期在默默幫我澆水拔雜草。

人隨事走,風無定處。肥皂開始成長,半年後,小工作室已不夠用,只好從萬里搬到金山,那一段回不來的香草夢是圍繞在鼻尖很深刻的戲劇化的氣息。門上鎖,鑰匙還給屋主回頭看工作室最後一眼的時候,我好像有掉淚。想著我和船長與藥草大概就緣盡成往事,中年人把六個月的過去當成往事,四十不惑好像就不適用了。一旦時間變成往事,人生就有描寫的空間,船長、藥草與告別是阿原肥皂第一次蛻變,我隱約感到未來會再有一次風雲。

從萬里搬家的最後一趟貨車,後來,我失去了小黃這條狗

風雲起,山河動。2006年秋尾,帶著四個金山鄉親和一拖拉庫的鍋盆碗瓢搬家,面對一個敗壞如廢墟的田間荒宅,有著背水一戰的壯烈心情,我們發願「要讓金山變成肥皂的故鄉」。每次說到這句話,大家都會變的很興奮。

誰知道台灣環境會變成這樣子,我們借錢做肥皂已經吃苦很久了,短短三年居然更多人變的比我們還苦。我一心一意就巴望著幫更多鄉解決失業的問題,而我所能做的就是拼命做肥皂、賣肥皂、說肥皂、想肥皂….。也許是念力傳神,也許是天憐我心,阿原和四個鄉親都在肥皂的路上改變了。

阿琴的老公加入,秀滿的爸爸加入,阿忠的女兒加入….像是鏈條一樣,十幾二十個鄉親就真的都有工作可以做。他們分散著切肥皂、包肥皂、攪肥皂,還得種藥、除草、刷地板、擦窗戶、幫流浪狗洗澡…我經常在工作室聽到的他們一邊工作一邊傳出笑聲,聽著聽著我就會想,還有沒有能力也讓更多人笑出來?
是誰能夠給他們笑聲?
各位朋友,應該是你們。當你們用行為支持了一個台灣製造,就像是在亂世中布施了了一個善因。他們的機會、更多人的機會都在你們消費台灣中得到救贖。我們的命中貴人,就是你,謝謝


阿原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