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0日 星期六

愛,大家一起做

天亮沒多久,我們集合著拍照,希望我們做的事情像田裡的禾苗健康長大,能溫暖一些需要的人


 

身邊有很多人正在發生很多事,說給你私下聽的叫做心事,笑著跟你要錢的是喜事,我們只能悲傷祝福又不敢發一語的多半是喪事。喪事說祝福確實尷尬,可如果他真走到極樂世界、投向天主懷抱,替他高興都來不及,還悲傷什麼?其實是我們不相信真的有那個地方,走到最後用悲傷否定了一輩子的相信。

想一想,要是能一輩子假想著一種極度美好的重生也不錯,堅持到人生最後盡頭猶懷抱希望,就算那個希望最後並不成真又何妨?爸媽對孩子、情人對情人最知道這種感覺。

「希望」是我們能夠在神秘中轉動時間,在黑暗中穿透來生的最大力量,即使沒有脈絡證明我的輪迴記號,心有所向,每個人都可以透過光來價值化自己每天的生活,「希望」沒有什麼不好,它是現實生活中的光。請不要用科學來量化它的達成步驟,「生涯規劃」這四個字最大的傷害就是打壓了浪漫,沒有浪漫的溫床,希望無從萌芽,想做就好好做,轟轟烈烈地做,希望要來自然會來,此時我想到李安和周杰倫。

多數人會踢開皮膚流膿的流浪狗、迴避身帶異味的流浪漢,聞娼色變、見裸驚呼。可是卻迴避真實自我的許多七情六慾,許多貪嗔癡疑。其實你我都知道情慾是隨處流竄的,人際關係也是不停的較勁。偏偏我們只撿現成的乾淨、只要假設的真情。(ps.我帶過流浪漢到家裡洗熱水澡,收養了很多流浪狗,也陪公娼遊行,也到過海邊裸曬,得到的經驗都是正面而豐富的)

最近公司有人分享閱讀,有人結隊看見台灣,也私下吆喝著看「秋香」,敬「稻禾」,更有人為了一顆雞蛋的真相奔走北中南不同的養雞場,只因為阿原的茶店也賣布丁,自己不安心,怎麼安別人的心。一股正氣在團隊流竄著,只要花的有理,我樣樣支持,那怕曇花一現,美在當下不求永恆。就像他們支持我一樣,當我「希望」在年底大家多多分享一些愛,一句「Love」也好、一塊捐獻都可以,做在手底、掛在嘴上….什麼都好,就是去做。他們真的就開始了…。

有一天大家都會流散到不同的人生,至少浪漫的夢在這裡做過。

早上太陽剛剛升起不久,人和空氣同時新鮮,我們在金山工作的同仁都同意了行銷處冬天的提案,要在整個年底把「Love」別在胸口,然後用一件一件的小事情做出「希望」給自己看。從象徵到行動,從商品到贈品…,如果你看見了阿原在做什麼,只要願意,也請你跟我們這樣做,哪怕就只是在胸口別個「Love」。

2013年11月29日 星期五

讓愛回歸時間

當月曆已經過時退流行,時間被很多人糟蹋浪費的年代,團隊願意收斂設計,以經典的心、輪迴的眼,用紙、草、木、繩好好替一年安座位

 

神明好像都要擺在佈置得宜的地方膜拜才行,否則讓人覺得不神聖。從殿堂走出來,雲在飄葉在搖看起來好美,一陣突如其來的風卻改變所有節奏,街上的人都配合著風的方向急忙抓緊裙擺壓低帽子,瞬間狼狽。這不是比不動的神像更奇蹟嗎?不彩排沒預演,除了噪音之外,眾人一致和環境融合,前後只需一秒,風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只是在時間裡恆常循環,某個時機被我們感受了才變成主角,當人的注意力轉移,神聖或奇蹟都不再重要,只剩下發生。 

沒錯,臉上抹灰、手上戴金的人都活在同一個人間,「發生」同時降臨每個人的身上,你願意把生命融入當下,許多事情就變簡單了,不需要刻意造作,生活的捲軸自自然然緩緩攤開,真相是窮人富人一律平等,快樂與痛苦在二分天下時你得到的等於你付出的。已故的老和尚聖嚴法師有一句話經常在我想退縮或者想攻擊的時候送上力量,念著念著,人就態度正面的又迎接局面,管他光明還是黑暗,終極實像就是時間流動,你推不快也攔不下,老和尚說:[面對它、處理它、放下它]。 

回想自己的學習經驗,為了免於自己失敗,做事的時候一定一頭栽入義無反顧,透過時間用生命經驗了它,才敢確定這段經歷有用,常有人說這個阿原就是口才好,不管是稱讚還是諷刺,我的信心是因為我經歷了、我進入了。紙上談兵是一撕就破,篳路藍縷像岳飛刺青。真的進入了,價值就不一樣。 

拿到今年設計部完成的月曆我很感動。動腦會議當我們設定了以時間為核心,期許「用藥草一年365天保護你」,團隊就在簡單、珍貴、永恆的三個使命下,發揮田野調查精神,第一步從找紙開始,就像做肥皂第一件事先找到好的青草藥一樣的精神,永恆始於初發。 

紙張我們找來了幾十年從未被業界用以印刷月曆的「海月宣紙」。海月宣紙有「壽紙千年」的美譽,它和一般化學染白的紙張不同,是採用嫩竹做原料,鹼法蒸煮,覆以手工竹簾抄造,由七十二道工藝製成,紙色溫潤如玉、厚薄均勻、防蟲耐熱、著墨鮮美,多用於書寫、圖畫。早期貴重書籍、碑帖、契文、書畫、扇面多半採用這主竹抄紙,「壽紙千年」的意思就是用它繪成的字畫、印譜、拓本得以傳世。 

一年12張,張張一藥草,把這些藥草月曆固定的方法也是本諸文創精神,聘請豐原的木工師傅選用松木作為木夾板,夾板上方再以精細車床走出一條細溝。每個人可以把細溝滴入自己喜愛精油,讓空氣中隨時盪漾著自己專屬的味道,麻繩懸掛,無非自然自在。 

我們期許眼睛相遇的是善一法師和林口少女細心安靜的工筆畫,飄進胸腔的是日以繼夜的植物呼吸,日月流動,時光匆匆,我們陪你一起相信「尊崇萬物即是愛」,當月曆已經過時退流行,時間被很多人糟蹋浪費的年代,團隊願意收斂設計,以經典的心、輪迴的眼,用紙、草、木、繩好好替一年安座位,讓愛回歸時間,神聖或奇蹟都不再重要,只剩下發生。

2013年11月25日 星期一

謝謝你,忠哥

下班了,如果今天是你最後一天上班,把鑰匙和證件交出來換一張成績單,你將為自己寫下什麼

 

這時我正在北海靠著觀音山的一端規劃2014的工作大綱,想著如何瓦解公司幾年來的積習,不管好的還是不好的,所有已然形成的價值觀無可避免都會讓公司產生信仰,資深同仁很容易變成公司的信仰中心,在形式與心態上這批人多了一些「我比你瞭解老板的想法」、「我比你了解作業流程」、「我比你了解公司文化」。在事實上他們又直接和新人在一起、深刻參與每項企業活動、熟知公司的極限明白公司的死角,他們成就企業最有貢獻,一不小心傷害企業也會最深,我覺得最嚴重的是老員不良積習會給初出社會的新人種下壞的種子,如果新人日後不懂除草,不夠正面的價值觀將根深蒂固糾纏盤結,禍也。 

在企業裡能出頭的總是少數人。除了專業能力,經營層的綜觀裡還包括誠信、和諧、創新、承擔與戰績,總分一旦攤開,大多數人只能留在原地,不是這些人不好,是總體養成還不夠,又或者個人的我執讓他僅僅局部突長,難以圓潤熟成,眾望所歸。「氣候」是天時、地利、人願論斷其利弊,「成氣候」是蝴蝶效應,不改初衷持續鼓翅終於水到渠成。「企業無情」說來話長,這四個字是經營者必須欣然接受的宿命,做錯了,是無情 ; 做對了,不被選擇的人也會說你無情。 

北海岸吹著東北風的金山在夜裡寄來照片,分享下班後在工作間和忠叔做最後的合影,e-mail簡單寫著:「今天是忠叔上班的最後一天」。我打開檔案夾仔細端詳,在淚眼中平靜地回顧這八年和這位長輩的點點滴滴,雖有波濤洶湧到最後通常無風無雨,雖曾聲嚴色厲到最後通常相視而笑,一切在不言中窩心暖胃。他無風無雨守在鍋邊把幾百萬顆肥皂送到世人面前,一邊竭力和腸癌奮戰又一邊不捨我們的契約「要把金山變成肥皂的故鄉」,拖著能量殘弱的身軀每天準時報到與年輕皂師為伍,十二次的化療一定整垮他的身體,但是他最後這一年還是風雨無阻堅持每天到工作室報到,這個精神是書寫勇氣最好的筆畫,學生不就硯怎知國色難求,老師不揮毫怎知寸紙千里。深刻極點,無話可說。 

當他問我:「我想要退休了」,我馬上說:「好」,所有音調的答應只回應了一個聲音,捨不得。 

爐邊會有你責備訓人的聲音迴盪,暮色中還有每天下班的瘦弱身影。公司的積習我持續瓦解,你留給我的素人俠義,是阿原會終生要保留的肥皂傳奇。 

「被困在一棟燃燒的大火中,唯一的出路就是破窗跳下去。你深刻的體驗到,停留在原處是死,撞破玻璃跳出去也是死,但你別無選擇,只能勇往之前,儘管前方看似也是死路一條。」傑德.麥肯納(Jed McMenna)這麼說,忠哥,你做了。 

謝謝你,工作室就別擔心了。

2013年11月22日 星期五

走在學習的路上


一件檜木精油的意外,觸動很多人集體定位「台灣價值」的渴望,使我回憶起在棲蘭山上仰望巨大檜木時莫名的潸然淚下,在倫敦看到牛頭牌沙茶醬全身起雞皮疙瘩的激動,原來DNA這回事不只關乎肉身血緣,也牽動了情感與情緒的種種交織,這十天許多朋友的鼓勵和打氣遠遠超過阿原十天的各種營業損失。 

物有所歸是需要的,言有所出是需要的。鋪天蓋地的食品謊言撕裂了人與人之間最口腹親密的生死相依,搧情對立的傳播媒體戲劇化了原本該是端正公信的眾望所歸。當主播站起來演戲,攝影躲起來肖小,事實與正義就變成樂透光臨,大家只能自求多福。想要證明自己是正派經營的行業,光是沈默的做還不夠,你變得要懷疑所有的供應商,懷疑所有的同仁,以及擔心公部門不經意的流彈。 

謹言慎行、實事求是不再是專家的專利,是想在台灣生存的生意人必須精修慎讀的功課,我終於瞭解陳文茜小姐說的:「媒體上只要有我的消息我一概不看,不然我怎麼活下去」。 

是非?想都不敢想。人在江湖,誰都拿不到,我除了一本初衷,剩下的就是如屢薄冰。在朋友的厚愛裡,我學到忠。在媒體的厚愛裡,我學到誠。在機關的厚愛裡,我學到信。在自己的身上,我想做的是原來的我,那個看海跳舞、看山掉淚的我… 

一如往常,鐘擺回歸頻率,因為意外人格外珍惜平凡,簡單的幸福還真要經歷一些風霜我們才能體會。但願各位朋友都不要遇到我遇到的事,大家在平安裡一步一腳印,謝謝,無盡感恩




                                                                                              阿原工作室有限公司全體
                                                                                                             代表人       阿 原



2013年11月15日 星期五

偏見與傲慢 ─ 阿原寫給朋友的一封信

偏見與傲慢
阿原寫給朋友的一封信


整整一個禮拜的時間我面對消費者客訴、責罵、否定。面對經銷商、代理商要求退貨、產品下架、文件說明…,他們說:「阿原讓我們很受傷,我們都一直以為你真的那麼好…」。我一句話都沒說,默默地帶著團隊為我們喜歡的台灣驗明正身,今天寫這封信給各位,若有打擾,請多多包涵。 

2013年11月 8日五大報紙以相當可見的篇幅出現阿原產品的照片,標題字清晰肯定的出現著「抽測精油100﹪阿原肥皂不合格」、「精油混很大」,蘋果日報還做了表格「現有成份相符比例,阿原0﹪」,中天新聞則是很精彩的把阿原肥皂所有影音當成新聞畫面的背景,還訪問路人,記者一字一句引導著觀眾「否定」阿原。 

11/11
我知道記者被誤導了。因為他們拿到了一份經濟部標準檢驗局來不及確認的錯誤資料,標檢局在事件發生後曾表示:「因為時間的緊迫性,檢驗結果來不及內部開會確認,就出去了…」
11/13
我們正式拜會標檢局請求他們更正錯誤的新聞稿,在傷害持續發生的時間內起碼有個正確的聲音給所有媒體平衡使用。當晚出面接受我們請願的是六組劉勝男科長,他說:「局裡知道檜木精油比對出錯了,台灣檜木精油目前在台灣並沒有訂定標準,我們也忙著跟中興大學以及一些教授在求證精油成分的有效認定」、「我們會跨部門開會,在11/15前重新給一個公開說明」。
11/14
阿原得到的標檢局回覆是:「通案才會以新聞稿的方式發佈更正說明,一般個案澄清說明需請業者以行文的方式到標檢局,我們將依個案申訴內容以公文方式回覆處理」。
很多人於是跟我說民不與官鬥,算了!
算了,不理政府,我也常對公司同仁說我愛台灣,但我討厭政府。

可是我認識各位啊,你們都曾經面對面看著我、聽著我,有人甚至都那麼熱情地和我握手,拍我的肩膀說加油。你們對我的理解與信賴是阿原最珍貴的資產,我們共同的期待是台灣有好文化、好品牌。此刻,想要讓各位朋友知道我平靜中的憤怒,客觀下的激動。首先,阿原絕對誠實,辛苦的精油就是來自吃苦的客家人在鍋爐邊揮汗萃取,我沒混。再來標檢局極度荒唐的用(CNS15577中國型柏香油)也就是「大陸雪松」所取樣的成分來檢測「台灣檜木」精油的成分分佈,這些「專家」以為「松柏科」的有機質成分應該都差不多,就像拿橘子測柳丁,阿原因此被判定和「國家標準成份」分佈一致性為0﹪。如果標檢局真的用功,這個0﹪反而是證明台灣檜木不等於大陸雪松,不是更應該給阿原掌聲嗎?


謝謝大家打開了這封信,新聞過了人還在,時間過了辨真偽,品牌路難走,阿原不但愛惜羽毛,也在乎體魄,更關注品德,如果有做不好的地方請各界持續批評指導,有可以做好的方法更期盼你們不吝傳授。



敬祝  平安





                                                                                                                       阿原敬上

2013年11月13日 星期三

讓身體自由

只有自己願意把身體融化成愛,所有因貪婪而凝固、因自私而顫抖、因疾病而脆弱的種種人生,才得以被寬恕 

 

我喜歡探索,特別在身心不調的時候,會聽中醫師告訴我什麼時候該吃什麼食物?他們的建議總是和身體狀況相反,你體內火旺,請喝金銀花加魚腥草,去熱潰實;你氣虛內濕,請吃熱薑乾穀,提補熱能,看似反著走,其實多的時候付出,少的時候接納,正是自然大道。

聽能量老師告訴自己什麼時候觀想什麼顏色的光照應自己身體的什麼部位?專注力集中再加上心態正確,光是用想像力,身心就會起變化。不同的活性器官會不停放射長短不一的震動波,該器官的健康狀況會影響震動波強弱與放射方式。我們的專注觀想引發腦電波起變化,這些電波則和大氣環境中的多樣分子連結,連結後再碰觸到器官的震動波,不管是共振還是逆振都將持續影響身體的電子(化學與物理)反應,當足夠的電子聚集成能量,特定的能量充足到某種程度,便影響了物質變化,如同養分的化學分子影響身體組織的有機細胞一樣,「療瘉」換個方式說,就叫做身心靈終極變化,成語有「物以類聚」、「心想事成」、「心誠則靈」的啟示流傳。 

我學習著、接受著、覺察著往不一樣的方向走,近期內一些深度的喜樂超越肉體的變化讓我對這段時間的身體無限感恩。大部份人都是在經歷痛苦時才想去理解身心變化的奧妙,體質敏感對我來說無疑是珍貴的禮物,健康平安是天命大禮,需要積善回報,身心敏感則是宿命未完,更要感恩佈施。我的體質讓我對環境變化有異於常人的接收,遇見過不一樣的設計師、發明家、藝術家、行銷家…多半這一類型。 

無條件接受自己許多的無能為力,我們才會無怨無悔謙卑向學,我這麼以為。 

從大陸回來的身體變化,刺激我重溫花精、精油、能量與觀想的種種不可思議,將近三個星期的煎熬,每每在巨痛與暈眩之際接收到身體油然升起的平衡力量,我可以大膽的預設,只有自己願意把身體融化成愛,所有因貪婪而凝固、因自私而顫抖、因疾病而脆弱的種種人生,才得以被寬恕。已知的知識不一定幫助你,我執的價值不一定幫助你,我們的心一直等待被喚醒,所有謎團只有自己全然接受當下的時候,那道門就打開了。謝謝這段時間照顧幫助我的人,包括離開大陸前張建軍送給我的書。

2013年11月9日 星期六

阿原檜木精油聲明稿

阿原檜木精油聲明稿 


2013/11/9 相關媒體根據經濟部商檢局所公布市售精油抽測結果,未經確認就發佈消息說「精油混很大」、「不符國家標準」、「某某品牌…不合格」,由於測試項目不專業、不客觀,並且未能深入瞭解植物精油多樣且複雜性的成份組合,僅憑片面以應用化學為背景特定少數內容物含量,就草率以一紙檢驗分析表定義植物精油的「合格」與「不合格」,又未經查證將之公佈於新聞。如此片面不完整的資訊,不但誤導消費者對精油的印象,更可能傷及正派經營的無辜廠商,政府荒唐,莫此為甚,對此,阿原工作室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法律追訴權,並公開說明如下。 

公開說明

一、商檢局用以檢測台灣檜木精油的成份含量,是採用「中國型」柏香油特性成分之含量的六種化學成份來對比「台灣檜木精油」!極其不客觀。商檢局設定的這六種化學成份,分別是α-cedrene+β-funebrene、B-Cedrene、Thujopsene 、cuparene  、cedrol  、widdrol 。 其中α-cedrene+β-funebrene、B-Cedrene,都是雪松油裡面的結構物,中文叫做雪松烯。Thujopsene是雪松精油中的異構體,化學名也稱作雪松烯或柏木烯,cuparene中文叫做側柏烯,cedrol 中文叫做柏木腦,widdrol中文叫做韋得醇。其實商檢局至今並未有針對「台灣檜木精油」有效訂定出要俱備什麼成分才叫「純檜木精油」,僅拿「中國型柏香油」的成分來對比「台灣檜木精油」,而認定阿原精油不符合「標準」,真令人感到氣餒。 

二、阿原問心無愧所能保證的是,我們的檜木精油每批都是親自到「台灣苗栗縣三義鄉」,臨場見證鄉親採用回收檜木以及無法加工使用的殘碎檜木,一爐一爐用水蒸壓力鍋淬取出來的純粹。有混,混的是我們的關心與責任,不是檢驗機關荒腔走板所公佈的「不純」。 

三、台灣檜木是全球獨一無二的珍貴木種。雖然和松、柏、杉一樣多生於中高海拔,然所有植物由於成長地方環境、氣候、經緯度的不同都會導致內在化學成分的不同。台灣檜木精油長期以來就有很多專家投入研究,已被發現可定性的化學成份在色譜記錄裡已將近百種以上,是這麼多樣複雜的成分構成了檜木精油獨一無二的味道,這些味道被身體吸收時,各自有各自的生物活化特性,不是香水、食品香料與工業合成香料可以達到的。 

四、精油是取自植物的有機複合物,隨便分析都有數百種天然化學成份,例如艾草精油含有側柏酮、薄荷精油含有桉葉醇、迷迭香精油含有樟腦醇,是否政府也要這些精油廠商提出「無混充扁柏、尤加利、樟樹」的證明才叫合格?精油產品在台灣,目前是依化妝品管理條例所規範,政府機關至今沒有任何一個管道提供業者相關的定性定量服務,在很多西方國家已經是以藥品在規範精油的各種使用方法與效性證明,如果我們需要提供效性的成份比例證明,以示精油的純度,那麼政府機關應先提供業者這樣申請管道與規定。 

謝謝社會各界和敬愛的消費者對阿原檜木精油長期以來的支持與信賴,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沒有失望只有希望,台灣好,台灣的檜木精油好,在好的旁邊我們不曾偽善,如果因為報導讓您不安,阿原深深致歉。阿原的精油和所有產品在品質的路上一直沒有造假,僅此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