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7日 星期四

阿原帶你看見另一個春天,我想「合法的不一定對」

大家好,我是阿原,江榮原。

蝴蝶效應命運共同體,我們用不同的方式關心了近期的社會焦點,服貿。
多數人和我一樣每天有自己的生計與使命要處理,對於服貿的專注或插花,旁觀或投入,憑藉的是感覺加上一點點理性。

沈默的人可能安全,其實他心中的尺固執得很,譬如生意人。喧囂的人也許危險,說不定他正是既得利益者,譬如媒體。大家同樣攀繩過河,每一把刀都要用得小心翼翼,割下去,落水的肯定是每個人,但淹死的多半都是沒有泳圈的人,誰是沒有泳圈的?小人物、基層和鄉愁,外加不乾不濕的小確幸…。

只因為我對服貿說了負面的話,這幾天就有人靠近我說:「阿原敢表態,我更支持你」,也有人靠近我說:「阿原表錯態,我不認同你,我要退貨….」。每一種選擇都有代價,每一個認同都可能誤判,歡喜做就要甘願受,品牌一路走來阿原就悲喜交加。短暫的對錯讓我們當做分類而不要供成永恆的答案。我不好跟支持我的人說謝謝,也不會跟反對我的人說抱歉,生意總得有個義吧!那個「義」不就是「我」最「美」的一部份嗎?

連著幾天的工作途中我都看到這樣的畫面,你看過嗎?我有感覺,但不能只是感覺,丟出來,有批判?有誤判?要是你也在看完影片後心中浮現答案,那你就聽得進去「當我們要真心真意說自己愛台灣的時候,『真』必須先存在」。

阿原敬上,心平安



2014年3月11日 星期二

為什麼叫外勞


)

與其用文化來彌補被我們打碎的一切,何不全力保留現在還在的感動。毫無疑問越南正全力朝「進步」「文明」的路途邁進,但這是人類唯一的出路嗎?我到當地看到他們辛苦中的踏實的臉孔,對照在台灣看見空虛又自卑的越南人,不禁自問:「再苦都有個家可回的人,跟人在他鄉有苦卻說不出的滋味,哪一種比較不堪」?

人生終究沒有一個答案叫做標準,問問這幾年到國外淪為打工生存的台勞,或許可以改變我們看待越南人在台灣的印象,福報用盡的一天,財團都會被丟石頭,總統也可以被關到死。惜福無他,就是任何事先想到愛別人,說來困難,習慣了之後,就再也沒有一件事會是難了。

2014年3月6日 星期四

吳哥,無歌




趁著柬埔寨雨季來臨之前去了一趟吳哥窟,沿途所見每件事都強烈撞擊著一天到晚把「幸福」和「希望」掛在嘴邊的我。這個國家被資本家給掏空殆盡了,機場是法國人的,飛機是越南人的,河流命脈被韓國人包下來經營,公路交通被日本人統管,令人不敢相信的是這個國家唯一也是僅存的文化驕傲吳哥窟,居然都被富可敵國的退役將軍包下來收錢,國家窮到每年向國際舉債,沒有出息的國王與總理坐在高高的地方受擺佈,任由軍人和商人永無止息的搾取


吳哥窟文化遺產舉世無雙,一個多世紀以來的美絕與毀壞也舉世無雙,天堂地獄神魔同體,我不想描寫藝術家眼中的感動和旅行家筆下的驚豔,僅把我選擇性的看見請你看見,期許我們都不要成為文化強盜與資源土匪,並深深為這個國家默哀與祈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