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9日 星期二

執行力的本質

被新加坡超越了還不思緊張、被香港看不起了還在怨大陸、現在連韓國都甩開我們的時候我們還哈他們哈得不得了,許多人還習慣把日本當神拜

一個人敢用身體為單位去計算他的主觀意願,並透過完整的執行,歸納成答案,縱使這個答案簡單到近乎無知,卻很難被旁觀者以慣用的術語歸類。每個年代都會有一些人勇敢拋開智力,以絕對的生命美感,鼓起隱含在靈魂深處的激情翅膀,用全然不同的尺度去規劃壯觀複雜的心理動態,再把身體經驗書寫成現象背後的備註,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才在窺得別人的精彩人生後,安個藉口對自己說「我也行」自己﷽﷽﷽﷽﷽﷽﷽﷽﷽﷽﷽﷽﷽夫俗子才得以有個藉口對自己說「我也行」﷽﷽﷽﷽﷽﷽﷽﷽﷽﷽﷽﷽﷽﷽﷽﷽﷽﷽﷽﷽﷽﷽﷽﷽,這最後三個字的價值差異就在於,別人做了,你沒做。

路上的這些人真的很棒,像朝聖者與流浪客之間的神秘現象,敏銳而不聲明,低調卻不受限,他們發一個願,跨過夢想默默拖著行李就走了,出發的原因是想在畢業當天帶著沒進入社會以前的最後青春看土地一眼,於是環島對他們來說只是畢業禮物,沒有什麼壯遊的大願或者自我啓發的意圖,樸素到如同染色體這麼原始,卻深刻到足以形成生命永久性的秩序律動。

那天遠遠就在路上注意他們,才早上七點09分兩人卻已經是汗流浹背,停車幫他們加油,問他們走完了以後有什麼打算?他們說還不知道,第一個計劃是走台灣一圈,走完了再說,計劃太多就會打退堂鼓,衝動一個就好,「我們很喜歡目前的充滿狀態,希望能延續到旅程結束」。矮的學校讀護理,高的讀企管,計劃一個月走台灣一圈,相遇時他們已經是從雲林走到石門了,接下來還有四分之三的路程是從北海攀轉到東部、然後擴展至屏東,最後回行彰化。

歷史事件簿裏會發生什麼事總要發生過才能算數,幫年輕人拍照留影的時候我想,在台灣出書的人很多,做到和書裡一樣精彩的很少,因為斷章容易放大,標題經常下藥,拿文字當遊戲跟靠嘴皮子賺錢的人很像,後者是靠著非常有限的智慧在包裝龐大的資訊,透過不斷重複性的詮釋,自私的從公領域裡面建立起支持他的群眾基礎,除了選擇每天重複性的暗示,我看不到這些大眾傳播的人有什麼貢獻,反而污染了台灣本來應該存有的清晰空間與文化信念。過度友善的台灣人向外投射被壓抑的心靈,錯把精神分裂者當先知,一直到被新加坡超越了還不思緊張、被香港看不起了還在怨大陸、現在連韓國都甩開我們的時候我們還哈他們哈得不得了,許多人還習慣把日本當神拜。

小時候阿媽聽廣播電台活靈活現賣假藥,相信到掏錢去購買還跟人家說謝謝,現代的我們也差不多,真假不分重複聽了別人的話而創造自己的行為。阿媽花錢買騙,我們花價值買傷心。

這兩個年輕人不徒做想像,選擇自發的行為來建立自己生命的第一道秩序,我不想推理這背後的動機以及放大他們信念的戲劇性,只知道他們所留下的腳印就是真實世界裡的當下,只有去做,渾然忘我地做,人才有資格在唯物性的世界裡證明我們還能知行合一,明代理學家王陽明先生將近500年前所推動的觀念「知行合一」,應該是執行力本質最好的形容了。

管理能力的本質

我們有沒有被成功誤導了生命的方向,有沒有因為渴望成功誤用了創造力,我們以為自己正在建立的價值觀說不定就是日後人生的一道屏蔽



早上在工作室和副廠長小高談到馬斯洛需求理論,分享人在團隊裡面從基本薪資需求到透過工作來完成自我成就的種種磨練,我們藉著身邊發生的事情來檢查理論與實踐之間的落差。鄉下幹部一直認真,但欠缺挑戰,所以耐壓與應變能力的強度遇到變化就開始露出破綻,特別這一年來因應作業調整,團隊新進很多人,也有很多人被安排新工作的實習異動。剛開始相安無事,隨著每位新人逐漸熟悉環境、懂得掌握工作要領,一個個自我就開始活起來,「活起來」是團隊進步的契機,這代表有新觀念蠢蠢欲動,這代表有新能量注入舊慣性!

此時,你是向內擁抱自己的舊知識零件尊崇經驗法則,還是向外架構龐大的替代式階梯,勇於在肖像之外彩繪新的可能?

管理的第一件事是進入了解,團隊成員人格裡的創造性及自發性層面必須先被管理者信任才能展開合作,主管不必減緩管理的強度,那是塑形團隊必要之惡,如同堤岸之於水,但是你要鬆弛你的價值觀去接受「變動」,變動所涵蓋的是團隊成員的能力、背景、經驗與人格,這四種組合構成「職人」的全部,舉例來說就是用「生態工法」築堤。

因為我信任小高,所以我開門見山就問「你認為你憑什麼當主管」?如果沒有信任基礎,問號往往變成挑戰,如果沒有支持系統,問號也常常變成打擊。也就是說一個管理者解決問題的能力與資源統合力不比部屬更好的時候,你所拋出去的問題不但不能變成團隊的成績,還會變成朝自己打過來的衝力。

一般看來,管理者比一般人還要害怕失去,這是白領階級的悲哀,他們常常壓抑冒險、固執信念,所以經常被卡住,有時甚至會成為團隊起飛的絆腳石,現實所展現出來的經常就是領導者越飛越高,後進者越跑越快,但管理者除了容貌與頭銜如故,常常變成團隊最尷尬的那一個,表面上看去似乎這些幹部是安然站立,當你注意自己漸漸變成重大決策之外的人,就該意識到進步的版圖已經移動,最需要改變的是自己而不是別人了。

馬斯洛需求理論把人類社會的自我需求層級分成五等,從生理需求、安全歸屬感、社交渴望、受到尊重一直發展成具體可現的自我成就,每個需求在我看來都涉及連結,不會是斷層出現。以職場為例,其實就是專業、團隊、互助、奉獻與創新,其中一項不具足,都會令你徒勞無功。

不同背景的人聚合在一起,從物種混合的現象來看本身就是一種冒險,然而科學與信仰、知識和宗教一直在幫我們搭建階梯,人類才得以發展出所有物種所不曾創造過的文明,管理只是工具不能變成你的價值,「我」和「經驗」是代名詞不是主詞,你務必把自己和團隊視為一體,才能在不同的環境下顯現出相同的樣子。分子是物質的一部份,它想獨立於物質,就像鰓要離開魚,不管多重要都將變成無用。

我再一次指著馬斯洛那個金字塔給小高看,團隊的成全就是身心靈實踐的指標,他說:「大哥,我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