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30日 星期一

不要小看文化的力量




旅日道上最被日本的家紋文化吸引,一來我對符號有濃厚的興趣,從早期研習企業商標的構圖與意涵,到後來幫忙企業規劃CIS應用系統,轉折接觸宗教,從中醫十三科的道家醫學驚見祝由符咒裏面光是符號與線條都能構成力量、傳達信息,被廣泛用以治病、調運、改風水,於是對這樣簡單的濃縮圖像著迷不已。

在中研院文哲所李豐懋教授的耳濡目染下,我看懂了道士做法腳踩天罡地煞曼妙出來的步伐,其實就是以足為筆在地上畫大圖,從點到點之間補上線條,會呈現出驚人的符號巨美,可惜今人不珍惜,多以怪力亂神視之,其神已斷、其秘終藏。再看神童畫符,鬼斧神工的搖頭晃腦看在高人眼中,也是一帖又一帖漂亮的電波圖。

終於有機會在自己開設的公司建立文化與象徵,繁體漢字與化約紋印便被我暢所應用。觀其表,阿原很短時間內就藉由一系列又一系列的繁體字商品包裝奠定風格,不為設計而設計,是光榮起承東方血統源出寶島驕傲的符號形式對話。問其內,多年來公司透過不民主的強制手段每天早會做操、不停阿原講堂、定期早會靜坐、農場天生天養、清潔白抹布掛帥…,是堅信這些正確的點一定在將來會被拉出迷人的線,當拉齊了,我們會讓舉世看到什麼叫做「文創品牌」。

我知道價格崩了品質要在,公司散了精神要在,人散了專業要在,這些珍貴的DNA只要有一顆活著,那阿原的文化就走得下去。商標是符號,行為是符號學,請分享多年來看似無用,卻表情著阿原最深文化的肥皂一天。

2014年6月29日 星期日

農場日的反省



是一連串的插曲,構成了人生的主旋律,多數人只是開口,根本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唱什麼,也很少人從一而終走完計劃的路。眾生貌同,如果能出現一個相對清醒的人,光就一點點堅持便能顯得與眾不同、獨領風騷。

三個月一次的農場日循環得快,春去春回,一段石頭路走成阿原最美的風景,山上沒有會議只有風,有心人就能聽見品牌的歌。水邊沒有解答只有做,現有的收割都是前人播的種。

那一年公司聘請了第一位行銷企劃部的經理,姓高,來自國內最成功的電視購物台,當時正好要重建公司的新網站,他就在對公司知之不深的情況下勇敢接下總統籌的工作。做網站這件事在當時阿原肥皂的團隊裡面,許多人意見紛雜,問誰當總監?許多人東張西望能閃則閃,原因不外公司的文化太複雜、公司的產品線太多元、公司要傳遞的形象太抽象、阿原大哥太挑剔…,難事少碰為妙。

小高這個人就一個傻膽外加勇氣,一頁一頁和我聯手起來,明知結果可能詭局多變,但是再難也難不過「面對它」,我記得他說:「我不怕不了解公司,網站做了,我就比誰都了解」。二話不說,他昏天暗地的就硬幹起來,在辦公室偶而碰上面,我們都不太敢主動問進度,只知道兩個人都焦頭爛額中,寫字、找圖、下標題,討論、熬夜、再重來…,那年2008,本來外包的網站公司說要兩個月的規劃編輯,結果我和小高10 天就塵埃落定。最後我們統整出一部好大的口氣「天地人物,法」。

畫出格局,人才知道一個初衷要花多少力氣,敢許大願,路就不會迷斷在閒花野草間,台灣藥草如果不痛下決心徹底整理,品牌業者就算推陳出新再多商品,也不過就是夾縫求生,圖個粉臉取巧,登場賺賺機會錢而已,滿坑滿谷的薰衣草、玫瑰香固然討人歡喜,故鄉本有的氣息不被重視,思來總有遺憾。人不熟睡,夢從何來?事不做透,功從何生?

農場日就是在這樣的前提下被規劃出來的,一個做在地品牌的團隊怎麼能夠不摸泥土、不流汗?即使這個行為充滿矯情與象徵、演出多過感動,然我堅信,假到真時假為真,情到深處無怨尤,至少,我說的我都做了,還一直做,你要是覺得我假,相同的事贏過我再說,這就是「法天地、人、物」的最後審判。


2014年6月24日 星期二

小高副廠長的話


FB快速把三言兩語和無關痛癢的照片劃歸出一個又一個小人際圈,陶醉性的「讚」以其綿密的廣度,超乎理解的揭露出一個人內心深處的實相,許多人就被自己剝削了猶不自知,創造一個情境,再自圓其說,表面看起來他的行為有故事、有觀點,其實已經赤裸裸的引爆自己的呆滯。

濃縮的虛空、晦暗的根源會以一種看似豐富的人生周折,變成無限倍數的能量佔據當事人的人生舞台,廉價的文字組合、配上支離破碎的概念,人想用皮毛圖取自身在陌生群眾裡的中心位置,可是我們知道那張椅子真的值得坐下嗎?我栩栩如生地用簡單的身體撞擊渾沌與晦暗的人生百態,我有欲望與衝動、有匱乏與不安,深入探究時,再沒有比雙腳踏在泥間,雙手牽住陌生人更能心安理得。生命的主調需要行動才得完整,我、自我感、生命三元一致是成熟的必要發展,這個發展除了思想、感受,最重要的是你必須經歷,經歷中沒有野心、沒有等待,每一刻都是微妙的發生,做是填滿人生缺口的最佳策略,做完了的放鬆才算放下,做完了你的領悟才會真。

經由肉身實踐才得魂魄昇華,每一趟里程都結構著雙腳的印移,父親在世時跟我說:「沒有一個屁股離得開肚子,吃多少就要動多少,不然會得病,以後出社會一定記住這道理,別光說不練」。

我們,本來有著極其清澈的透明本質,僅是真心呼喚姓名的互動就足以構成家庭鄰里,僅是牽手慢行就能踏出精深博大的嶄新洞見。人的化現方式也很簡單,把依戀的東西排列出來,每天行動履步定可滴水穿石,面對FB這個目眩神馳的魔幻舞台,每個人都要小心勿把假象當成居所,行所依心所歸,你的源頭不在資訊在生活,你的評價不在表達在實踐。

副廠長小高在六月初有一段和周麗鈞小姐的對話讓我們金山同仁很有感觸,麗鈞小姐整理給我看,很受益。小高說:「我常常和工作室的同仁聊天,公司給我們的已經超過我想要的,我很珍惜。自己沒特別大的設想在這裡要做到什麼樣的職務,領到什麼樣的薪水,或是要學習到什麼。如果有一個挑戰性的工作也很樂意接受。我沒有特別想人生規劃的問題,踏實的面對困難去處理好。很多事情看似簡單,但是有狀況還是要每天去面對的,很多事情真的沒有這麼嚴重, 把根本的問題找出來,解決掉,就好。我來這邊工作三年,接副廠長半年,這邊真的不需要有管理者,我們大家都是自動自發,大家都有共同的目標,就是把我的事品質顧好,把原始的面貌呈現給消費者。管理的人就是對外去跟其他部門把事情需溝通協調(就像一個家庭合作社),充其量管理者就只是站在一個台上跟大家講話這樣而已…」。

把根本找出來。一輩子,不能停。

2014年6月10日 星期二

京都出差

親愛的

時間過得好快,肥皂一做就是9年,許多事情還像剛開始,永遠有新的啟發和盼夢發生,許多事情一直做不好,原來一山還有一山高,而我卻已經在計劃下一個十年。要這樣才能每天新鮮的活著,日曬痛,就當光合作用,加班累,也算天贈嘉禮,樂觀,往往因為痛苦隨行而非天生開朗。這次帶著團隊出差到京都考察,我發現體力真的不行了,天一黑就是全身痠痛,然而看見她們事事興奮、樣樣好奇,就覺得辛苦是值得的。

知道你過得並不好,還在漂泊,然而這就是精彩人生的代價,永遠不知道下一步,卻要天天走下去。加油未必給沒有油的人,這兩字括約了力量與無奈,也包裝了所有的過去與未來,路上未必春夏秋冬,但一定有個座位在該出現的時候出現。別怨嘆,永遠要給自己力量,看見日本人九十度彎腰時,比看見腰桿挺得直直的台灣人更具有「真力量」,不知道我出差的看見和別人的看見是不是一樣?送給你一個認命又敬業的日本,或許也像是我送給自己的禮物。

風會過,我們就好好看花。風不停,乾脆化做千風,流浪度他。2007年我印了一張目錄,封面大大六個字「一切會好起來」,你需要,大家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