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1日 星期日

阿原巡視西門店趕工





我可以寫十個計劃、做九個夢、口袋裝七個餅去流浪,甚至一張嘴巴和五個人辯論,到頭來我懂了一個人一次還是只能做一件事。這幾年因為種草做皂,有一半的時間都和勞動者在一起,很多工事就深刻參與,每當和工人在一起的時候就能感受到他們單純唯一的專注力澎湃洶湧,從他們身上學會了用「做替代想」是度過人生各種關卡最有效的方法。

常有朋友問我遇到工作低潮都是怎麼排遣,左思右想就是提不出讓他們滿意的說法,很多人都說我故做勇敢、言不由衷。但我真的沒有低潮,只要精神不在所做的事情上面,我的習慣是加倍再投入這件事、或者轉身離開,當低潮一次又一次來不及長大時就被我拔除,性格上就和「低潮」這兩個字絕緣了。情緒這種東西就是量子力學,你看它它就運行、越在乎它它就越活躍,情緒是精神引發內分泌的一種身心活動,多數人拼死就想找答案解脫,越解越煩,到最後把生理附屬品變成了行為人格的一部份,你根本不必找解答,敵暗我明,情緒會越養越壞,人太閒了它會找上門。現在想不通的事情未必不通,是我們現在的智慧不足以應付,放下,過一陣子或幾年後就不會在困擾了,我們都是小學生過來的,有幾個人想到當時的月考還會害怕?不會嘛,沒有過不去的事,只有過不去的自己。

當你還在牛角尖走不出來的時候,去市場走走、去工地看看,放下既定經驗專注地欣賞他們任勞任怨工作的樣子,想像你是他,你可以過他的生活,和他們聊天聊到他們聽懂你,那你就過關了。

2014年9月10日 星期三

你不是無辜的人


怎麼會有生意人是無辜的?我自己也是生意人,我明白這些人都在做什麼?一家公司有採購,採購難道不知道你買的是什麼東西?一家公司一定有製造師,製造的人難道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如果你是合格的工廠,一定還要有「品保人員」進行原物料下料前的確認。話到最終公司做什麼事都要付錢,付錢難道不必經過老闆?老闆難道不會抽查自己的錢付得正不正確?

你哭什麼、生氣什麼?你憑什麼喊冤?又憑什麼罵政府、罵檢驗機關?從原料到工廠、工廠到市場,每個環節不都有我們的子女與親人在那裡上班嗎?難道他們都看不見、他們都真的不知道?相由心生、業有果報,政府是要概括承擔,可是幫兇我們也要算自己一份!

我是生意人也是消費者,我們知道一斤新鮮芭樂就要25-35元,8-10 斤才曬得出一斤芭樂乾,工錢、損耗、包裝、通路利潤加一加一斤賣600-700元的芭樂乾是合理的。偏偏有人一斤芭樂乾只賣250元還能賺,重要的是消費者更喜歡,於是這類東西賣更多,還會糾眾團購。我喜歡吃雜糧麵包,一顆麵包起碼是由麵粉、核桃、果乾、糖、鹽、牛奶、油脂、烘烤、店租和店員構成,最後還要套個塑膠袋,在台北市買到一顆重達500g的雜糧麵包,我細算之下200元合理,250元是品牌差異價值。可是在我住的淡水居然有店家一顆只賣80元,買材料都不夠吧!每天下班期間就有很多人圍著買,他們是家庭主婦,她們都知道物價行情,可是她們還是會購買和真實物價兜不攏的東西。

一連串的食安事件給我們帶來的啟示已經不是專業、敬業的片面問題,在七年前我就在自己的公司提出「以身為度」這個口號,也把它印在公開的文宣上,只有把自己當成一把尺,用相同的標準去丈量你能做和你要求別人做的事,和諧才得以產出,這是平等心。

最近不少人紛紛從外圍詢問到公司的同仁:「你們阿原肥皂用這麼多油,到底安不安全?」,公司一位負責運輸的同仁說的話應該勝過10 張100張花錢買來的證書與檢驗。廠務林子文,他說:「我負責載油、打油,公司從什麼地方買什麼油用到那裡去都瞞不過我的眼睛…,我相信我的公司」。

各位朋友,你相信你的公司嗎?如果你不相信還繼續待在這樣的公司賣命,不但是共犯,因果輪迴後,你也會是下一個受害者。早上出門前我看到一家「非常知名」的清潔劑製造公司新廣告,繼續找胖達人麵包事件裡面那一位赫赫有名的富有女主持人扭腰擺臀做代言,心裡想,台灣啊台灣,這樣上映的戲何時能了。

晾完藥草我邀鄉親在藥草前拍照,拍張以身為度、心安理得可以留給下一代的照片。

2014年9月8日 星期一

好書分享




三年前到日本買了這本畫冊,塑膠膜封著一直沒撕開,我不懂日文,買的時候只因為書堆上有一張小海報,斗大的符號寫著「谷川俊太郎…NO 1」,由於這個名字好聽又是NO 1,就買了,回台灣隨手一放就是三年。

今天找資料發現這本掉到書架後面的畫冊,請同事幫我翻譯,她說這是一本跟小朋友談死亡的書,透過小男孩聽爺爺的回憶,編織了一段生死別離的人生故事,我就望圖生義,從作者安靜的筆觸,留白的構圖,直覺這是連大人都要知道的事。

也剛好金山鄉親問我:「一切製作都上軌道了,為什麼每週要跑這麼遠到金山來陪我們做肥皂?」。我只淡淡的說:「我不想忘了我是誰」。

2014年9月2日 星期二

募飼料搶救流浪狗! 讓侯媽媽安心開刀

在此提供資訊給各位,若有餘力,投身幫忙或順手散發訊息都可以,幫助侯媽媽與狗狗們度過難關,一切平安!

---------------------------------------------------------------------------
2014-09-02
〔記者謝文華/台北報導〕嘉義朴子「侯媽媽狗場」園主鄭金釵,十九年來,前後收容兩百多隻流浪狗,她經醫師診斷罹患肺癌末期,一個多月前就該入院開刀,卻因放心不下場內一百二十隻流浪狗,遲遲無法排定開刀時程,加上狗園飼料只能再撐十天;動保團體發起募飼料,盼侯媽媽能安心開刀去。
  • 「侯媽媽」鄭金釵與狗狗。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提供)
    「侯媽媽」鄭金釵與狗狗。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提供)
五十八歲的侯媽媽原跟丈夫做板模工,一天工資一千兩百元,七年前被檢出罹患初期大腸癌,不能再做板模工,咬牙撐過痛苦治療。她透露,每月負擔狗兒的飼料、醫療費,高達七萬元,除了外界愛心捐助,十九年來,已拿出七百五十萬元積蓄救狗,「丈夫氣的要把我趕走、吵著離婚!」子女也擔心她的身體,苦勸她別再養了,她卻堅持不能丟下牠們。
一個多月前,她的肺部兩側又發現不明陰影,醫師懷疑是惡性腫瘤,要她非入院開刀不可!她因此另支出一萬八千元月薪請人看狗,侯媽媽哀傷地說:「想到這些可憐的狗兒,好幾天睡不著!」
侯媽媽說,十九年前,家門前出現三隻流浪狗,她趕牠們走,兩隻不知去向,另一隻則被車子輾斷腳骨,在路邊哀嚎兩天,「我聽的心肝都疼了」,於是帶回家養。後來只要在外面看到被棄養飢餓、生病的狗兒感到不忍,就把牠們帶回家,愈帶愈多,遭鄰居抗議。
十三年前她在朴子另覓偏僻處,以年租金一萬元租下兩分地搭建狗場,收容狗兒,每天傍晚還到外面去餵兩、三百隻流浪狗。她坦言:「實在因為身體沒辦法了,才向外求助!」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台灣貓狗聯合勸募平台在官網及臉書粉絲團發起「募飼料傳愛、讓侯媽媽安心開刀去」愛心活動,緊急救援小組發言人倪京台說,盼募資金團購飼料,協助侯媽媽住院治療期間,百隻狗兒度過斷糧危機。活動網址是http://www.saveDOGS.org

多數人在錯中成熟,卻在自以為對裡跌倒




「留給時間去說吧,一個人有什麼樣的天份,跟出什麼樣的作品並無太大關連。之所以有作品是為了溝通,透過作品告訴世人心裡有什麼想法、眼中看世界的樣子...」

我看著世界,世界也看著我,主角和投影本來就是同一個。總經理在今天檢討新目錄的主題與內容相對稱性,執行者A很無辜的說這是我們主管的決定,再延伸討論,執行者B又說,這個稿子創辦人看過...。

每一件事當然都是一堆人共同參與的,平安分紅皆大歡喜,風波坎坷才見肩膀,我很高興終於有人跳出來積極面對,既使後來是決定全批銷毀重製,犧牲了金錢卻保住品質,可惜事件裡閃身而過,把關鍵決定推給別人的人,看似過關,其實又把自己退得離舞台更遠,剛開始舞台上未必都是能演的人,但一定是要敢演的人,敢演、願意演,一定出頭。人生嗩吶鑼鼓,高音都自低音處,處處想要紅塵不染,多半只剩黑白人生。多數人在錯中成熟,卻在自以為對裡跌倒。

剛出社會的第一年我當過影印機的推銷員,公司在南京東路二段叫做「台芝」,我的主任姓洪住新莊。聽說他早有機會和能力升到經理的位置,但他始終不願意,因為他喜歡和第一線的弟兄在一起作戰,也喜歡透過成交機器來證明做比想有用,我對他最有印象的就是一天到晚請客,聽說他只要成交機器就一定大家有好處,他總是說:「大家幫忙、大家幫忙..」,可是這個行業的人心裡都有數,誰幫誰啊?不互相搶單就算對你客氣,洪主任就是這麼大氣。

幾十年來我經常拿他的話提醒自己。他總是對早會以後即將鳥獸散的弟兄們說:「記住,想摸魚的時侯要真的摸到魚,你可以去馬殺雞,但不可以看電影,一個是真的放鬆,有利於工作,一個是腦袋被佔據,人被掏空。」

有一次請我們同組的人到新莊家裡吃飯,餐間突然告訴我們要自行創業賣二手機器去了,當下就有弟兄想要跟他同進退,他很認真的跟我們說「繼續留在台芝,別讓人以為我挖角跳巢,這樣名聲不好,你們只有現在做到第一名,下一個第一名才會等你,我不會帶第二名的人跟我一起登峰,哈哈」。

多年後,言猶在耳,洪主任捨班底啟新局,看似孤戰,卻理義兼顧。後來聽說台芝公司主動把舊機器優先轉輸給他販售,從此他貨源源源不斷。第一名?是那個擔當、義氣與仁心啊,我帶著走,走了30年還受用。

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

阿原參加金山南勢湖的迎媽祖




金山南勢湖村迎媽祖,沒有滿坑滿谷的善男信女,沒有四面八方的英雄好漢,不用工作的車子充當神轎,有空的阿伯來當義工,失業的人正好多獲得一些福報。小村遊途簡單香火淡淡,記者不來、媒體不見,過程反而真情流露了。

阿欽喚請同事有空來做客,我想支持自己人比支持媽祖還重要,就參加了,秋陽烈而不熾,炮聲吵而不雜,這樣的迎媽祖耳根清靜,心反而飽足,祂一定喜歡待在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