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 星期二

清明,平安



三月春別,清明到家,夏天已經排隊在後了。
每一段變遷都是移動紀事,每一場重複無非也是新演,
忙了一季,這個年大家不暖身就起跑,身心都有些緊

漢昌廠長宣布
「各位,我們回復再做瑜伽操吧」


那就回復,很多事,新不如舊,
依然如故反而好

2015年3月13日 星期五

雖痛苦也甜蜜的言行如一…

開店。真正的困難不是透過精準的科學管理和系統工程讓品牌出現的地方都長得一模一樣,所謂這樣的CIS令我深惡痛絕,我個人以為龐大的複製連鎖除了成功者主張他的領域宣誓權,最嚴重的可能是他們同質化不同區域最耐人尋味的差異性,可能是街景可能是人文,也可能只是區區使用的語言。

多數消費者在茫茫商圈裡透過形式一致的視覺辨別去獲得安心消費以及品牌的反射認同,無可厚非。但擁有資本資源與勝戰能力的企業可以更深一層去思考,在各地開設連鎖開店除了增加營收為目的,難道沒有更深刻的社會關係應該反省?

這幾年我一路走過歐亞非很多城市,面對我常喝的「星牌」咖啡就有很多感觸,他們透過綿密龐大的實力一直在左右咖啡種植、期貨價錢,也創造回不去的多階層都應該「這樣喝」咖啡的文化,學生、白領、藍領、家族、夥伴全都會「這樣喝」,他們厲害到連最會喝咖啡的羅馬、巴黎都被攻克。按理說,他們的企業核心應該要有一個價值主張回應全球化多樣性的企業責任,「尊重在地文化」。也就是說要有一定比例融入或發揚光大一家店在所屬地的「屬地特色」。

當他們在倫敦、羅馬、馬德里都長得一模一樣的時候,是文化征服還是文化流動?臺北、香港、上海都賣一樣杯子的時候,是演化成功還是原生毀滅?

這個問題也許只有社會學家和建築師可以給我們答案,因為全世界的大型鎖店都在最好的地點以最高密度出現於街衢巷弄,他們已經是城市一部份,不能不去處理與城市相融共生的問題。

連鎖而不複製很難。之所以成為巨人就要有巨人的視野與資源,要是能看見並且願意把品牌的徽章以不同的面貌掛在不同城市,進而很像這個城市,我想,這個企業文化是偉大的,好的文化不是大,是和諧。

「夢想」常常在小時候最多。還能做就別放棄,也許有一天我也會面臨和這些大企業一樣的問題,為了管理而犧牲人性,為了管理而放棄多樣性。但我很小心沒有放棄反省,並依此在帶領我的團隊。我的街邊店開得很小心,對在地文化痕跡儘最大能力保留並發揚光大,我希望阿原的文化是寄生在一個區域達到「共生」,而不是一致性的連鎖宣示,把每個店都搞得一模一樣。

我們在亞洲,除了開在商場內的專櫃是想為台灣品牌出口氣,並且增加營收,所以用類似的CIS系統複製。連續三年在台灣開的三間街邊店,團隊們都儘最大可能把在地文化、歷史、記憶給保留了,也就是說在一片連鎖都要很像的風潮裡,阿原反而每間店都長得不一樣。設計無法複製、預算無法系統、最後我們連建材都打散管理,團隊最大的痛苦便是不知道現在累積的經驗能不能讓下一場工務更舒服,還是每次大哥都要歸零重來?

我就挑店名這件事簡單分享我們在能力有限內的文化堅持。

開在淡水老街的店叫做「淡水天光」,想與多雨的小鎮、陰暗的舊宅對話,一方面修復店後邊坡的石階與老牆,提供遊客看見淡水小鎮延梯成家的歲月遺霜,也把一家店最值錢的迎街面內縮成走廊,留給遊客駐足,因為淡水太常下雨。設計師笑說:「你們讓出來的空間足以開一間手搖茶,營收多一倍」,我們沒有,前面退、後面縮。淡水有一道光要被珍惜,不該匆匆看夕陽而已。店招留了一點紅,仔細看就是八卦卦象裡的「火」,天光也…
去年開在西門町昆明街的店叫做「西門廳」,我們理解這區本來就是商業娛樂的大舞台,她的繁華其實是被人來人往的歲月虛構而成,多半建築破落到連裝潢都掩飾不了,有生活機能但沒有生活品質。我們化暗為明把最醜的、亂七八糟破磚堆疊而成的兩層樓高牆壁保留,引進陳明章音樂,讓台灣每個階段的建材都被莊嚴對待,而不是疊粉塗色媚笑紅塵,更不要都聽中華電信大量放送的「放心播」,西餐廳和服飾店聽到相同的旋律不是很奇怪嗎?店招裡面也保留了一點紅,橫線一實雙虛,畫的就八卦卦象裡的「土」,磚牆也…
你可能會猜我們開在永康街8號的「永康間」 就是取其諧音吧。其實不是的,如果「『廳』是待客、演出主場」,那麼「『間』就是過度、轉換」,天上會接人間,歲月會接時間,談的都是經過…,於是我們拆掉所有鐵門,勇敢把大牆變成透明玻璃迎向永康公園,椅子向外擺、水槽向外展,我們要讓每位來者坐下看看永康公園翠枝老木前的人文川流。店招雖然也有紅點,所畫其實是八卦卦象裡的「木」,公園也…
文化兩字之於企業是什麼?如人飲水、如履薄冰。我以全球稀有使用繁體字的後民為榮,我思我行不在多、不在廣,是怎麼言行如一。

2015年3月11日 星期三

謝謝貴人


我不喜歡開店
服務業很麻煩,只能微笑吞忍不能罵
服務業很細膩,除了商品還有一堆人
…但是,一有機會我還是一家又一家…
不停地開店,海內、海外


我可以停下來,但一群人怎麼辦?
「希望」這兩字沒有具體意義
再多描寫都要在完成後
才能榮耀「希望」
永康街8號,三角窗
我賭徒般撒下驚人的房租開了店

我不是想贏、想面子
是為了實踐團隊的勇氣
告訴大家,「做了,就別怕」

施工中我記錄這些恩人
他們總是抽煙嚼檳榔
儘管承包商在工地牆上貼著
「工作期間嚴禁抽煙和飲酒
也不可亂吐檳榔汁..」
但是效果不大

我看到了也裝作沒看見
他們努力、認命、但技藝莊嚴
他們微小、命薄、但全力以赴
一點點嗜好總算人性
開幕前,用我的看見對他們
致上最深的謝意…

2015年3月7日 星期六

不要只給台灣潑冷水


我出生在民國52年,高職畢業,不曾出國留學,但我看懂ABC,我成長在到電影院看電影還需要站起來聽國歌的年代..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不解其意也不思內容,反正唱著唱著就覺得正氣凜然。每天早上全班同學都要挺直腰桿,聚焦遠方、拉開喉嚨高唱..一心一德,貫徹始終..。我是習慣聽令立正、稍息、解散,才開始一天學校活動的那種人。我的未來沒有資訊開路,大人教的都是用功讀書,我背四書五經也讀唐詩宋詞;我的前途沒有國際願景,前輩示範的都是一技之長,臺北代表成功、家鄉等於身世…,就這樣迷迷糊糊過來,卻清清楚楚長大。

我一生有的不多,少,但是很小心呵護。

自己的「定錨」是衣錦還鄉,心中的「指南針」是光宗耀祖。做事很少為自己,「自己」的後面一定有一個家族等待被庇蔭、一個意義需要被完成。要是真有一本生命字典,最少出現的大概是「怨」這個字,我被洗腦長大的,愛國、家鄉、道德、責任。這一代人一定看不起也會冷笑我們這批受封建教育的人。

我常想一個人可以自處為何去流浪、真的願意開墾何須要離鄉?是否現成的容易滿足、機會比較方便想像 ! 旅人走到頹廢的文明前反省偉大的曾經,移民揮汗開發有花無根的偏荒,最想離開的竟是腳下這片地,偏偏午夜夢回年年鮭魚般拼死返鄉,時代滄桑莫此為甚。

友人瘋狂轉貼22K是政府、商人摧毀年輕人的罪魁禍首,縱情描寫遠方遼闊、機會無窮的肥田沃土才是台灣未來的希望。我靜靜思索再三,就算去了,奧運場上的跑龍套和廟前說古的當家師那一個會是我最後願意傳說的故事,結尾清楚到不行,於是今天讀中庸。

…第二十三篇,「其次致曲。曲能有誠。誠則形。形則著。著則明。明則動。動則變。變則化。唯天下至誠為能化」。是的,「變則化」,我們要明理誠心貫徹始終做好一件事,做到德行外張感動周遭,改變就會發生,你不必再去追逐天下,天下會在你眼前化育而成。

喜歡大陸的朋友不要只給台灣潑冷水。把方法傳授回來,把數字轉化成步驟貢獻回來好嗎?我們守著家園的人是在幫你們看家啊,才不至田園荒蕪 ! 不然很多人就無家可歸了。

2015年3月6日 星期五

慈濟價錢當然可以不一樣


我在馬來西亞有一個經銷商,他的主要事業不是零售販賣,是養鱷魚。只因為喜歡阿原,所以他爭取到在沙巴地區被授權銷售我們家的產品。我和同仁都稱他「鱷魚先生」。

他在最適合的天然環境用最好的技術養出全世界最穩定的鱷魚,他賣肉、賣皮、也賣油,鱷魚肉很便宜賣來吃,據說像土雞肉,鱷魚油又臭又腥,卻很神奇的是消炎解毒化瘡去膿的稀有原料,被少數國際藥廠指定收購。最大的利多是他每年的鱷魚可以有幾百隻或幾十隻被愛馬仕挑上指定購買,一但被指定還不是馬上就賣得掉,這批「愛馬仕鱷魚」要被他們以3-5年期間特別關心的照顧養殖,確保魚甲不刮傷、皮鱗厚薄完整、原皮成色均勻漂亮、魚身尺寸大小合宜…,然後開始一連串的品牌之路。

一條鱷魚要在馬來西亞被耐心飼養幾年後取甲、再運到新加坡揉皮定色、輾轉到義大利配件電鍍、最後在法國車縫壓密碼烙商標,限量、上市,一個包包就新台幣三百萬起跳,買的人要排隊。

由於利潤驚人,掌握關鍵鱷魚皮的人要多養幾隻愛馬仕鱷魚、做出幾個一模一樣的鉑金包並不是難事。於是愛馬仕的製造核心單位和他們乾脆化暗為明,約定清楚,每一年同意可以保留幾個沒有印上Logo的鉑金包給鱷魚養殖戶,供他們自己用或拿去賣,但是包包從頭到尾不能有「愛馬仕」的商標和任何品牌所屬包裝出現。你幫我養最好的鱷魚,我給你額外的利潤,相安無事。

他問我要不要買?10,000元就好,美元。我沒有小三,用不著。
三十萬台幣買一個材料、血統、製程、品質都一模一樣無懈可擊的市售三百萬珍品確實匪夷所思。鱷魚先生說事實就這樣,既使如假包換,但他一年真的也賣不掉幾個,因為沒有印上[HERMES] logo,1,000美元和10,000沒什麼差別,就是一個普通包。

時間是六年前,在南洋沙巴一處乾淨整齊的鱷魚養殖場,「鱷魚先生」啟發我一堂很不同的品牌課,品牌是很難只看表面C/P值。

當慈濟請法藍瓷用壓克力製作出如琉璃般剔透的「宇宙大覺者」一尊33萬被拿出來批判類似的藝品才等值40,000的時候,我覺得這個事件上面媒體多半已經在妖風點火、見獵心喜了。定價不能撇開品牌不認,我相信花330,000的人不會用他是在買「壓克力」的心情看他的消費,去買玻璃藝品的人大該也不會對著一塊玻璃明心定性吧,出處不同、購買的情境不同,行銷的五感最難營造的是「心靈感受」,慈濟行你不行,別嫉妒,是我們努力不夠,所以她成為成功的宗教事業,有人吞火扎針也只能當仙姑扶鸞。

妖魔化、造神化都有其結構因果的緣起,大家有權清楚慈濟的財務運作、帳務公開,這是於法有據,社團宗教不可逾越的尺寸。因果使然有一群人揭開宗教事業長久以來公器私用,這是信眾衙門和政府單位集體共犯的結果,何不按圖索驥順著流風一舉把各占山頭的宗教大院一併從結構上弄清楚,還台灣應有的公義公平。強調深度報導、公平正義的媒體朋友,你們有口號主張、一定也有資源預算「做深、做清」吧 ! 否則盡是遍燃烽火實非家鄉之福。從東北角的貢寮到高雄的大樹鄉,保護區到海岸線還住著很多「高僧大德」,處理得好這是台灣的機會,不要一時片刻只搞獵殺屠龍,一不小心毀壞了可能是台灣百年難得的慈善團體。

曾經多少個總統文武官員富商庶民是你們心甘情願雙手合十低首跪拜慈濟(和其他宗教領袖)的,明的求選票搞認同,暗的消業障保平安,這些都是交換,我們智商差不多,突然一群名嘴這樣的善惡分明讓我覺得噁心,像林美秀說的「x x 人,不要只剩一張嘴」。

宗教團體也有品牌價值,宗教流派也靠符號賺錢,天經地義。純棉內褲網路一件賣49元,卡文克萊基本白色款到專櫃一件賣480元,我在Costco買,三件一包890元,都是大小重量差不多的棉織品。品牌不同、銷售形式不同,價錢就不一樣。「宇宙大覺者」,慈濟價錢當然也可以賣的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