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9日 星期三

母親不是只有一個



南韓總統朴槿惠訪問中國大陸時說了這句非洲的格言:「如果你想走得快,就一個人走。如果你想走得遠,那就一起走」。

再兩天就要出差到海外交流,主辦單位很認真在初夏五月規劃了三個系列活動:『自然有型』、『自然有愛』、『自然有吃』三個活動,想藉此串接起在高物質享受的今日,能有一絲反省催喚我們把遺失的和隱藏的簡單找回來。

以中國大陸在辦活動的慣性,總是場所、預算、媒體、廣宣推動得沸沸揚揚,我受邀負責『自然有愛』的講座單元,主辦單位希望我從母愛的方向出發,把聲音送到世界角落,讓一些人重新聽到記憶中母親的美好。而這個主講者阿原最好是用現在進行式的生命經驗跟大家說話,這樣比較有共鳴。

我不停整理不需定義就已經存在的事實,也擴大感應天地之間我們所必需回報的蒼蒼,一次又一次問自己母親是誰?血緣的、關係的、自然的?當我聽到這句「想走快,就一個人走。想走遠,那就一起走」,心中頓時海闊天空,原來『母親-愛』我早就見解清楚,過去幾年公司的母親節就一直在宣揚「大地為母」的觀念,今年更延伸了「眾生平等」的論述,瞬間,講座的主軸與結構從壓力中解脫,僅用一個晚上的時間重新剪輯了2014年我和公司同仁一起發生的事,這該是大陸所不會發生「自然有愛」。

至於演說內容,趕工中...

2015年4月27日 星期一

稻草人趕山豬



魚腥草蓬勃的時候就是山上山豬跑下來搞破壞的時候,牠們喜歡在晚上四下無人時翻開泥土大肆嚼食魚腥草的根。我們都要在牠們吃剩下以後才有得採收,不生氣,山上食物本來少,山豬活下去不容易,天道人理,野生野種就要接受眾生共享。

大自然也用祂的方式來回報我們,被山豬蹂躪翻踏過的土地更加鬆軟均勻。你本來只種植一區的魚腥草,隔年,會自動變成兩區、三區…,因為山豬一邊吃一邊拉大便,沒被消化掉的根莖隨著排泄物彷彿天仙下種子般漫山遍野落地生根,長出新的苗,苦笑也是笑,就當牠們是貪吃的笨農夫好了。

阿叔想出最積極的方法就是製作稻草人,他們說:『試試看能不能嚇到牠們?』,結果就待日後驗證吧。

2015年4月16日 星期四

再密的地方都有灰塵


書太多,常常為了整理出新空間來容納新成員,就得震天震地的進行書櫃大搬風,過程中往往遺失的鉛筆會出現、某年的照片會飄落,也曾在書裡遇到當年夾放的鈔票,那種心情很像中了樂透,不過最常發生的是一發不可收拾就開始擦灰塵。

再密的地方都有灰塵。

信手翻了翻義大利作家卡諾維爾的舊作,書背褪色書緣泛黃但總體來說算是乾乾淨淨的,那一頁是馬可波羅與可汗的對話:"你是為了回到你的過去而旅行嗎?"可汗要問他的話也可以換成:"你是為了找到你的未來而旅行嗎?" 馬可的回答則是:別的地方是一塊反面的鏡子。旅行者能夠看到他自己所擁有的是何等的少,而他所未曾擁有和永遠不會擁有的是何等的多…。

同事之間多年後有人紛紛轉業、也有人想圓夢創業,渡河者多登岸者少。可能他們把所有的重量都放在「自己」,以至於背負自己就耗盡能量,剩下的力氣走向新旅途就顯得倉倉皇皇氣喘吁吁。他們可能看不見或者故意不想看生命是與另一個生命連接才產生意義的真象,「自己的感覺」超越別人、「自己的前途」重要過別人,然而人類全體匐匍至今的大片歷史,不早說明了生命是在時而鬆開時而緊縮的兩個移動點之間行走,你要先有具體的一個點才能行不迷、雜不亂,接著找出另一個你願意相許的點,殷殷實實密織細縫,日久,圖騰終現,幸福就在兩個點中間活化,千萬別只在乎自己,單點難成畫的。

可汗與馬可波羅的對話好有智慧” 別的地方是一塊反面的鏡子。”就像多年前日本經營之神稻盛和夫接手經營已經宣告破產保護的日本航空,別人問他已經這麼成功,何必去接管重整一家千瘡百孔又破產的公司,搞不好惹來一身腥..,一向以「利他競爭力」作為信仰的稻盛先生對媒體群這麼說:「我想到的不是自己多行,是日航即將被裁掉的一萬九千三百多個人..」,所以他接下日航的重整工作,結論是他先保住一萬多個人的生計,這些人後來保住了日航重生。

我擦灰塵,就像我不曾忘記的修行,那一段又一段的學習之旅。


2015年4月15日 星期三

天上人間

 

這個廟直接面海,枯葉飛砂伴隨著鹽濕的鏽斑讓它顯得陰森森,牆堵是垮的、油漆是落的。風大時候,海水就打到香爐上面。這不是一個求財求平安的廟,所以不曾見過一個香客在這裏停留,安靜的連蜘蛛在此都安心,因此結網蓬勃。

在上下班不趕路的片刻,我會進去掃掃地、捻根香,自我安慰式的從捐獻箱開口處丟些50或許100元的零錢,我猜這裡還是有電費和香火要花費…。
它的名字叫做「流水公廟」,意思是海邊難免會有一些漂流過來身份無法辨識的人身或肢節需要被安葬渡唸,故鄉成謎、姓氏難猜,那就通通葬在一起吧 ! 好傳奇、好美麗…

無主不一定是孤魂、有家未必要歸,天地大荒不過就是一口氣和一聲念,簡單的收拾、樸素的供養便是大愛出處。香火不必鼎盛、心誠不靈也甘願。我很少在北海路上享受遊客喜歡的咖啡芬芳,反倒在一柱香的時間掃掃地理理桌,陪伴孤魂野鬼好好天上人間。


2015年4月8日 星期三

勇敢活著,終有收成


願意深呼吸,鬧中取靜就不是難事 ; 敢許大願,千山萬水就是風景不是阻攔。

十年,我愛的島嶼亂象依舊,妖獠末日、群魔盡出,壞,更是變本加厲到無法無天,蓋房子的、賣東西的、桌前寫計劃、天上護家邦的…。我不停拉住自己深呼吸做原來,要是我的愛隨之動搖,過去的話會變成今天的諷刺。「然諾」除了是激情當下的靈光一閃,也要是最後一口氣絕時的迴光返照,「初心」要是剛剛開始的單純也要是曲終打包的手信。

我的農場每每花果將熟之際就是蝶蠅蜂蟲最多的時候,不必火力全開對付,季節輪替、大地自有淨化輪迴的一天,枝頭勇敢活著,終有收成。台灣也是。

我愛我的團隊,他們以愛為名、以艾為本,陪著我走孤獨又艱辛的品牌之路,他們洗盡鉛華、忘錢忘名,把在地工廠翻了一遍,就是要做出「台灣之最」,我們愛薰衣草但台灣不產薰衣草,我們相信玫瑰但台灣更多月桃,我逛街,但我更要替台灣打造能跳自己舞蹈的舞台,我深信藥草,「艾」會成真。

一字排開,從身體洗滌到頭皮養護、從嬰兒嬌嫩到熟齡老繭,一棵艾草成就一個產品的家族。今天新產品全面發表,出發記者會前我靜靜的翻閱了黑色牛皮筆記本十年前寫的「土地倫理、勞動力美學」,有一種既焦慮又安穩的心情浮動,在興奮之餘照鏡子,老了幾許…。

附照是阿原開在海外的店。


2015年4月7日 星期二

這個新加坡


一個人成長的環境會一點一滴變成這個人的思想行為,看似簡單的生活習慣其實具有強烈滲透性,它們建構成一個人性格的大部分。除非願意覺醒,重建自己,必要的時候甚至推翻過去,像蝴蝶一樣蛻變自毛毛蟲,不然就只能活在循環裡一代抱怨一代,只期待外部改變,從不思自我進化。

看過一些從小就被「關心」他的父母一直用「這個可以」、「這個不可以」教育長大的人,都出社會好幾年了還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喜不喜歡眼前的工作,問他清不清楚下一步,他馬上變得跟平日高談闊論的虛擬英雄判若兩人,陷入茫然。謙虛的會說「我還沒準備好」,逃避的會說「大局不容」,其實就是不知道,不知道的原因就是不健全的教育所致。

也經過身邊很多一起長大的人,爸媽從小就一直灌輸他們「省一點」、「便宜一點」,一趟人生旅程都走到中年了,果然是比別人多省下那麼一點點錢,卻是生活毫無美感,更別提品味這件事。毫無意外多數人一年又一年群聚成他所害怕的環境的一部份,「質」延後代,台灣今日的處境就每況愈下。

常出國而且總是閱讀國外新聞報紙的人對比國內每天被報導的事情,一定有這個感覺,你也找不到一個區域像台灣的上層活動總是洋溢著貪、慾、謊、權這麼多偽善,下層活動充斥著這麼多何去何從的茫然。我覺得生命有一首奇妙的神曲很讓人動容,只要願意拉弦、願意開唱,用行動彰顯決定,把存摺花成品質,你一定會聽到凱旋的樂章裡有自己的和聲。

新加坡的友人激動地說:「他們香港人嘲笑我們新加坡人沒民主,但我們卻安居樂業,知道自己的未來,而他們除了罵和怨還有什麼?你們台灣幾十年來也從有到無不斷的失去,我們新加坡人卻只用了一代人的時間就從第三世界走到第一世界。除了自由少一點我們不缺什麼,還是全世界很多國家的學習對象。台灣呢?很多自由,但現在的樣子是你們期待的嗎?…我們的小吃攤抓到一隻蟑螂要罰新幣300(折合台幣約6,600),抓到一隻老鼠就讓你關門三個月,可是,原來台灣一直在吃地溝油…」,我在一塵不染綠樹遮天的城市國家靜靜思索這些談話,路邊雜誌架上的雜誌封面印著單眼皮薄嘴唇的李光耀先生遺照,旁邊一排字,…李光耀國父說:「我不要做一個大家都喜歡的人,但我要把新加坡建設成一個你們大家會喜歡的國家」,看到這樣的氣魄,我不遮掩,我讓感動的眼淚自然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