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9日 星期五

躺著化妝

 

昨天晚上我躺著,兩臂向上伸直,像神俯瞰人間一樣的角度,用鏡子照自己。地心引力向下公平垂拉,臉部肌肉和皮膚都呈現緊縮的繃張感,我看起來年輕了,但很不像平日照鏡子的自己…

有一次在江蕙演唱會上聽她唱完「苦海女神龍」後回憶爸爸,她說十歲開始走唱,小小年紀每天要撲粉塗妝,她的妝其實都是爸爸幫忙畫的。爸爸化妝的時候一定要求江蕙躺下來才可以完成,「躺著畫妝。因為我爸爸是刻布袋戲偶的人,戲偶的頭都是一顆一顆擺平著才能上色」。說完,江蕙笑笑過場,那時我百感交集,很多不清不楚的發生,在時間過後我們才明白價值的所在。

前天二姐的告別式完成了,許多人都繞棺一圈看她最後一眼。認識的人帶著各種複雜的心情不約而同談起她的妝、她的臉,「不自然、不像她…」。大家喜歡停留著那個能呼吸會說話的印象,我也是,可是我更珍惜她在棺木裡最後那一張臉,我們沒有什麼機會看到一個人躺著的面貌,所以不習慣,我們更沒有太多機會目睹亡者的容顏,通常我們害怕。她走了、她冷凍了,退冰後的臉怎麼會自然,她在世和我們相見都是立著面對面,幾時看過她躺下的臉孔?

今晚,也許你可以躺平用一面鏡子照自己,慢慢看、深深看,我猜你將改變的不只是認識而已..
平安。

2015年5月25日 星期一

浪子回頭,遙遙無期

這些沒有創業經驗的老師為什麼一直鼓勵學生畢業後要創業?課程這麼安排、演講這麼安排、連受邀的社會嘴巴都樂此不疲侃侃而談鼓勵學生創業。

我真是一張「壞」嘴巴,上個月在某大學忍不住對滿堂師生鐵口直言說,你們邀我來鼓勵學生創業,真是徹底錯了,我要分享的是創業的「前一堂課」,請大家關心就業。

「老師」這個職業不算就業,他們很難被開除或資遣,所以老師不能感受就業的珍貴和痛苦,當然教不出讓學生覺得「就業」是很重要的一堂課,於是台灣學生出了校門幾乎都要讓老闆從頭教一遍學生什麼叫職、適、能,搞到學生一出社會就「感覺受傷」,老闆繳完稅金給政府做教育,新人到公司了,還源源不斷再付出補習費教基本功,資源多重浪費。

「老師」不一定懂創業,他們不必直接處理創業硬碰硬的生產技術、創意整合、運營管理、資金調遣、競爭突圍..等棘手問題,當然難以適地適用告訴台灣學生「創業」地雷在哪裡。教戰技不教拆地雷,無數學生還沒從就業市場學到趨吉避凶的經驗,「愚勇」的以青春當炮灰去試做老闆,95%就陣亡了,信心動搖連銀行信用也搞壞,要重回職場也多半變成「老闆害怕聘請老闆」的遺珠,浪子想回頭卻東山再起遙遙無期。

分享一文,奉請諸君大德,積點陰德,如果你不是學生的富爸爸,別再一直顧勵年輕人創業,先幫幫他們怎麼就業才務實。

參考網址: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1204/134733.htm

年輕人沒資格過小幸福的生活


是不是要等大潮退了你才敢走到海邊,安全、貝殼、柔軟。還是在漲潮前就做好準備,大風起時,迎向滿高的衝擊超越自己慣性視角,用不曾有過的焦點凝視遠方,出洋。勇敢出洋的人一定會收到孤獨的懲罰也會得到意外的贈禮,漸漸你不再祈求也無需接受施捨,到過高處的人養成的是視野不是感覺。

在別人眼中我大概是一個不太跟得上潮流過時尚生活的人,每天想的就是工作、創造價值這檔事,相信的永遠是「遠方源自腳跟」這個硬道理,我世故的以為價值才能換得品質。我們這一代人(五零年代)還相信要拼才會贏的道理,拼贏了雲淡風輕,拼輸了也敢親手埋葬,不怕痛,自癒力免疫力硬是比許多人強,「感覺」就留給腦袋,盡量不搬進生活。身邊要是有人滿口「我感覺\我感覺」,我總是不忘提醒「少說感覺,請給我一個行動」。

輕鬆說浪漫不是年輕人現在就可以定義的幸福,你們被許多有錢、有傳播力的人騙了,他們一直出這種書本雜誌來感動你,是因為滿足你的嚮往你就會買單這些資訊,他們在資訊裡賺錢。出版社沒錯,他們也是生意人,錯的是你,你不但買他們的觀念,居然還投身到他們描寫給你的情境。真能這麼幸福,這些傳媒不早就去開咖啡店、開民宿了,何必這麼辛苦經營傳播。

搞了半天,許多年輕人、退休人通通想去賣咖啡開民宿,咖啡豆是少數貿易商在掌握的資源,你嘗到的多半只有苦味,回甘是資本家的盈餘。我身邊五年內多了5個朋友賣咖啡,4個朋友開民宿,聊到幸福,他們通通苦笑,只能自我調侃說「原來鼓吹我們幸福的名人,他們不必做都可以享受幸福了!我們現在進退兩難,只能說是幫別人『創造幸福』」。台南繼續被描寫,台東持續漲價,墾丁開店成本已經接近西門町…

這麼年輕就只想做民宿,我想問,守著床單怎麼上山下海?應該有個祝福的聲音催促你,敢到天空和老鷹競飛,敢到深山和灰熊較勁,要是你不曾經歷把自己像火一樣燃燒起來的激情,光對你就沒意義。小時候長輩告訴我的是「衣錦還鄉」、「光耀門楣」這樣的氣魄,為什麼現在反而鼓勵開小店、小幸福。

如果這是豁達清醒的選擇,我支持。要是因為偏安無可奈何的退縮,我就真的無法投給贊成票。
幸福感不等於幸福,幸福來自於心靈、健康、財富真實的成熟,幸福感是捕風捉影的海市蜃樓,催眠年輕人的大人,不敢吃苦的年輕人,都務實吧。

2015年5月13日 星期三

頂尖CEO的前瞻力


讀完了「頂尖CEO的前瞻力」

經營企業是一場證明哲學有用的演出,有方法、能論述並足堪複製。經營人絕對要以一個有機體自居,「有機」是什麼,就是敢自我毀滅,又能隨順環境生態自由重生的機遇。

「阿原」在2005年成立,當時也剛好是法國歐舒丹把馬賽皂引進來和昂貴的保養品放在一起、英國LUSH皂則以香噴噴的高營業額雄踞台灣各大百貨公司。本地高檔清潔用品則在工研院領軍、農委會支持之下,以竹炭和無患子蔚為風氣,一時間「洗」的產品變成流行。我沒跟著起舞競豔,反而逆向操作,帶著團隊鑽進台灣底部從耕耘、土地、農作上面尋找人、工業與感情的交流,當這個交流被證明能使產品超越C/P值,變得耐人尋味,阿原的肥皂於是產生文化感,這樣的產品我稱為「文化產品」,這樣的行為當然就叫做「企業文化」。在一個已經很成熟難再有創意的清潔產品市場,肥皂居然還能增生出一脈「清潔文化產業」的風情,短短幾年從台灣蔓延至亞洲許多國家…。

我是用自身的經驗來認同並呼應迪克‧柯羅斯新作「頂尖CEO的前瞻力」這本書要拋給讀者的觀念,作者一針見血直指核心說,成為優秀的CEO就是要做好兩件經典的功課:「思考」與「品格」。「思考」會影響企業發展的深度與廣度,它是哲學的源頭。「品格」則牽動組織員工的追隨與熱情,品格更是文化優劣的關鍵因素。

台灣很多企業都有執行長,卻一直欠缺才高八斗、德高望重級的人物使人仰望,我們看到許多執行長氣喘吁吁在領軍品牌或企業,一下子要跳到市場發表商品,一下子要站到火線上辯護政策,更多時候要絞盡腦汁賺錢,迪克‧柯羅斯說CEO無法發揮最大貢獻的原因是由於不斷浪費時間做一些與自己最大責任不相干的事,這個責任就是透過「思考」與「品格」管好自己和自己的公司,而不是自己從技術層面去執行專業經理人應該執行的人、事、物。

弱水三千我取一瓢而飲,經營管理之書汗牛充棟,如果你一年只能讀一本書,那麼就把別的書籍拋開,僅閱讀這一本「頂尖CEO的前瞻力」,隨之演練必有所進,這是「有力、有愛」更是「有機」的書,原來頂尖CEO不要做太多,但要想很多。

2015年5月1日 星期五

除非你願意坐輪椅



自己經歷過許多討好年輕人的活動與出版品,我看了都覺得這些主編和社會名流真的噁心,為了怕網軍圍剿,希望自己被更多年輕的人氣按讚,又或者為了表現自己和年輕花朵站在同一陣線,盡講一些討好年輕人卻不痛不癢難以成事的鼓勵,年輕學子出社會的痛苦與困頓依舊,鼓勵他們的人在這個痛苦中大量販賣勵志書以及賺取因鼓勵而得到的演講費。最慘的爸媽是五六十歲了還在拼命工作存錢,想著「給下一代留錢、留房、留希望」,然後他們的孩子只想做自己,爸媽怎麼做都是「他們自己願意的啊」。

很多大人站在正義一方罵「22K」,誰在教年輕人「35K」的實戰本領。

心中總是覺得當下社會氣氛多數的師長實在太在乎年輕人,學校不能打罵、爸媽不能管教、公司不能磨練,動輒用心靈受傷提告老師,小朋友都能一巴掌就控訴爸媽家暴,最嚴重的是職場上給薪水的老闆像小鱉三一樣一不小心會被員工以違反勞基法…來主張「我不接受調職、我不服評議」,通常勞動署為了像是「勞工方的正義依靠」也多半會懲罰公司成全員工,公司被罰了錢認賠了事,江山新人輩出,沒有一個職務非他不可。但是離開的員工在紅塵滾滾裡繼續顛簸撞頭,卻已經不關「勞工局」的事。我想,這種你告我、我告你的文化形成,告贏的人真的贏?做愛的人真的好?

佛家說:「慈悲生禍害,方便長下流」這句話我經常用來砥礪自己,台灣現在需要的是菩薩心腸霹靂手段,昨天到金門大學參加聯合報願景工作室主辦的「願景工程-為青年尋路論壇」,接收到很多正面的力量,現場社會賢達沒有一個人刻意討好大學生,他們反而勇敢的指陳「年輕人當如此」,我整理于後,大家共勉。

1. 生命的價值不是自己定給自己,是別人因為你的作為而回應給你的微笑與感恩指數。
2. 每天堅持做一件對世界好的事,你才有資格說「我要改變世界」。
3. 沒有什麼叫觀念落差、時代鴻溝的理論,你要做出能證明「我是可以的」,「證明」就會變成最好的溝通。
4. 實踐夢想?那你最好要做完這四件事:「大聲說給所有人聽、寫清楚圓夢計劃、努力找貴人、不停受傷不停自我療瘉」

附上兩張照片

1. 所有知識在沒有轉化成行動之前都只能算自我安慰。

2. 每個祈禱都是選擇下的產物,路還是要靠自己走,除非你願意坐輪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