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1日 星期五

政府為何不帶頭做代代相傳的事

2006年花費千萬的石門風箏公園,沒使用幾次,現在拆了。

沿著馬路用鐵皮圍起更大的面積,將花更多錢加碼做更大的「觀光建設」,他們的思維反正北海就是不能吹風、看海、曬太陽,一定要新建設、大建設,所以五彩繽紛的路燈換了又換、每天提供不到10個人使用的寬闊天橋蓋了又拆…。

在故鄉看到一處處公有地標租出去之後,被失控的經營者塗紅抹綠,他們擺置隨性劣質的傢俱以及粗糙不堪的餐飲,有盆景,植物卻長得可憐,有掛圖,卻多半和店家風格無關。一到假日,家家爆滿!他們因此覺得錢好賺,這樣客人也上門,少跟我談文化、談社區責任?所以會在八里看見阿曼帆船酒店造型的新建大廈,在清境農場滿山歐式城堡的巨大民宿叢裡我誤以為到了迪士尼。

去過北海岸幾家餐廳,套餐平均介於460-980之間,用的卻是夜市等級的刀叉餐具,盤子有缺口不說,喝水給的杯子也是已經磨到起霧的強化玻璃或壓克力杯,不是一家,我到過五家都一樣,連桌上調味醬的瓶口也嚇一跳的糊滿陳年結巴的醬乾,我真的很不解,他們每天生意都不錯,客流量是有的,難道是買加工用的大桶裝調味料灌注到名實不符的空瓶子?只填充不擦拭?不然怎會這麼髒!。

也看到一段段海岸邊的「私有地」自由心證無盡開發的在霸凌北海,公部門和管理單位都別推說那是私人產業你們管不著,你們很清楚只要是營業場所從一塊招牌懸掛或外牆的變更,甚至多挖一個窗戶或廚房旁邊的消防瓶,建管、工務、消防..都要看到設計施工圖才能批核准動工的。這麼關鍵的北海岸觀光線景點都不盡責的呵護,你們會傷多少人的心?

公部門放下不說,三芝、老梅、石門這一條帶子上都有熱心活絡的社區發展協會、風箏協會…,可能旁觀者清,我會建議你們少辦活動多關心地方珍貴的景觀地貌的永續教育與監督,那是一去不復返的大事。「發展」未必是做「加」的事,別因為害怕得罪政府拿不到他們補助預算而放任他們不管不問,那真的就有愧民間社團的社會責任了。

公路百條,北海只有一個,我選擇搖頭,經過而不停留,心想還好多年前的衝動踩了剎車,沒有在北海岸置產,否則看到她一年比一年更變形我會難過死。

照片上的小鎮我在二十年裡去了三次,換飛機換車輛起碼要超過兩天的時間。她變化極少,這個國家各地的人以及不少外籍的觀光客都會過去朝聖,她新的建設少到幾乎沒有,維修還原舊面貌的工夫反倒下得很深。日深久遠,她終於值得代代相傳。北海岸這億萬年形成的植被、藻礁、山丘、風沙難道真毀於這一代人的手裡!


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

工作室下班前快下雨



變天前,該收的都要收。各就各位,清清楚楚。

成功的人都是自己找事做

公司一年來新增大批不同行業的精英,生技、光電、服飾、餐飲..,正如一年來公司也離開了許多同仁到別的產業。送走的人我冷靜祝福、進來的人平等善待,一直用行動在貫徹近親不繁衍的價值觀,我相信有意義的流動公司才能有機蓬勃。

舊人太多容易在慣性裡思維裡養成醬缸文化、抱殘守缺,最嚴重的是形成幫派。創新的第一件事要勇於接納新員,文化的第一件事要能與時俱進,每個進來的人都可能帶來禮物,離開的人也可能散播新希望,我很忌諱動不動就說:「我們以前都是…」,「我的經驗是…」,某種潛意識裡,這代表無料、恐懼、舒適圈的眷戀。英國因為開放多元,在法治、人權、文化的價值表現上始終是歐洲的標竿座標,美國也因為開放多元,短短兩百年在科技、創新、管理的突飛猛進已執世界牛耳。

我非常積極從各路英雄好漢的身上學習,也源源不斷的產生新動力,在新進主管那裡得到最受用的一句話是:「會成功的人都是自己找事做,什麼都要公司安排、栽培的人會掏空公司的資源。出社會成長靠自己,貢獻也要靠自己,職適能、本職學能只適用於剛出社會的新鮮人,專業,就是自己要能找出對機構最有貢獻的事情來做。」

在鄉下,鄉親只收到一個指令,「夏季備料」。沒有人教導分組,也沒有人給時間完成表、更沒有人指揮他們SOP,男生女生不分部別,新人舊人不需安排,誰有空誰就位,允文允武就把目標完成了。這種「專業」,自動自發、果斷有心,我每每感動良深。

不斷提醒辦公室的同仁,要理解公司文化或者覺得腦枯腸竭時,最有效的方式是自動請調到鄉下用鄉親的思維學習他們做事的方法,你會煥然一新,沒有幾個企業有山、有水、有時尚、有傳統,甚至有美學、有汗水。阿原明明有,怎麼不好好運用呢。如果這些是「專業人士」不看好的精神,你們相信實務,那麼阿原也製造、開店、外銷、品牌運營…,我都沒有看到幾個人願意跨部門通識深耕。

我是創辦人,至今仍然前線攻戰、中段補給、還常常繞回初心自我修煉,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我「開放納新」,另一個關鍵是相信「回家做事」的療瘉大方。話說了好幾年,很多同仁還是寧願坐在辦公室看電腦看到視力退化,待在椅子上坐到臀部長痣瘡都不願意回到阿原的起初地,跟著鄉親一,起,流,汗。

還在公司的人請保握機會,離開公司人請到別的地方這樣做,你會不一樣。

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

請戴上耳機,十分鐘


如果你沒十分鐘,代表你很忙,那就不用打開以下阿原。

就在今天有二十幾位來自大陸的文創產業負責人要拜訪公司,他們來自西安、北京,也有煙台和上海,再仔細看一下名單也有遠從寧夏與長沙的朋友…

一開始我是請同事拒絕他們,自認輩份與成就不足以為人師,何必勞師動眾,再者台灣風光處處,讓他們去誠品、法鼓山或者好好認識蔣友柏和食養山房可能更有感覺!我們還是專心做好產品,減少張生李熟的公眾接觸。當我停止大部分學校團體的邀約,正在內聚新動力的時候,沒目的性的大型交流會消耗太多能量。

後來同事說服了我。

他們說大哥,別人十年內一直求新求變,可能是值得佩服的創新探索,但我們十年內卻只做一件事還覺得意猶未盡,那就表示這件事也許總結了設計的企圖和文化定位的龐大包裝,你管他大陸有多大,文化談的又不是總量,一個小島就算只有火山,那也是地球上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海外處的主管又提供我一個思維,鼓勵我就用阿原的現貌與之對談,他們說:「環境、在地、傳統、文化」最後都要以產業模式與時代連結,從全球現代化工業化的視角,生產重心移轉,商業法則上從追逐低成本驅動下,總有一天中國生產製造業地位會被取代,可能是東南亞的越南菲律賓印尼,甚至是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伊朗。

義大利文藝復興的美,影響了義大利、法國時尚設計業的獨佔鰲頭→英國帶動西歐地區工業革命,精準的法律法條使她的金融保險業成為舉世參考準則→美國崛起,自由精神的科技發展,把資訊通訊高科技研發推到全世界每個角落→日本帶動東亞四小龍崛起,先進機械設備與工匠達人職人精神讓世人佩服不已。

我們不妨自問,台灣有什麼足以和大陸區別的?阿原有什麼和大陸不一樣的?聞言,我豁然開朗。我們有很多很多,形式上的勞動力美學、客廳即工廠的社區總體營造,精神上的繁體字眷戀、書法外在的從一而終…,大哥,這就夠了,十幾億華人啊!只剩台灣在用繁體字,只有我們把繁體書法的文人形式徹底放在身上全球銷售。

就交流吧!見見面,無欲則剛,結束後還是做自己。

我同意了,拿出陳明章老師的音樂,配上我們每天發生的事,我想就讓他們看看阿原一天在想什麼?在發生什麼?

如果你有十分鐘,請帶上耳機聽聽陳明章先生和阿原的絕妙配搭,這是我要告訴大陸的我的故事。請多多包含別見笑,一個晚上做出來,純手工。

2015年7月20日 星期一

我知道靈魂需要




很少和人聊起我的旅途,想說的多半流行,自覺無聊。不想說的層層疊瓣,夜半來天明去,難得有情人得以訴說。我從來覺得旅行是一件很個人的事,旅途期間自己體會,旅途回來淡淡壓下,總要很多年很多年以後大半忘掉了,剩下的一點點才變成回味,那種回味很棒,去蕪存菁。

同仁有人考慮西班牙旅行,問我的建議,我鼓勵好好實踐,沒有任何一段別人的旅程可以變成你的經驗,走過了才圓滿,即使受傷迷途,都是作業,當心裡有一個聲音一直出現時,就是你該出發的時候。旅行可能是一個關卡,使你看見自己的脆弱與匱乏,也可能是一把鑰匙,不經意幫你打開新的門窗,沒有準備好這件事,只有放不放得下,錢再賺就有,心情過了就難再尋回,走吧,存錢最笨,走過才真。

每趟旅程我都是自己辛苦存錢以後才得,二十幾歲就背背包跑遍法國、比利時、荷蘭,義大利還去了許多次,一次一個城市慢慢逛,米蘭、羅馬、翡冷翠,聽說威尼斯在二十世紀末將沈沒,五年內我就重返三次,雖然她到現在也好端端的,但我沒有被騙的感覺,2013年我又再去一次,想是受到小說「看不見的城市」影響太深,十五年內去了四次還覺得迴廊走不夠、廣場沒拜完。

個人覺得最厲害的是我第一次到美國,時差都還沒調好,就已經租車舊金山、波士頓、紐約一路跨界闖到加拿大…。

開始沈澱下來咀嚼旅行對我的意義,應該是某一年到尼泊爾的通靈之旅,毫無心理準備下我在逛皇宮的時候突然腦袋一片恍惚,才短短幾秒,我宛如重遊舊地般對這個地方的小巷私房、神龕祭壇熟悉到可以指證歷歷每個不被發現的小細節,連柱上古老的文字我都心領神會如數家珍,最後我在一尊全身被塗滿丹色粉彩的印度石像前痛哭失聲,當時的心情像久別重逢老家父母,又似近鄉情怯舊友凋零,同行友人目睹一切,溫暖的跟我說:「向往世道別吧,別貪圖通靈感覺,過門就好…」。

後來五年內我又回到尼泊爾兩次,那裏磁場真的太強,我每次都不能自己。多年後我沒有障礙就信服佛教教義,應該和我累世的堆積有關,因此我對古老如埃及、土耳其、柬埔寨都有很強的造訪動機,後來也確實在那些旅程中有許多啟發。下個旅程的計劃撇開歐洲不提,我應該會到伊朗和敘利亞這些兩河流域有關的地方,慢慢走,我知道靈魂需要。

2015年7月18日 星期六

永遠要做最佳演出

一直以來公司都是素白對外,漸漸卻開放探索家鄉顏色,從專業來看,物理學家採用結構系統來進行顏色分析,按明度、彩度、色相以及環狀光譜三次元的立體形狀讓設計師簡單掌握色彩構造,進而放心運用。

但顏色的細膩與情緒難道只是顏色名稱、演色表、色彩計劃、色彩管理這麼平面?它是有輪廓有表情的,譬如我說「青春」,不同的生命經驗和當時情緒反射會使不同的人藉由不同的顏色來描寫青春,專家無法用顏色定義它的代表性和使用範圍,使用者傳達的脈絡才是顏色的生命。

台灣二十四節氣分明,蔥青、梅紅、蓮白都足以描寫季節細微特徵,七十二候則是以五天做一個變化把一年365天的色彩變化分類活化,我們說 水仙黃、芒果黃、南瓜黃,廚師聽到了就知道春夏秋的配搭。有時一筆「灰」也足以傳遞瀑布水花,那種光輝感不在透視或濃淡,而是你怎麼處理留白與空隙,這些沒辦法教,就是要認真生活才能養出內功。我就常常就鼓勵團隊,不管專家、不管文化,你一定要進入生活、活出台灣,把自己當專家經營,才能設計出足以在國際上站住腳的東西,那往往已經不是創意,而是你有否把文化消化進去,這是時代教養,是心靈共鳴。

我以為CIS是線索不是手銬,VI是打扮不是胎記,誰敢說他定義的台灣顏色才叫本土美?說穿了一台印刷機的紅、黃、藍、黑四原色就能搭配出成千上萬的濃淡深淺,顏色「敢用」,色色漂亮,你不必尋找,它是生活中的「感受」。藉由感受檢視你潛意識裡想傳達的感情,傳達得出來,就叫好看。

看自己路過的環境、經營的農場,要能專心欣賞她的顏色,那就是『阿原本色』,我們在北台灣發跡,每天出現的顏色就是公司標準色。同仁於是生動的提出阿原五色論,大地棕、北海藍、艾草綠、月桃紅、大豆黃…是我們每天所見。

這就對了,接下來就看我們怎麼用,不怕,什麼都能就無所不能,看,你們調出來的顏色多漂亮,我拿到打樣,心裡這麼想,當我們再把愛與熱情放進來的時候,就是在眾人面前最佳的演出。

2015年7月17日 星期五

好混的北海岸及觀音山國家公園管理處


我去過很多美麗的漁村和海濱,沒有一處像北海這樣被蹧蹋的。

葡萄牙直布羅陀海峽就是把壯闊獻給你,商店、旅遊中心和餐廳很低調地蓋在景點最不起眼的凹陷地帶,不干擾自然,海洋、岩石、植被。他們知道這個海峽的價值是因為哥倫布在此出海而重要,「偉大」、「故事」就是賣點,不能變成偉大的建設,再見,宏偉的海峽就是海峽本身,你看不到人為矯情開發。

義大利蘇連多的阿瑪非海濱,遠離羅馬、翡冷翠的豐盛文化,獨自偎在藍色海洋的角落,開車開到你頭暈,但它不新增流行的公共建設、不創造人為地景地標,更不會為遊覽車拓寬道路,想來,要像先人一樣蜿蜒跋涉,她就靠著幾百年在陡峭海岸錯落形成的小漁村對世人提供一種隱士的想像,只有雙腳和摩托車進得了,車子遠遠停著吧!結果這漁村反而吸引全球大批放鬆緩慢的旅人靠近。

近一點如泰國蘇梅島,除了在樹下賣椰子水、大榴蓮,一大塊一大塊的岩石海岸沒有人敢染指,偶有商店聚落也是洋溢泰式風情、整齊規劃,物我相融,是東南亞評價很高的度假島。

所以義大利很義大利,不會蓋個假的中國天安門吸引你拍照。葡萄牙很葡萄牙,不會加一座美國自由女神供你打卡。但是看著我每天經過的北海故鄉,心都碎了,除了海水依舊藍、海風照樣鹹,這幾年被帶頭的北觀處和急著賺錢的生意人塗紅抹綠、胡亂開發到宛如「北海兒童樂園」。開發者從不考慮在地生活、人文聚落以及迎海背山的絕對風情,把原生的在地美景全部捨棄,用仿形的粗糙道具扭曲海岸本來面目。

我好奇這些開發商、設計者、主事官你們有田野調查,或者好好在北海岸住上幾天嗎?不然怎麼會對我的家鄉這麼粗暴。

三芝婉轉清純、石門固執堅毅、老梅則像一位有年紀的歐巴桑安穩體貼的訴說漁村點滴,漁港、燈塔、夜釣、樣樣精彩,海洋、信仰、茶園處處文化,但一條乾淨平順長達20公里全台灣最流暢、最親民的海岸公路上,卻一刀又一刀被他們胡爛整形,上述全部消失,新增樣樣都是外來貨。

沒看過豬走路也吃過豬肉,他們難道不知道台灣美好的村落都是許多代人用很長的歲月慢慢團聚而成的,這才是全球差異之迷人所在,維護、教育、欣賞已經是公部門與企業家起碼的素養,但北海的公海視覺權就這樣被他們報銷,加上去的是東施效顰的比薩斜塔、自由女神、以及希臘白柱…。
我提供沿途村落面貌(相片1. 相片2.)和新近商業開發的對比照片給朋友看,相信你也會有所感。


2015年7月16日 星期四

愛的夠深,所以厲害




當然你可以坐在椅子上寫評論,端著茶在會議中說創意,或是敲電腦洋洋灑灑寫出萬言計劃..。我總是跟同仁說「這樣是不夠的」,不要用大家都會的方法去想像你的未來,臨場、進入、放下優越接觸一切,你才會長大。

這一天我帶著幾位同事到鶯歌工廠參與紀錄新茶器的製作,一如往常在車上喋喋不休,到了現場我就完全沈默,希望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去感受溫度、噪音、動態,包括滲入鼻孔的味道或者小心翼翼的公共安全。

不該一談到文創,大家歌頌的都是設計師、創意人,這些人多數上鏡頭、懂包裝、會抄襲,收入也都比較好,他們慣常以多變應不變,善巧得很。我們是可以換個角度去接近工人、職人、達人,甚至苦命人,他們總是低頭,辛苦的以不變應萬變,其實更貼近「在地」文化。我想讓一代又一代加入公司的人都要傳承「勞動力美學,土地倫理」的品牌情懷,一些苦,要強迫他們吞下去。

吐出來的人多半很快離職,吞下去的我萬分感激。我遵守勞基法,但別再我面前談權利義務,還沒貢獻雇主、社會、國家之前談什麼權益?被寵壞了,孩子。在我心裡權利義務是同一個字- [愛] -你不談,我給你更多,你談,我就依法不依情,慈裡帶悲的情懷「愛」才有溫度,人際關係裡我是悲情主義的,不看好任何一段、也不想強留任何一段。

你的表情是什麼?和模擬彩排的次數無關、和攬鏡自憐的次數無關,是你做進去了什麼。是的,影片自己拍,就用SONY相機,剪輯自己來,是電腦附贈的免費軟體,配樂配音如果不怕見笑,自己都可以玩,我想字幕與旁白又不參加比賽,自言自語也無妨。同事說:「大哥很厲害」,我心裡想,這台電腦和相機不都是你們幫我買、你們教我用的、每次出差我們也都在一起啊?

請記住,「文化創意」後面要加上「產業」就是阿原在做的,產業就是有製造產出,我們不是文化創意「產業外包」,光靠腦跟嘴是不夠的,還要行為產出。

是的,我愛的夠深,所以我應該厲害。真正的障礙是自己,不是技術。

2015年7月13日 星期一

「諍言」是愛,阿原公開道歉

阿原代表「阿原工作室股份有限公司」以這封信向所有人感謝與道歉。

2015/07/13早上我本人收到致理技術學院某學系「簡老師」的一封信,信中深切指出「阿原」有待精進加強的地方,他提醒「公司」要真正將心比心,對任何企業往來的電話都該保持禮節往返,不宜讓他人的留言石沈大海,那怕答案是「NO」,也要讓對方明瞭。學習日本人追求的禮儀境界:飽滿的稻穗,總是低頭。

老師信中指述的事件有二:

一、 今年六月初他撥打我們公司0800的服務電話商洽事務,幾經輾轉卻石沈大海,未獲終結回應。

二、 他的兩位學生侯小姐、王先生在104投遞履歷求職,我們公司「已讀取」,卻「未回應」,使學生心中無限失落感。

收到這封信,阿原深覺慚愧,「阿原全體」一直在努力創造將心比心的企業文化,卻還有許多小事疏失偏漏,顯見企業經營,小丑魔鬼無處不在 ; 顯見企業文化,朝朝暮暮不得鬆懈。

藉此,我在今天早上召集全公司同仁精神訓勉,要求重新建制公司接收電話、郵件、消息等涉外事務的SOP文書管理,確定做到「起承轉合,合理結案」。

藉此,我嚴責人事部門要改善並檢討公司對人員招募時,在「信件、隱私、場所、尊重、回應」等五大部分要做到「將心比心,合理結案」。並對「簡老師」所提示的兩件個案專人徹查改善後,當面把結果恭請老師知悉並由專人正式道歉,以示感恩。

品牌公開在外絕無英雄主義,眾人讚賞批判也不喜不悲,你們都是善導。阿原感謝大家無私公開的指正提點,我是在跌倒中學會走路、在錯誤中看清善理的人,給我機會我會更好,大家一起嚴謹,台灣更好。

謹此,再次謝謝致理技術學院「簡老師」

阿原親筆 敬上20150713

2015年7月12日 星期日

颱風後的天清清爽爽


一位英年早發的老朋友,我還在職場奔波時,他已經穩穩地在大企業上班,公司名稱聽了叫人羨慕,名片頭銜高高在上,連收入都是我的倍數。

有十年時間斷少聯絡,只知道他還在原公司繼續他的高級主管,現在公司給車給司機,他不帶部門,直接統管一家分公司。常常出國,但不是出差,也不旅行,是參加國際的一些救難善行,有一次聊天時他說:我沒有機會做反省,也極少思考未來、前途這類的問題,光想好好做事都來不及,那來那麼多腦力激盪!就把事一件一件一直做,不分公或私,做出來的就是我的想法我的溝通。

他自己沒置產,倒是幫妹妹和一個不太順利的哥哥各自開了飲品加盟店,使他們生活有靠,他總是說一個人要捨得情、捨得利靠的不是修行感悟,是你能做就儘量做 ! 不想被名被利占有,就要敢捨名捨利。

昨晚和他通電話請益公司治理的一些經驗,我很驚訝和我的預設認知差很多。他告訴我沒有一個人可以被改變,公司不要浪費時間和資源去做教育人以及改造人的工作,需要被企業教育的新人表示他基本功力不好,那是你們一開始招募就沒做好,你要改革人事部門而不是教育招進來的人。

公司要教育舊員!那表示這個舊員不懂得自我成長和學習。一個不會投資自己的人公司投再多到他身上都遠不如把錢用在sop、作業流程和製造機具的改善,這些看似死的東西投資報酬可計算攤提,最後還有殘值可賣,但是活的人可是說反就反,說走就走,有時還會偷走公司資源或撒一點毒給原單位。古聖人說﹕「亂邦不居,危邦不入」,那就是指一個有自我認知、有能力謀生的賢者,他會明志辨事,會利用時機,努力充實自己,製造被看見的條件,伺機行動,然後得到他該得的,一個人靠自己充實得來的東西會變成實力與實踐力,公司刻意的栽培多半變成他的成長的壓力與藉口。他們公司的企業文化是自己爭取、自立自強,把不同國家的工作者放在同一個平台上一起競爭,然後最好的資源給最贏的人,讓贏的人一直贏,輸的人就離開團隊,不是平均共享。想共享、共好的企業通常走不久。

「一家公司要處理的驚心動魄事件太多,如果你要投資一個人讓他上來,我勸你擺到最後。面對市場的千頭萬緒,「人」是測驗的對象,不是公司「目的」,千萬別美化了對人的想像,不要妄以為你可以因改變人而改變環境,更不要捲入無法掌握的事件中,否則得不償失。

是非成敗轉頭空,企業活下去是因為它的製造、生產、銷售、創新、服務…,人不過一代接一代,走了就化為烏有.. 。「人」是問題之源,唯有瞭解自己,適應環境,識時明理,你才可以正確應用資源,我在這家公司待了二十一年,還在,不是因為我的公司對我有情,是因為我有能力、專業、想法走在公司前面,我相信好的企業就是要「不均」才能教人才出頭、不夠好的人反省。

記住,事情一件一件做好才是王道,對人不必罣礙太多,企業沒了,一票人就失業,這不是道理,是事實,把事情做好什麼就都好,我們這些外商是這樣才能產出最好福利、最佳願景、全球競戰、有效治理。

朋友的話陣陣刮來強烈,抬頭看向窗外颱風過後的天空,清清爽爽,我想起一群在他鄉勇敢行動、為人所不敢為的人,他們真的是做了「事」才散發「人」的價值。

2015年7月8日 星期三

也無風雨也無晴


臨摹字帖是一個過程,揮灑自如是一種心境,都好,共通之處是你必須真正的投入以心,費之以時。

「碑」是以刀代筆深刻在木石之上,「書」是以筆代刀起手無回,巧妙之處在於觀賞者能從硬石版面看見呼之欲出的柔軟回鋒,也能在薄軟半透的裐絲棉紙上面看到力拔山河的劈砍。

呂國祈老師在桃園文化中心的展覽已接近尾聲,捧場的路人走了、熱鬧的風雅散了,寂然若虛的展場一幅幅字畫顯得自由,我更能不受干擾地與之對話,靜靜端詳每掛作品,彷彿每滴墨汁都嗅得到氣味,他為八十二歲亡父迴向抄寫的佛說無常經似乎也變成誦念,莊嚴的在空氣中飄香。

在展覽上面有一段話深深感動我,國祈老師說他在『塞翁黃粱聯』的行書中寫錯一個字,把『粱』寫成『梁』,原本想要從這次的展覽中撤掉!最後他接受了這個不完美,還是把寫錯字的對聯完完本本展出來,因為懂得以愛接納不完美是他一直以來的修行。「錯誤」是外境,「接納」是境界,完整並不是指一個人完美無缺,完全沒有痛苦破碎的經驗,我們的生命所以完整,是因為我們願意去經驗並接受生命的痛苦、悲傷、絕望與眼淚。

有一位年紀莫約六十的中年婦女緩慢在每一幅展作前停留良久認真靜觀,我與她在蘇軾的『定風波』前交集,…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 微冷 … 回首向來蕭瑟處 歸去 也無風雨也無晴。

兩人互相點頭微笑,正當我要移位,她側首跟我說話:「父親在大陸沒讀書,跟國民政府一起征戰到台灣,在生的時侯每天晚上幾乎都臨帖,有空我就幫他磨墨,他寫字寫得真好,沒文憑大家也尊稱他『老師』,我現在只要看到有人還寫毛筆字,就會回憶起家父…」,言罷,她又輕輕移開,我微笑目送。138公分長的宣紙上,老師行書飛灑「莫聽穿林打葉聲,何仿吟嘯且徐行..」

美極,神極。

ps.「塞翁失馬誰知禍福 黃粱一夢豈論得失」

2015年7月3日 星期五

每個老闆都需要接班人


基於價值延伸、品牌永續以及企業長青這三大理由,每個老闆心裡都早早就在進行接班人計劃,有的檯面上做,更多是檯面下反覆琢磨。

我2013就公開表示,相同的工作定點做上五年才算熟練,如果沒有,不是位置爛就是你太差。相同的位置待上十年才會出色,複製、功過、避險、遠見差不多就要用上十年的時間才能經歷一輪,如果這十年時間你沒有認真投入,也未必就能出色。我自己,在阿原發展的第十年以後會啟動接班人計劃,這是我的權利也是對一家企業的責任。

從20歲出社會,好歹也廝殺了三個「十年」,這個實戰體驗不必引用研究也不需要專家品評,說出來給各位年輕人分享。

老闆需要的接班人來自兩大面向。
一, 引進外部接班人。理由如下:
1. 具有企業慣性經驗以外的跨界綜合經驗,有助企業活化或轉型
2. 全新視野、特殊才能
3. 不受企業舊人際關係束縛,有更大氣魄與勇氣進行改革
二, 企業自行培養接班人
1. 有血緣關係或開朝元老對企業忠誠度相對比較高
2. 資深、文化、理解,可換得相對信賴、安全、企業戰略連續
3. 對各部門熟悉,精確了解公司資源和風險所在,有效減少企業動盪

我怎麼評鑒外部接班人好還是自行培養接班人好?首先,我接受所有決定都有風險的預期心理。接著我看「預期接班人」的臨場反應。

1. 當公司延聘外界具有豐富的實戰經驗和良好業績的新人,他的態度是「接」還是「拒」,這反映一個人具不具備當領導人的「胸襟與格局」
2. 公司發生重大危機、行業性整合時「預期接班人」會衝上浪頭還是幕後靜觀,帶動一家公司的最高領導人必須要是領頭羊也要是牧羊人,簡單的說要不怕死、敢出頭。
3. 是寧願做錯還是放著擺爛,前者是道德勇氣的廝殺交戰後者是小人現形。

2015/06/28我到桃園縣文化中心參加呂國祈老師的書法個展,冠蓋雲集,展出內容教人震撼,我問老師:「這個展覽準備了多久?」,老師摟著我的肩在耳邊小聲的說:「從我開始些書法那年就準備了…40年…」


2015年7月1日 星期三

另一個世界的呼喚


腐敗似乎是資深管理者不可避免的詛咒
他們常常落入剝削別人的快感和支配權力的霸道
雖然我自己已經是公司最高權力的擁有者
卻非常小心不能變成這種自我膨脹的階級優勢
真理並不存在人為的組織裡
時時反省,虛心傾聽另一個世界的呼喚
我們會比較清晰、透徹
包括自己的心智和感情狀況
我做手工,最大的學習不來自底層要來自那裡?
聽那些資深、高階的人說話
有時想吐…
我的心應該保持空寂中的那個阿原、那個起初
背對權力,一次一次向勞力致敬
文明之始、重擔之最
我要善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