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9日 星期六

笑笑入夢




即將開幕的新門市想要掛一幅畫,可以紀念台灣早期的女性優雅的畫,所以邀請在北港畫八家將臉譜的高手「偉哥」幫幫忙,身旁的人聽了心存狐疑,仕女?八家將?太不像阿原了吧!

瞧,人就是這麼用慣性綑綁自己。
我在乎的不是畫師的畫技和風格,我想要的是把畫臉譜、畫寺廟的精神請進一張紙。看看衝突裡能否出現和諧?陽剛中能否產生柔軟?偉哥有猶豫,最後還是出手。我跟他說:我要的是你真心的筆,不是漂亮的圖,放手去做…。

圖預計九月完成,但我知道就算完成了我又會有新的開始。身邊很多人始終不敢放手去做完一件新的事,四五十歲的人生還在不知所云的拼拼貼貼。學了這個又想學那個,做了這個還想做那個,都在一家公司待了三、五年還說志趣不符,簽呈一直寫錯字還怪升官不公平,都說很愛企業文化卻飛向競業陣營,無分老少,茫茫渺渺。

很多人在檢視我、我也看著很多人。他們共同的答案是「阿原不好搞」,五天前在北港確認畫圖的進度、四天前待金山中元普渡大拜拜、三天前趕台中關心店鋪品質、昨天飛到大陸確認文化落種,今天就端端坐在台北剪輯我和偉哥的一段學習。

我不好搞嗎?不好搞。搞我沒有用,你要搞定自己比較重要。

趙詠華小姐唱過一首台語歌「美夢人生」,「換一個節奏 同一首歌 越唱越大聲 同款的人生 看你要怎麼走..」
聽聽看,這首個的最後一直反覆唱著「..等到彼一天 等到彼一天 咱就笑笑行入夢」。

2015年8月20日 星期四

阿原在曼谷爆炸前一天




才在曼谷的四面佛還願,一路上和同事聊著這個國家設計產業的突飛猛進,地方特色農產業更是發展的使台灣人汗顏,每次到這個國家都行囊滿滿。
隔天四面佛就發生爆炸,離我居住酒店300米,散步逛街的沿途上聽路人慌張報憂還以為是八卦閒聊。直到所有新聞鋪天蓋地淹滿曼谷,我才相信又發生了…
愛與和平也許不能解決世上所有問題,卻是所有身心受傷後最後的依歸。泰,蓮花之地微笑之國,一定會度過的,無限祝福。

2015年8月12日 星期三

等待的人永遠貧窮


我難道不是過去的一切嗎?我遺傳了過去某種特定傳統和習慣,先人集體的思想史、家族累積的價值觀、甚至龐大的學習經驗無一不在影響我。我把過去歸類成現在的我,再帶著這樣的習氣走向未來,幾乎不能擺脫,也不想擺脫,我花很多時間在修煉的是如何把這些舊東西變成我的能量而不是負擔。

能量源自走過來的經驗而不是未來的發生,生活、行動只是創造能量場的契機,我需要努力的是打造一個碗,流出來的水才能滿載。我說的碗,就是我的能量場。但有多少人心裡一直在等待一個碗[貴人]來承接所得[未來],終日所為盡是飄飄忽然的行雲流水。殊不知唯有願當製碗工,才得施捨兩雙全。

我極少用精力去解決舊的問題,我會思考的是能不能擺脫舊習氣進而用新思維挑戰新旅程,好像我的書法老師,把紙揉皺了寫字,把雙眼閉起來行草,甚至用特定的身體角度去端正一幅楷書,他沿襲的是舊書創造成的卻是新法。

我的思想受傳統的影響,然而我的作為卻沒有受傳統的束縛,常常自我革命,人就會有源源不斷的能量,那個能量是什麼?….對地球產生幫助….

2015年8月10日 星期一

今天在漁港救了一隻狗

2015/8/10
今天在漁港救了一隻狗,祈禱牠撐得過...



2015/8/13 更新狀況
很多朋友關心在漁港搶救的小狗有沒有救回來?
今天第四天
我每天到醫院為牠打氣
看起來有救了
醫生說可能失明也可能跛腳...
管他的,救回來再說
謝謝大家關心,看看牠勇敢要站起來的樣子
很療瘉



阿原團隊颱風更堅強




接下來幾天很多人還是要忙著重建的事
我們也要繃緊神經快上軌道
電腦泡水可以修、樹倒了可以種
我們的感情在受災中重整、我們的認識在受災中清楚
沒有不變的事,但有越變越強的勇氣
團隊謝謝,大家加油
更祝福很多人快從災中走出來

2015年8月7日 星期五

出入平安


風越來越大,上班途中風景依舊,
空氣中卻瀰漫著一股不尋常的寧靜,
走走停停,享受鹹風帶來的海味,
也整理一週來的工作點滴
像農夫一樣我的秋季會很忙。
颱風前的磁場會給大地引進擾亂的力量,
而颱風一定過去,
那是地球淨化的一種方式,既使災難,
我們都要恭敬
祈禱大家出入平安

獅子還是狗?

蘇大哥是從銀行退休的前輩,和他相識在多年前氣功研習班,退休後他沒有停下來,一面在慈善團體做義工一面在壽險業掛高級的顧問頭銜。

處世,笑瞇瞇一張臉活像彌勒爺,做事,宛如精密儀器一絲不苟。在我經營事業的過程裡,幾次請益,他三言兩語就見血到位,話不多,結尾的交代一定是:「凡事要做好了才是你的,半桶水會絆腳」。

昨晚跟他通電話請安,他問我公司成立幾年啦?我回答他剛剛滿十年,他又關心的問有沒有什麼需要蘇大哥幫忙的地方,想了一下,我覺得是沒有,也謝謝他的關心,能處理過來的事就不算困難,這是我一慣的態度。

就像我買東西從不殺價、也極少挑時間,路過看到了想買、缺貨了出門要買,標籤怎麼印我就怎麼付,我認為付得起的東西就不算貴,自己也是生意人,深知售貨員的獎金就來自你的購買金額,殺價一點點除了自己暗爽其實不痛不癢,但很可能卻是這位銷售人員站了一天的伙食費。普通店員一個月平均薪水含獎金、年終可能就三萬出頭,雅房九千,給家裡六千、交通兩千、吃飯四千、水電通信再扣兩千,所剩不到一萬,店員真的很辛苦。

閒話了一會兒蘇大哥把話轉向,他說阿原要注意,一般公司到了八九年以後特別要聚焦的問題是在內部,老員有些開始變油條,新員也輪不到你自己帶,變強的人準備跳巢高就,很強的人開始盤算爭位分紅,這時候人性導引比管理技能更重要。我咀嚼他最後的幾個字:「人事如天命,寧順勿逆。有德無才者,鍛煉,不全,安置就好,忠犬難得。有才無德者,用之,難留,來去無住,獅子不馴。才德兼備者,公司要讓利讓位,菩薩蓮花座,這是福報,」。

果然人生道場,處處智慧,難怪蘇大哥所到之處遍地桃花,我收下,無限感恩,天天修行。

2015年8月5日 星期三

驕傲的大人,請彎腰吧

對任何人來說「安靜」都是很重要的,沈澱下來感覺變得清楚。

從「歷史學」的基底回溯看待台灣現況,我們將很清楚源自於共同文化聚集進而產生複雜的集體行為,一定會發酵,這個行為在時間帶上流行累積到一定份量,就產出「新歷史」了。

歷史是「總體變化後」的所得,不等於總體。把每個單純放在一起不會等於一個大單純,他們會精細又龐大的產生化學變化,交互作用後有些能量改變,有些物質消失,最容易失控的是有些前所未見的物質產出了,這種失控奠定了「物理學」的基礎,引用物理學用語便是所謂「大霹靂」- Big Bang,物質、能量、時間、空間都對了,機緣合和,大霹靂就改變宇宙特徵。

一個學生、十個學生、百個學生加在一起不再等於一群學生,他們更像新價值物種的人民力量,就算實質構成物是學生,但能量導致物質改變的事實難再以慣性掌握,他們是「新學生」。政府始終搞不懂這群能量的龐大變化,一直以為聰明的領導人加上聰明的政務官就會是聰明的政策,這些不讀物理學的人可能連歷史都不懂!

太陽花初開時,有人以為拔根撒藥可以使之倒地,沒想到資訊公義足以搗毀密室合約,青年參政與干政已經使社會學超越政治學。當政者不懂記取經驗,深自反省,還要故技重施。大人之所以大,是緣於「愛」足以被覆社民,「納」足以懷抱蒼生,不是因為位高全民就要跪服於你,除非你變成神像或墓碑,但我看見台灣政府在玩「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殘酷遊戲。

要是遍開的花朵足以改寫地方選舉,撕掉的教科書頁也一定能糊成新的人民殿堂。學生已經用最重的焚身獻祭,把「當政者」畫符成血淋淋的「暴政者」,領導人猶自顢頇的在幕後垂簾自賞,不知新歷史已經落版等著送印。

基本物質、能量、時間、空間在台灣此時應運而出的特徵是新歷史的必要面對,我們要用新的形式定義文化,別忘了一台手機足以讓年輕人招喚全球,女性穿上褲子照樣跟你跨馬射箭!驕傲的大人,請彎腰吧。

2015年8月3日 星期一

台灣天國之美



父親病床上最常念起的地方是「小基隆」
他好像真的很難忘童年時期看養他的祖母和小舅舅
生平坎坷,竊、盜、流、謊都是為了活下去
生出我家六姐弟卻一個比一個乖,一個比一個才氣
這算老天對他的補償嗎?
那我可是得來的福氣才有今天
說到老梅的姑舅,爸爸會笑
看到海他就會撲上去…
但說到親生父母,他怨到三字經都說出來
幾十年後,連相簿都不願打開
他少說,我們不問,不想回憶的回憶,埋死了最好
嘆息未必比微笑差
「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
在父親過世後我生起一番好奇心
想找看看前兩代的祖先是葬在那裡
三芝、石門、老梅附近的公墓找了好幾回
除了淒涼和失望,一切都茫茫渺渺…
但也有意外收獲
我看到以前不曾注意過的台灣天國之美

2015年8月2日 星期日

一天天一點點



我們都一樣,沒有辦法一次做很多事、想很多事。
一件一件好好做,做到好
日久,樣子就出來。
光彩因為多角琢磨,豐富來自多元開發
我會很刻意、很戲劇性的安排很多事給公司同仁
田野調查、民俗觀摩、傳產目擊、跨界參與
甚至行之多年的企業特賣、農場拔草、漁村淨灘…
都是希望大家別只做平面無趣的上班族
曾經有人對我太「多樣」的企業行為
提出類似「警告」的規勸
--你就好好做肥皂,幹嘛什麼事情都有想法--
有一天有些人要是突然想起
「阿原真的不錯」
我想,不是由於我做了很多肥皂
是因為,我想了也做了很多和肥皂無關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