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

2016年,三道輪迴



毫無意外,我們一起走完了這一年
似乎很多工作還沒做完
也好像什麼都不想做!
金山冷冷,濕濕的依舊
掏錢給皂師許慧祝
央她到市場買幾隻土雞,中午煮熱湯
薑母加麻油…
有熱湯和雞肉就像跨年了

你我心中都有一堵牆等待打倒

在柏林圍牆四周徘徊很久..
牆內人流爭相拍照,牆外施普瑞河無聲靜流
才忘了子彈聲,背後博物館又再提醒永別的必然
難民與屠殺、薪資與政權沒有休息的一天
碳多或碳少、有毒沒毒大家通通吞下去
在台灣過著幸福卻可憐的生活?
在台灣過著開明卻無知的生活?

說希望,食品廠害人無罪科技王排毒免刑
說光明,宗教主囤地待漲欠債王對岸逍遙
三道輪迴,我還不死
要跟一些事、一些人說「道歉」
要跟一些事、一些人說「道謝」
勇氣為燭行動點火
還要跟過去「道別」
有面對肯向前就像跨年了


2015年12月29日 星期二

啊,蘇州..,怎麼變這樣



上海天空霧霾綿綿,蘇州的河水臭味陣陣
在蘇州車站看見大陸把台灣的鐵路線畫進去
「本國鐵路交通路線」

我更堅定地知道我要賣到大陸的不能只是肥皂…
南深北進,計畫不變
2015,在彼岸開拓了九間自己的店
種子發芽中
明年,北京成都繼續灑

2015年12月25日 星期五

海邊的聖誕老公公


謝謝每個愛這片土地和海洋的人
謝謝美麗的茉莉書店和阿原的團隊
昨天我們一起淨灘
風雨中,大家都當了不一樣的
聖誕老公公
這樣的方式過節
很難忘
也祝大家都有難忘的新年
圍巾帶著、口罩戴著、連十年沒碰的手套都備妥
中午我就到大陸出差了,聽說很冷...
一想到是「為國爭光」,鬥志就來了
回家,再跟各位朋友報告...

2015年12月24日 星期四

勝讀十年書


昨天在一場農委會與台創中心合辦的品牌經濟國際論壇(INTERNATIONAL FORUM ON BRAND ECONOMY)上,我請教日本KIGI 設計工作室創辦人植原亮輔先生:「台灣很多品牌的外顯表現都跟著日本走,不管學習或模仿。依您的見解,可否給台灣從事品牌設計工作的人一個建議,做出容易一眼看就像是台灣特色的設計?」

植原先生沈思了好一會兒,現場空氣有些僵硬,然後他開口回答引來全場感動。我條例整理與大家分享。

1. 台灣不容易做出特色,如果硬在傳統和文化裡面發展,你會發現到最後貴國的東西和中國分不清楚。你們和中國都用中文,對外國人來說看到中文就是中國。

2. 但用英文設計也很為難,你明明是亞洲品牌。像新加坡這麼進步的國家,許多品牌設計都使用全英文,以至於讓國際人士感受不到何謂「新加坡」風,這是很可惜的。

3. 在日本我們並沒有一個規則和文化包袱要做得很像「日本」,我們通常很認真以企業精神為前提來發展企業設計和風格,不會為了滿足「日本面貌」而做事,大概因為這樣日本的東西放到「國際上」反而很有「國際差異」。

4. 品牌不應該以海外的發展思考來決定自己的路,這樣永遠沒有自己的文化。

5. 做出像品牌精神的東西就是好設計,而不是強調你是哪一國的風格,國家風格是政府的事,品牌想感動所有人,最重要的就是你做的東西能賣得出去。

6. 一定要專情於品牌精神,不要一直強調表現地方特色,這樣好像拿魚鉤在釣消費者,太灑狗血(口譯者加上去的,全場哈哈..)。

7. 故事再好,都不如產品好。

8. 你是「阿原」,就做出阿原風格,那是你的DNA,千萬別為了外銷去討好外國人。

謝謝。

2015年12月23日 星期三

當下美麗


你也在島嶼寫作,用身影與工作
做過的事多年以後有人懷念,你是作家
走過的路多年以後有人追隨,你是作家
時代是什麼?
該你上場渾身解數
該你退場一言不語
守住分寸,刀無虛發

當機會和舞台已不屬於
你的傳唱與舞姿還能夠與陌生共燃起邂逅的激情
你的蓮花微步跟得上江南大叔的劈腿騎馬
你就是作家,白紙黑字一諾千金

2015/12/18台北下午
舞台下安靜看著林文月、白先勇、奚松這一代了不起的文人
笑談甲子流年,遣詞用句無一不是白話中文至美的串接
偶而點綴著走過煙硝歷經滄桑的詩詞雜句
每段對話都燦爛發光起來

寫的時候是體力與精神,筆擱下
大時代的故事逐漸烘乾,多年以後
眾裡尋他千百度的--文化--盡在作家的肉身分解
輕輕一嘆,當下如此美麗
大師再見

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

生活裡的魔鬼正是自己


朋友從宜蘭寄來他的新書「你就是一切的答案」,輕巧好讀,直指人心,書裡很多佳言我非常認同。他說,在我心中,每一個魔鬼都在等待救贖,他們渴望著愛。但他們的行為與一切行動都是在推開愛,這很矛盾,但也很頻繁出現在我們生活當中。

又說,多數人會求菩薩給予他更多的好運與機會,但如果你沒有做好準備,這些機會並不會讓你過得更好。

真是一針見血,醍醐灌頂。

2015年12月17日 星期四

島嶼製作


島嶼寫作,
是文學家的身影貼在土地上的模版
長長短短、深深淺淺
日走月移之後,還是有人願意套裝複印
你可以稱之為文化,我覺得遺產更適合

島嶼製作,
或許是來不及留下痕跡之前
深怕遺忘的匆匆勞動
既使泡沫幻影,
破掉前也會靈光一閃

做了四百盒向文學致敬
也向自己逝去的一段捧讀歲月請安
人老了,還在寫
我老了,還在讀
這片--島嶼


2015年12月14日 星期一

出差金門大學




出差金門大學,等候飛機前有一些時間漫步。
金門,很多事情彷彿凍結…

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

親愛的,十三天


擁抱過我,我記得
親吻過我,我記得
後來,你拋棄我
…我不記得…

我永遠不會忘記你的好
雖然受傷,我還在等你
雖然發抖,我還在等你
你聽不見我的哭,看不見我的痛
但是,親愛的主人
我要花一輩子的時間繼續等你
直到我的尾巴再也搖不動

親愛的,請你相信
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有個生命一直等你、等妳...
直到最後

我是阿原,牠們很痛
所以,我們正在做一些事
慢慢會告訴你
現在請替牠們祈禱
因為你不知道十二夜之後
牠們的十三天…


2015年12月11日 星期五

我為什麼喜歡「京都寂寞」


工作的路程和住家距離42公里,有很長的路我要走。經過登輝大道輕軌施工區的塞車惡夢,堵在下圭柔山工業區的上班車陣,途中更有一波波的上課人潮分散在頂田寮、四片頭,走走停停的路考驗著開車人的技術和情緒。

隨行咖啡喝一半交通就舒緩開來,從三芝滑向石門這一路除了海和農田就沒什麼趕急的車子,按下定速行駛鍵,車窗留影、風吹無聲,工作室慢慢就到了…去,回來,兩個多小時的車程是我很享受的獨處時光。

有朋友問我為什麼喜歡宋欣穎的「京都寂寞」?

她的文章就像我開車的經驗,順順踩下油門,風景迎面而不留,人事眼底卻淡薄,既捕捉生命細節還要避免節外生枝。

關於閱讀我喜歡淡,淡到無味又怕變成無聊,要是能淡到留有餘韻,可就是文字的功力,宋欣穎小姐就是少數能觸及讀者的心情而又冷眼旁觀的寫作高手,她說,寶巖院的陌生阿姨從關東坐三小時的新幹線到關西,就為了十一月的楓紅…,兩人寧靜的坐著,看滿地楓葉,發現心裡那塊黑暗而僵硬的角落,已經變得柔軟而輕盈…

她說,郁美終究沒能和她一直單相思的男生在一起。後來,喜歡上另一個比她小十歲的日本男生,她的生活全繞著他轉,大家都說年輕男孩是『郁美的向日葵』…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寂寞必須整理,我是否也像宋小姐一樣忽略了生命裡有個上吊死去的朋友,思念櫻花樹下獨自跳舞的老頭兒,難忘駝背九十度照樣托盤端咖啡的婆婆…,讀著讀著天就亮了,我像痴漢意猶未盡地望著某個背影,久久不忍轉頭。


2015年12月10日 星期四

拍案驚奇



每天新發展的王如玄「聰明」購軍宅案,不停演出令人拍案驚奇的劇情。台灣老兵拐騙傳奇的事件,不但不是個案,更是軍、政、法、商聯手演出的黑暗臭戲,集體剝削,共同搶奪。我們無從相信領航的人。

早上閱讀這本得過金鼎獎的雜誌,差一點沒有從椅子上跌下來,咖啡倒是噴了一桌子。我們的生意人、廣告商、雜誌、媒體也可以聯手在此時做這樣的聯合廣告,你認為會得到什麼市場效應?雜誌上的關鍵字整理如下:

1. 「味全打造簡單配方,看不懂的成分越少越好」
2. 「落實簡單配方,做好食安基本功」
3. 「從賣場到餐桌,守護消費者食的健康」
4. 「歐盟健康消費趨勢,天然、簡單、透明」
5. 「xx廣告企劃製作」

是味全太聰明、廣告商太自信,還是雜誌社太愛錢?

這麼像媒體內文的「廣編稿」這時候跑出來混淆視聽,你信嗎?

2015年12月7日 星期一

北海謀殺


東北季風的暮色裡這些海濱咖啡車似乎散發一種孤絕的美感,他們存在的問題是公有地上本來不合法的流動咖啡車變成天天存在,常設不移的景觀障礙。

生意人和交通警察相看久了有那麼一點感情,政府就睜一眼閉一眼讓咖啡車從偶而賣變成常常賣,現在則是獨家專賣。

早期咖啡車因為違法心有顧忌,是小心的賣咖啡避免張揚才不會被環保單位、公路單位開罰單或驅離!海邊客路過買了就站著喝、坐在欄杆喝、或者靠著岩石喝,最瀟灑的是望天看海邊走邊喝,彼此交融出一種悠閒相遇的氛圍。夜深後車移人走各自回家,海濱就剩灰藍與風吹,人和咖啡相遇只在黃昏時。

稍不注意,流動咖啡車變成固定咖啡座,桌子、椅子一一出現了,一張、兩張,漸漸變成一排兩排,我每次散步靠近,馬上會被追問「喝咖啡嗎」?奇怪,自由的海邊漫步變成不買咖啡就不能接近「他們」的溫柔暴力,搞得我很尷尬。

沒多久咖啡車把大支大支的陽傘插出來,遮掉海平線,咖啡車變成咖啡座、咖啡攤,然後咖啡區,再來更肆無忌憚把桌椅就長時間固定在步道上,陽傘不移、車子不遷,整個北海是我家的佈景。

當塑膠布釘上了、帆布掛上了、招牌、生財器具這些不合法的流動竟然變成合理的佔據。你認為這是官、商、法的「人情味」,或者積非成是的「北海謀殺」!

曾經陽金公路的攤販擺久了就就地合法,現在的北濱海岸是否也默契了以後合法的咖啡大道,那民眾無障礙的海和天要跟誰討!

2015年12月6日 星期日

一箱變三包

失敗是一生最好的貴人,為什麼要讓恐懼駕馭你的勇氣?為什麼要讓面子超過你的不幸?

思考這些問提的時候我在乎的不是答案,是讓自己一次又一次去碰觸事實的死角,檢查自己有沒有停止創新的勇氣,以及對自己始終懷抱熱情的自愛。我告訴自己能在死角邊搭樓梯,我們就有機會攀出瓶頸。敢把死角挖個洞,我們就有可能創造新天地。

很多事情在我的做為裡也充滿不一定,我還是做,我最多的武器是「機會」和「可能」,這部分你的和我的一樣多。我今年54,還持續做功課練功夫,還在讀「30」、「科學人」雜誌..,最近一個月每晚研習的是「大學」、「中庸」,精神不濟時讀翻讀朱天心的「三十三年夢」,可是我覺得宋欣穎的「京都寂寞」更好看。

還在學,不停做。
12/2在國貿會場上聽到「康揚」公司陳英俊總經理說到他們公司的過去,我感動得幾乎掉下眼淚。

「初到印度市場接了第一張輪椅的訂單,我們很興奮,但惡夢就發生了。輪椅從公司寄出去的時候是完整打包成一箱,客戶收到的時候竟然變成三包。」

「它一路經過火車、卡車、牛車和輪船等多種交通工具轉載,最後就莫名其妙從一箱變成三包,解體了!我們不夠瞭解當地市場、不了解公路狀況、不知道工人素質..,痛定思痛後我們下決心從基礎來,在印度錢沒賺到,先投資建立自己的貨運中心,送貨,自己來」。

我們第一個發貨倉「好大」,兩只貨櫃的面積那麼大。
我心想那不是一個發貨中心的決定,是一個力爭山河的勇氣!陳總有沒有在印度持續成功我不知道,這段故事給我的充電是別怕難不怕錯,走到沒路了還有牆,是死角是階梯就看你自己。

2015年12月5日 星期六

新埔保重



十二月四日,週五,小鎮出差
路很安靜人很少
茶葉班的李大哥精神抖擻他說:
「國家會亡人不會死,
我看不起鼎新,
看不起用肥料和農藥養大的高山茶,
那是假的,
要喝真的,來找我,
這不是膨風,是膨風茶…」
謝謝李大哥的勉勵
我會一直做當下欣賞現在
是太多急著做未來的人壞了我們的家
未來是兌現不是目的,現在不全力做好
未來怎麼來!
回台北前我緩緩開車把小鎮繞了一圈,
這些隨意影像算是對她的加油。

2015年12月4日 星期五

愛有多深,路走多長


雖然今天廠長阿昌的年度報告令我們心酸,大家還是堅持不退的走下去。

他說:「農場的蜜蜂遭受台灣土蜂盜蜜,被雙金環虎頭蜂佔巢,被中國大虎頭蜂獵殺,死傷遍野,更多甚至有巢歸不得而離散死亡,終至蜜源不足,小蜂餓死,女王蜂凋零…」,公司從鼎盛時期將近30萬隻蜜蜂的盛況,現在只剩「300」壯士。


我說,不能收,繼續養。養到全軍覆沒為止,300隻也可能存續永生的希望。

幾年來農場浩浩蕩蕩養蜜蜂、養蚯蚓、微生物菌、堆肥…,對很多部門的同仁來說像是一段品牌的奇幻旅程。這樣的旅程卻是我們奉行的志業,不到西天不離佛。我們都先想像阿原可以多美,再用行為去碰觸這個想像,一件一件美好的事情就發生了。「只想不做」在我們的團隊裡不被允許是名詞、形容詞,它一定要是動詞。


農場是活的,人心是活的,我們活在想像裡、相信裡、時間裡、行動裡。
養蜜蜂的想像,農場授粉更完整,產出的花蜜拿來做肥皂。


養蚯蚓的想像,讓蚯蚓鬆軟泥土保持土壤透氣性,又能從糞便裡得到足夠的有機質、腐殖酸、氮、磷、鉀…。
做堆肥的想像,從法鼓山取得廚餘,既解決了師父食素製造大量廚餘運載清理的吃力,也感覺農場可以得到被加持的肥料。
做微生菌的想像,從KK農法的核心關鍵相信微生物可以解決害蟲病菌、強化植株的免疫力。
別忘了我們的堆肥曾經臭到嚇人,因為菌水讓它變成香的。
我們的農地曾經瘦疾歉收,因為蚯蚓糞便與法鼓堆肥讓產量提升70%。

別忘的事情很多,不能忘是我們一度美好的「初心」,愛有多深,路走多長,蜜蜂都還沒死盡呢,人怎麼可以說做不到!來,一起走…

2015年12月3日 星期四

回大老的一封信

他們說香港連鎖通路美妝店的台灣頭頭在台灣輕輕鬆鬆就創造了三個品牌,把想法、客群、賣家勾勒清楚丟回總公司,總公司就在很短的時間內把產品做出來供給美妝店賣、賣、賣,賣得好繼續賣,賣不好趕快收再創一個新品牌,數字就是他們對品牌的定義。他們眼裡不覺得「阿原」這品牌走的方式叫品牌,這麼苦、數字累積這麼慢。

我就想,香港確實是一個全球各種精品、各種品牌都買得到的地方,也很多國際品牌後面的投資者和老闆就是香港人,可是我想了很久,除了佐丹奴我真的想不出幾個香港原生品牌在全球流動?

一定是我在台灣鑽太深所以國際淺見了,但我真的想不出來,也不多認識一個MIH的品牌,Made in H.K這麼少,有的話我一定買。

台灣文創大老說在他們眼裡所看到的阿原就是包裝很強,其餘的部分則是「聳聳肩」,這個「聳聳肩」的動作代表的多半是不以為然、等著瞧或者看不起。最後補充:「要是我們也像阿原他們那麼會做包裝,我們一定會賣得不得了…」

關於「聳聳肩」的大老們,我代表公司的人跟你們說一聲謝謝,你的話是對我團隊最棒的讚美。除了CIS的規範我們曾聘請很優秀的「北士設計」幫我們整合操刀外,十年來您所看見的阿原所有的外貌都是我們一群人自己關起門來自己畫、自己塗的。

很多設計公司和廣告公司可能會生氣怎麼都賺不到阿原的錢?抱歉,我們的同仁太爭氣(都想爭一口氣),所以連你們這些大老都「讚美」我們會做「包裝」。

我做的是大包裝。研發自己來、材料自己種、設計自己來,連所有溝通的文字、語言、影像、社會參與、政策研討…通通自己來,我包裝傳統產業、包裝寵物眾生、包裝土地勞動、更包裝弱勢族群,「這麼大的包裝」聘請別人操刀,可能要付出公司全部利潤了,我捨不得所以自己搞,你要是做得來這些「包裝」,你能成長一百倍也合理!大老,別只是包裝自己,看不見別人。



我的新枕頭


做肥皂會消耗很多藥草
有些煮熟了、熬爛了就拿到山上作堆肥
有些取汁之後還形體完整。

形體爛掉的深埋土裡變成營養回報母株新芽
來來去去,生生不息。

枝材完整的瀝水篩乾日曝後,斤兩收藏
一天又一天脫水發酵
等到它們鬆脆了、香溢了
鄉親自裁胚布餘料
一點點一天天,縫就成一枕一枕的依靠

這次我分到三個這枕頭
就好像我偶爾意外收到他們送的山藥、火龍果
都是工作之餘的豐收
本來無一物,心誠生妙有
鄉下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