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9日 星期一

製香是一輩子的芬芳


回憶是輕如鴻毛的過去式
現在毫不留情盤整一路走來的成績與作弊
我們是一群無法解說生命大問題的人
話雖如此,德高望重的社會賢達以及殿堂高座的精神上師
也有許多人在時間檢核後狼狽成狗吃屎的模樣
出差的途上我一直追問自己初心是什麼
一道一道說給自己聽
一道一道自己開刀解剖
做了多少妥協了多少
剩下多少又放棄多少
一件工作20、30...年重複的做
他們是簡單還是超聖?
功德圓滿肯定不是百分達點的無懈可擊
比較像是腳踏實地天天當下
謝謝師父為這世間留一柱清香
我們也想做
只為了陪你們在一起
香,是最初的一念和最後堅持的總合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