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永保真心對亂世

「永保真心對亂世」
有人得癌,驚尋各種藥方,有機、氣功、化療、切除…搞的全家雞飛狗跳,最後狼狽不堪無效往生,醫生則冷眼白袍,繼續高高在上。下一個病患進來時,對他依舊畢恭畢敬,沒人敢問他醫好了幾人、醫死了幾人。他總是說:「按照我的方法治療,不然我不負責」!你問醫師:「你能負什麼責?」,他馬上對你貼標籤,這個人注意,是「不配合」的患者!。
參與幾年安寧義工,我的結論是醫生所謂的「負責」就是負責白袍不容變色,其他的問題他什麼都不負。病況惡化就是細胞太壞、免疫力太低,病灶轉移就是天有不測、醫學盲點。真有疏失鬧出人命牽涉理賠,放心看,他們肯定搬出一堆你不懂的專業名詞,然後用活著的技巧跟死去的公理打官司,誰叫你吃靈芝、喝鍺水!?院內感染併發急性肺炎,你怎麼「證明」是感染而不是「體力差」!?。
於是,有人轉身離開,默默陪著病變細胞緩緩前行,轉念換識活的精采,在世時間也不比切切割割的人短,醫生們通常把這批人歸類在「運氣」,或者乾脆對你說:「我沒意見,你要學他這樣也可以」,但結果要「自負」。
我們該勇敢的看一看,「我不負責」和「你要自負」其實是同一個結論,決定你生死的不會是醫生,是自己,我們活著,有能量、有機質複雜導入,有情緒、心性波濤洶湧的分秒變化,還有貴人和意外隨時粉墨登場,自己怎麼承接與轉化就會潛移默化成什麼樣的命運。
最終,我確信熱情、擁抱改變是解救危機的最佳良方,等待、想靠不變應萬變往往搞得人生支離破碎。永保真心對亂世,扛起自己莫期待,昨晚看電影「道士下山」,有感生死無常,僅此分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