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9日 星期一

製香是一輩子的芬芳


回憶是輕如鴻毛的過去式
現在毫不留情盤整一路走來的成績與作弊
我們是一群無法解說生命大問題的人
話雖如此,德高望重的社會賢達以及殿堂高座的精神上師
也有許多人在時間檢核後狼狽成狗吃屎的模樣
出差的途上我一直追問自己初心是什麼
一道一道說給自己聽
一道一道自己開刀解剖
做了多少妥協了多少
剩下多少又放棄多少
一件工作20、30...年重複的做
他們是簡單還是超聖?
功德圓滿肯定不是百分達點的無懈可擊
比較像是腳踏實地天天當下
謝謝師父為這世間留一柱清香
我們也想做
只為了陪你們在一起
香,是最初的一念和最後堅持的總合吧!

2016年2月26日 星期五

不知身世自悠悠


習慣大量做筆記,既使現在手機很方便,一個按鈕可以錄下隨時隨地的接收,但做筆記這件事對我而言宛如靜坐供香,冷靜、專注、剔除、落筆,寫下成願意供養的感動,那一刻,我通常是身心合一的。

喜歡很多年以後看自己的筆跡,遙想做這頁記錄時的青春風光,彼時的鮮明感動重新被翻讀是否依舊滋味?當初我是那麼謙卑的一筆一畫寫下,春夏秋冬以後可有發酵?還是低頭微笑細說荒唐。

由於挑惕被寫下的東西,遂也養成挑惕用筆、挑惕紙張的習慣,不知不覺連墨水的顏色我都會注意,覺得自己的筆記本很漂亮、很漂亮,有無法複製的墨痕,不能重來的刪改,還有一頁一頁事件凋零後的餘韻,或迷人或嗆人,這是自己才釀製得出來的味道。

最初的字都像是對無盡時間進行大規模探索後的臣服,筆記本折射了我對「失去」的奢戀,也在翻開蛛絲馬跡的遺忘後提醒我「你的人生只剩這麼多」,不管多麼大聲呼喊魂歸來兮,我們都無法憑空想像找回一段過去,我的字是我最奢華的遺產,笑時匆匆淚時渺渺,「欲問孤鴻向何處,不知身世自悠悠」…。

跨斷十年的三則筆觸,我整理出自身的改變與不變,當是一寸相思一寸心啊。

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

抱我,好心有好報。

聽,林懷民在跟我們說什麼


2016的第二天,1/2,週末,當很多人還賴在暖暖的被窩裡,我透早就到了淡水的「雲門舞集」,春不暖,花開,一段心路和你分享。

「 聽,林懷民在跟我們說什麼」

河岸盡頭海洋開始,站高一點看你就知道土地多渺小,一大片灰藍的海把濃綠的田無聲無息接收,淡水河再見,台灣海峽看見。舊時,這裡叫中央廣播電台,向海處架起發射器就可以跟大陸心戰喊話,現在這裡叫「雲門舞集」,安靜下來你會聽見風的故事。

陪懷民老師走在雲門園區,聽他細數從各地移植過來姿態宛如舞者的新樹,串錢柳艷紅的夾雜在風鈴木之間唐突卻出色,藍花楹裡出現矮人一截的雞蛋花則是他用一千兩百元從建國花市買到的得意之作,他說了好多次「真捨不得這個夏天被颱風打斷的老榕樹」。

來此之前我正在寫自己的年度計畫書,具體來說就是阿原品牌的結構書,我必須弄清楚品牌在私有化過程裡,是要變成企業家意志力的分身,或者僅僅折射資本主義的價值現況,經由企業資源幫股東創造更高、再高的獲利?

一個經由勞動者創造出來的在地品牌,多年後它的價值超過自身及家庭需要的利益,該全歸股東享用支配,把企業生產和再生產所需要的成本、費用扣除,盈餘入袋,或者拿出來用於新增勞動者的培養、教育費用、生活改造?這是身為企業創辦人的我最大的考驗。品牌能為社會創造的剩餘價值和股東的利益多寡是衡量品牌規模大小的指標,這點應該人人都會同意,但品牌大小卻未必然跟品牌價值劃上等號,品牌必須有包容性和環境感才值得被社會尊重。

「包容性」說的是文化吞吐與社會回饋,「環境感」講的是不應該靠犧牲環境來成就企業霸圖,譬如薪資賦稅、污染破壞,台灣很小,一不小心基礎就會被摧毀,台灣很淺,一不留神文化就屍骨無存,如不能兼顧包容性與環境感,這樣品牌便毫無價值,只像一些愚痴的人依附在包裝光環旁邊吮食蠅頭小利,好多企業不察,後來都生蛆流膿。

我問懷民老師:「雲門舞集這麼絕對精采,大陸在到處獵購戰利品的時候,一定也不會放掉文化購買這一塊,你怎麼看」,他漫不經心邊走邊抽煙,在空曠處指著劇場前一大片看起來還生死未卜的新樹說:「等這些樹都長高了之後,會遮去劇場大部分面貌,綠蔭盎然才是漂亮的雲門」。他拍拍我的肩膀像一個慈祥的大叔也像愛深情切的兄長告訴我:「阿原,誰能買得走雲門?他是從台灣長出來的團,沒有台灣,雲門就什麼都不是了」,一抬頭,我們對話的地方正好是歷史建築的大門,門眉四個大字,莊敬自強。


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你怎麼可能會好

我好像不該再扮演回答肥皂問題的角色,當我直接想和這些問題互動的時候油然有種感覺,我還是原來的我,不攻擊說壞別人,善淨其身,但是不實地要加到我身上,基於愛惜羽毛我會甩甩水。

首先,謝謝很多手工肥皂界的朋友拿阿原當作比較級,用以區別他們家的肥皂和阿原不一樣。大家是不同經營理念的同業,互相鼓勵齊心把肥皂市場做大是一件好事,這樣子有更多人就遠離化學的界面活性劑。但請別把「阿原」當成假想敵,你從我身上學不會的東西就說是「阿原不好」,可是不學我,你怎麼可能會好。

慈悲眼裡無敵人,一群選擇走上做肥皂這條路的人,不就表示我們對「去污」、「潔淨」、「環保」有多一層情愫,心性進不了產業,你做這件事情不會快樂,事情更不會回報你智慧與財富。

在善因循環裡心好、料好、工好,一連串推演成品牌價值、社會信賴、營收獲利、通路展現通通都變好,你應該要謙卑學習我們才對。我從不迴避自己是一個深度的宗教信仰者,我用不同的方法來彰顯信仰智慧,但不會經由謾罵別人的神來凸顯我家的供桌。
且讓我直話直說:

批評(1. ),你試試看用火燒肥皂,「我們家的」直接熔解,「阿原家的」卻會冒黑煙還留下灰化物,所以他家產品不好。

(阿原說 ),謝謝你教導消費者多一層認識阿原肥皂。阿原肥皂從油到料全部是有機質一級原料攪合而成,一塊皂滿滿植物蛋白和纖維,這些草漿藥泥燒了當然冒煙成灰,真金不怕火煉,燒了金還是金,熔解變形難道不正常?你在做電視購物嗎?不然而必用摔的、打的、燒的來激情示範,可惜的是你還錯誤示範。

批評(2. ),阿原肥皂從月產幾百個到幾十萬,那來那麼多人力?那來三個月時間皂化?你別相信他還是手工!

(阿原說 ),聽說你是行銷顧問、品牌專家,靠近事實會讓你更有力,出嘴是call in 節目的戲碼,不能拿來教育學生,風險太大。謝謝xx專家的質疑,讓我有機會邀請您參觀我們從一個人做肥皂到超過60個人做肥皂的清潔團隊,更歡迎您來指教我們從4坪廚房到幾千坪肥皂花園的一路風景。

批評(3. ),我拿試紙測給你看,阿原肥皂是「強鹼耶」!

(阿原說 ),皂這種物質以化學角度來說,是一種"高級脂肪酸鹽"。「皂」是"油脂+鹼"經過水解後,產生"脂肪酸鈉+甘油"。所以,如果沒有鹼,就沒有皂,而皂這種物質就是屬於弱鹼性的。標榜"中性"甚至"弱酸性"的清潔用品,是加入了調整酸鹼值的成分,或者它根本不是皂。天然、不天然除了原始成分判別,還要看上下其手的諸多加工過程是怎樣。麵粉很天然,為了好吃,卻色素、香料、膨鬆劑…加一堆,我認為那就是天然的爛東西。冷製皂合理就是鹼性,才能去除汗酸分泌物等酸性物質。

造物如修行,十萬八千里,不誠實,你怎麼可能會好。

2016年2月21日 星期日

給自己力量


世間慌、人不慌,海山依然遼闊
落日之後天光會回來,沉澱後希望會發酵
許願我能是希望的光,慈悲的人

看著多年前寫下的毛筆字和文字
生澀中帶著那麼強的願力
缺陷著帶著那麼大的自信
...年輕真好...
回首檢查來時路,無愧但不足
不管自己還有多少路要走
也不問自己還能走多久
有一種很深刻的美好,就是「持續」

願老天給我更多「持續」的力量、「持續」的心..

2016年2月18日 星期四

對自己施暴

我們要是不敢面對自己的創傷,時間不管經過多久,痛都會逆襲而來。

它出現的形式可能是自卑、暴力、絕望、放棄,最常見的是對生活麻木以及慣性強迫。你不妨看看夫妻關係或者職場的戲碼,一場又一場無意識的「報復」其實都和自我創傷有關,無論短暫結果如何,所有「報復」到後來都將是對自己施暴的加總。

時間會跟你清算,從物質、健康、情緒各方面毫不留情。

朝聖的路上要敢背負十字架,人甩不開的痛苦和自己剝削自己的技倆成正比,你正視了嗎?那些剝削以自嘆自憐、依賴嫉妒、虛榮控制的面貌日日夜夜佔據著人的身體,除非你願意通過那扇叫做「改變」的門,不然神都救不了你。

以為聊過了就算了,不曉得記者會把我對狗的虧欠陰影用這種方式公開出來!也好,與其和大愛行善靠攏我更願意自己所做的每件事接近救贖與反省,我和狗的關係跟我和人的關係一模一樣,都是用水在洗去污塵而已。


2016年2月17日 星期三

靜靜聆聽


人心中的柔軟不是來自修行更不是來自知識
所有本然願意流露的真情才會威力無窮

善人要勇敢行善,沒包袱沒算計...
惡人無法可救,便以法相待,台灣司法沒救的時候我們自救
懶人無計可施,便放手拋棄,不以暴制暴起碼放大光明行善
我們可以多蓋天堂樂園,何必把資源放在瓦礫廢墟

人類社會的困境就是以一種假設性的阿Q理想
以為壞可以變好,好可以成聖
其實不可能的,
吃狗肉的罵吃豬肉的「牠難道不可愛?你可吃豬為何我就不能啃狗?」
吃葷的問吃素的你怎麼知道切剁時它不痛?「難道植物就沒生命?」

離開巧辯、不必論述
關於愛,做多少算多少
勿需所有人認同,無愧就好

人道主義尚不足以處理國際難民的問題
宗教主義也不能遏止奸商玩法的技量
多少石獅廟柱是不義之徒的贖罪門票
多少公義真理是玩權者的棋子分贓
細細看穿、了了分明

知道越多沒有使我變得更偏激
我願意靜靜聆聽,端端實做,
去年拍傳產紀錄片,養蜜蜂做肥料..
今年拍流浪狗,還要幾米、陳明章..
我們想記錄在大陸慘敗的台商,我們想公開一直中毒的土地...
我們要出藥草書、我們要唱風之聲...
我們要說原住民不必當傀儡,我們想踢宗教何必假神聖
「好事」多到做不完,根本沒時間徬徨與煩惱

未來是什麼?就是現在做的事

為什麼不做?有心有力,那就做啊..
有錢有人,那就做啊
文茜姐說她要幫她的一群狗留遺產,一隻100萬!
我想,我一毛都不留,死前花在公義與公益,花光最好

文茜姐熱情獻聲一毛不取
林強友情配樂杯水車薪,一邊忙著「十三聲」一邊付出「眾生平等」
青蓉慷慨主持,酬勞回捐給動物...

我相信我做得到,然後我做了...
我願意一件一件做,真實的盲目地做
然後,我真的看見了「漣漪效應」
他有九把刀,完成「十二夜」,改變無數生靈的性命,了不起
我有一顆心,拍完「十三日」,改變自己裹足不前的習氣,新境界
眾生,從來不平等。所以,「愛」變得有價值

2016年2月15日 星期一

[天佑,自佑]-開工的話


這樣的開始很好
從災難看見人的無助
從災難檢視人的作惡
大愛無私、大惡無心
時間裡一次檢驗,眾生平等

這樣的開始很好
歐吉桑上山祭神開工
歐巴桑牲禮豐盛美味
焚香燒錢,熱熱的火光延續著夢
一道儀式一次重複,
初心可以在也可以變
行為永恆被自己和老天檢視
天佑,自佑

2016年2月2日 星期二

心中的彩虹,幫窮人端菜


一年一次圍爐
一年一次變老
看著成千上萬的窮人
我想,許多人的一生就只能這樣了
鼓勵無用,祝福失效
他們常常自我放棄
他們多數無力回天
看在眼裡我心知肚明
社會福利是片葉子
載得了螻蟻救不了人
愛是多出來的自我
可以做,沒什麼好神聖的
人一旦淪為邊緣就很難再回到核心
努力的都在爭著上來
更何況躊躇不前的人
第二年,帶著團隊一起做社會服務
幫寒士端菜,端的其實是自己的幸福
美麗的彩虹遠在天晴下雨處
值得珍惜、求之不得
得到又失去是人生常態
看到得不到是天理倫常
年關,誰關得了
鬆手,就前功盡棄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在彩虹深處)
Skies are blue(天空總是湛藍)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are to dream
Really do come true
(美夢啊,你要勇於夢想它才會實現…)